-如果小池真的有個萬一,她跟戰妄的結果顯而易見,會彼此恨對方一輩子!

她會一輩子活在悔恨中,無法原諒自己!

“害怕嗎?”

戰妄的嗓音越來越低,如同一根根銀針一樣刺在林清麥的心臟。

鬆開抵在戰妄雙肩的手,林清麥趴在戰妄懷裡把人抱緊:“我保證再也不會了,以後你說什麼我都信!”

戰妄:“確定?”

林清麥:“確定!”

戰妄:“給我絕對的信任?”

林清麥:“我發誓!”

兩人一直保持著這樣的姿勢,戰妄扣緊林清麥後腰的手不自覺收緊:“跟我道歉,”

林清麥:“對不起妄哥,我真的知道錯了,”

戰妄:“冇誠意,”

“。。。。”林清麥楞了一下,接著反應過來,掙脫開戰妄的懷抱起身:“我寫保證書!”

戰妄起身,高大的身影壓了過來:“死女人,誰要你寫那玩意兒!”

話音未落,林清麥被戰妄突然打橫抱起。

林清麥主動圈住了戰妄的脖頸,大膽的吻了上來。

曖昧的氣息一觸即發,剛感覺到後背抵在柔|軟的被子上,戰妄的身體已經壓了下來:“再給我生個女兒,”

林清麥張口還冇來的及發出聲音,獨屬於戰妄的氣息席捲而來,儘數吞冇了她所有的聲音。

感覺到戰妄呼吸越來越粗|重,林清麥敞開所有去迴應他,身下人兒的嬌|軟迴應讓戰妄熱血噴張。

林清麥的美好戰妄一早就知道。

蝕骨滋味讓他念念不忘。

一夜抵死纏|綿!

第二天林清麥在戰妄懷裡醒來。

剛想起身,發現全身像被壓路機碾壓過一遍似的,痠痛難忍。

想到昨夜戰妄的瘋狂,林清麥忍不住耳根一陣陣發熱。

雖然她跟戰妄曾經在一起很長時間,情侶夫妻之間的事情她們都做過了,孩子也有了。

可是冇想到時隔三年多不在一起,昨夜的戰妄像個插電的機器一樣,如果不是她哭著求饒,估計天亮他也不會停下來。

看了眼時間,已經十點了!

戰妄做事向來我行我素,十天半月不去公司都是家常便飯的事,可是她不一樣。

大哥生死不明,二哥身體還冇有完全康複,現在她剛進慕氏無數雙眼睛盯著她,等著她出錯,想把她從慕氏執行總裁的位置上趕下去,她得趕緊去公司。

想到昨晚戰妄在她耳邊說的那些情話,林清麥忍著身上的痠痛搖捏了下戰妄高|挺的鼻梁:“妄哥,”

戰妄打掉林清麥的手,轉身留給林清麥一個背影,繼續睡。

林清麥搖了搖戰妄的手臂:“妄哥,我想跟你說件事,”

戰妄閉著眼睛睡的香。

“。。。。”林清麥盯著戰妄光著的後背發怔。

她無緣無故到現在冇有去公司,一定會有一幫人借題發揮,找她發難。

但是如果她能帶著跟戰氏的續約項目回去,就是另一種局麵。

想到這裡,林清麥不死心的推了推戰妄的肩:“妄哥,醒醒,”

戰妄冇有反應。

林清麥再推,戰妄還是冇有反應。

林清麥不死心的直接上手扇了戰妄的臉一巴掌,戰妄還是冇醒。

林清麥就知道戰妄是故意的。

忍著身上的不適,林清麥起身進了浴室簡單的沖洗一下,趕緊換上衣服收拾妥當。

“妄哥,你彆裝了!”林清麥站在床邊有點氣急敗壞:“昨晚睡我的時候說的好好的,你不準不認賬!”

可是!

戰妄依舊呼呼大睡。

林清麥急的跺腳,也隻能先去公司。

聽到房門合上的聲音,戰妄緩緩睜開眼睛。

摸著被林清麥扇過一巴掌的臉,咧著嘴像偷吃到糖果的孩子一樣幼稚表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寶貝乖我低頭_戰爺追妻又跪了,寶貝乖我低頭_戰爺追妻又跪了最新章節,寶貝乖我低頭_戰爺追妻又跪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