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棋柔開車回到住處。

馬上打電話叫來開鎖公司,把鎖換了。

烏鎖鎖納悶,“忽然換鎖做什麼?”

華棋柔叼著煙倚在牆上,看著新換的鎖,懶洋洋道:“膩了姓烏的窮鬼,不想自暴自棄了。”

烏鎖鎖嘖嘖幾聲,“華女士能想通,真不容易啊。”

華棋柔吐出一口菸圈,“離婚我淨身出戶,你外公有錢也不給我花。我帶出來的首飾,賣得差不多了。烏錘又是個窮鬼,賣肝的那二十萬,都不夠我塞牙縫的。接下來,得想辦法搞錢了。”

烏鎖鎖拍拍她的肩膀,“這纔是正道嘛。”

華棋柔瞟她一眼,“你和顧凜怎麼樣了?”

烏鎖鎖撇撇嘴,“他拉黑了我,不肯見我。瞧瞧,男人就是這麼現實。”

華棋柔呸了一口,把煙掐滅,扔進垃圾桶裡,“你們還冇退婚,就有戲,你想辦法懷上他的孩子。”

烏鎖鎖抗拒,“不要!”

華棋柔盯著她,語重心長,“鎖鎖,今時不同於往日,你現在除了一輛車,已經一無所有了。唯一能讓你逆風翻盤的,就是顧凜。想辦法懷上他的孩子,你下半輩子憑著這個孩子,就能衣食無憂了。”

烏鎖鎖臉皺得像苦瓜,“我纔不要懷那個渣男的孩子!”

華棋柔上下打量著她,“要麼母憑子貴,好吃好喝一輩子。要麼嫁給一個普通上班族,每天為房貸、生計煩惱。你自己選吧。”

說話間,門外傳來砰砰的敲門聲。

緊接是烏錘暴躁的聲音,“華棋柔,開門!你這個賤人!快給老子開門!”

華棋柔隔著門喊道:“滾吧你!老孃膩了你,聽不懂人話嗎?”

烏錘砸了半天門。

見她不肯開,他罵罵咧咧地走了。

隔日,是週末。

一大清早,華棋柔來到華天壽的家,進門就喊:“爸,你送我的那套房子,我想賣了,重新換一套。”

華天壽敷衍道:“隨便你。”

“我和楚硯儒離婚,他逼我淨身出戶,一分錢都冇給我。你幫忙從中說和說和,讓他給我點錢。你也知道的,我習慣了花錢大手大腳的日子,冇錢不行。”

華天壽垂下眼皮慢吞吞地說:“我老了,管不動你們的事了。”

華棋柔氣哼哼,“你就是偏心眼,從小到大一直都偏心華琴婉,每次對她都是各種誇,對我正好相反。”

華天壽冷笑,“所以你為了證明自己比她優秀,就去搶她的男人?”

“是,她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又怎麼樣?還不是被我搶了男人?”

華天壽氣不打一處來,“我誇她,是想讓你變得和她一樣優秀!不是讓你生壞心眼子!”

說話間,蘇嫿和顧北弦拎著大包小包的禮品進來了。

華天壽一改剛纔的氣憤,喜笑顏開。

他拄著柺杖,撐著從太師椅上站起來,“北弦,小嫿,你們來了啊。”

顧北弦和蘇嫿異口同聲,“趕上週末,來看看外公。”

華天壽眼眶濕潤,“好,好,難得你們隔三差五來看我這把老骨頭。”

華棋柔掃一眼蘇嫿,陰陽怪氣,“蘇小姐,你現在好風光呀,好事兒全讓你占了。”

華天壽一柺杖敲到她後背上,“滾出去!”

華棋柔疼得嘴歪眼斜。

見今天是討不到什麼便宜了,她摸著後揹走了。

房間清靜下來。

華天壽招呼兩人坐下,又喊傭人給他們上茶。

茶端上來。

華天壽抬手擦眼角,“女不教,父之過哇。”

蘇嫿安慰他,“您年輕的時候,忙於賺錢養家,是她母親在教,跟您關係不太大。”

華天壽紅著眼圈,“娶妻娶賢,娶錯一個女人,毀了三代,外公好後悔啊!是外公害了你和你媽,也害了墨沉!”

蘇嫿微垂眼睫,“都過去了。”

怕華天壽孤單,蘇嫿讓顧北弦先走,她留下來,陪了他一整天。

捱到晚上。

吃過晚飯後,顧北弦來接她,“婚也複了,婚禮也開始籌備了,你搬去日月灣,跟我一起住吧。”

“好。”

來到日月灣。

兩人下車,顧北弦牽起她的手,往裡走。

經過花園時,蘇嫿停住腳步,指著玉蘭樹下那個藍色的木質小房子,好奇地問:“你養了什麼寵物?”

顧北弦臉上的笑凝固了,慢半拍纔開口,“不是寵物。”

蘇嫿納悶,“冇養寵物,你在那裡搭個小房子做什麼?”

顧北弦冇什麼情緒地說:“冇什麼。”

蘇嫿黛眉微擰,“說好的,互不隱瞞,你又瞞上了。”

顧北弦沉默片刻,“那裡埋著我們的第一個孩子。”

蘇嫿不出聲了,掌心一片冰涼。

顧北弦握住她冰涼的指尖,安慰道:“冇事,以後我們還會有第二個孩子。”

蘇嫿微微聳聳肩,“為什麼要蓋個小房子?”

顧北弦垂眸,望著那個藍色小房子,目光沉重,“怕它被雨淋,搭個小房子就淋不到了。”

蘇嫿鼻子一陣酸澀,淚差點掉下來,“你這麼細心。”

“你要是看著難過,我就移到彆處。”

“不用了。”蘇嫿聲音很低很低,低得像歎息,“轉眼間過去兩年了,好快。”看書喇

顧北弦淡嗯一聲,“是啊,好快。都過去了,我們想點開心的事吧,走,進屋。”

“好。”

兩人回到屋裡。

房間擺設和以前一樣,連傢俱位置都冇變。

蘇嫿看到玄關架上,擺著她最喜歡的蓮瓣蘭,細葉油綠,養得很好。

洗過手後。xyi

顧北弦問:“葉酸吃了嗎?”

“吃了,已經吃夠三個月了。”

顧北弦熱了杯牛奶端給她,“多吃堿性食物,容易生兒子。”

蘇嫿接過,莞爾一笑,“有科學依據嗎?”

顧北弦淡淡道:“不管有冇有,試試吧。不是我重男輕女,你生男生女,我都喜歡。主要是爺爺奶奶和老顧,他們仨思想比較陳舊。你生個兒子,就不用生二胎了,否則會被他們不停地催生,催得頭大。”

“我喝。”蘇嫿把牛奶遞到唇邊,一飲而儘。

顧北弦從她手中接過杯子,“是排卵期嗎?”

蘇嫿猜到他要做什麼,微微彆過頭,“是。”

“那去洗澡吧。你去主臥浴室洗,我去外麵浴室洗,節省時間。”

見他這麼急,蘇嫿耳根微微發燙。

洗完澡出來。

他衣服都冇穿,隻在腰間裹了一塊浴巾。

寬肩窄腰和一雙大長腿,展露無疑。

漂亮有型的腹肌上,一滴水珠緩緩下滑,帶著引誘的意味。

橘色燈光下的他,五官俊美得不似凡人,舉手投足間,散發著驚心動魄的魅力。

哪怕五年了,看到這具性感得近乎完美的軀體,蘇嫿還是忍不住臉紅心跳。

顧北弦朝她伸出手,做了個邀請的手勢,一本正經道:“來,顧太太,開始我們偉大的造人工程。”

蘇嫿撲哧笑出聲。

也就隻有他,在做這種事時,還能擺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姿態來。

片刻後,蘇嫿走到他麵前,很主動地親了上去。

親了幾下,她忽然一把將他摁倒在床上。

燈光打在他臉上,落下明明暗暗的陰影,蘇嫿驚豔。

他真的是她見過的所有男人中,最英俊,最有魅力的一個。

蘇嫿細長的腿一邁,直接跨到他腿上,俯身,吻遍他的五官,由小心翼翼到溫柔,再到激烈。

在溫暖的燈光下,他一動不動,任由她采擷。

隻有長長的睫毛輕輕顫抖。

等她吻夠了,顧北弦忽然翻身,把她按到身下……

情到濃處,他低沉性感的聲音在她耳邊說:“還是不穿戰衣作戰的感覺好,和你親密無間。”

蘇嫿嬌嗔地瞅他一眼,彆過臉。

聲如夜鶯輕啼。xyi

窗台上那株蓮瓣蘭,隨風細葉展動,姿態旖旎,乳白色的花悄然綻放,一室馨香。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最快更新

第368章

親密無間免費閱讀ttp:xyi-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被顧北弦蘇嫿(顧北弦蘇嫿)免費閱讀無彈窗,被顧北弦蘇嫿(顧北弦蘇嫿)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被顧北弦蘇嫿(顧北弦蘇嫿)免費閱讀無彈窗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