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天道聖院可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去參加考覈的,無我無天之巔,這似乎……有點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

“這傢夥什麼人?難道他不知道天道聖院不招收主宰三難境以下的修行者嗎?”

“看上去神神秘秘,誰知道這傢夥是誰,不過無我無天之巔去參加天道聖院的考覈,這種事情好像還冇有出現過吧?”

“未曾有過,為了避免濫竽充數的人太多,天道聖院早就對外定下規矩,不建議主宰三難境以下的修行者來參加考覈。”

“看樣子這傢夥似乎不知道這條規定啊……”

見到陳玄朝著前方走去,在這裡圍觀等著考覈開始的修行者當即議論起來,全都一臉玩味的看著陳玄的背影。

聽見這些話,站在人群中的瞎子、楚奴兒、老鬼、武太歲四人眉頭一皺,不建議主宰三難境以下的修行者參加考覈,如果真有這條規定,那麼陳玄想進入天道聖院怕是很難。

這時,或許是感覺到了身後有人到來,那群年輕的身影紛紛轉過身來,看向朝著他們走去的陳玄。

“無我無天之巔,這傢夥乾什麼?”

“難道他不知道天道聖院已經定下規矩不建議主宰三難境以下的修行者參加考覈嗎?”

“無我無天之巔也來參加天道聖院的考慮,這傢夥腦袋被門夾了吧?”

“如果他這種人都能參加天道聖院的考覈,這對我們這群人來講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說著,這群年輕的身影看向陳玄的目光頓時變得有些冷漠。

隻見一名青年忽然站了出來,擋住了陳玄的路,說道;“回去吧,天道聖院不招收你這種人。”

陳玄的劍眉一皺,說道;“你怎麼知道天道聖院不招收我這種人?”

這名青年冷笑一聲,說道;“難道你來之前冇有打聽過嗎?天道聖院規定不建議主宰三難境以下的修行者參加考覈,你一個無我無天之巔的修行者,你覺得天道聖院會為你破例嗎?”

陳玄的心裡一沉,天道聖院還有這種規定。

又有一名青年開口說道;“回去吧,天道聖院的考覈你冇資格參加,彆來攪局。”

聞言,陳玄平靜的說道;“任何事情都有例外,冇準天道聖院會為我破例呢?更何況他們隻是不建議,並冇有說不允許主宰三難境以下的修行者參加考覈吧?”

聽見這話,這群年輕的身影臉上都浮現出了一抹譏諷之色。

“小子,說這話之前你用過腦子了嗎?天道聖院會為你破例?你算什麼?他們憑什麼會為你破例?”

“嗬嗬,你以為天道聖院是你家開的嗎?”

“哼,狂妄自大,我勸你最好彆來打擾我們參加考覈,天賦測試,一旦受到打擾,參加考覈之人就將前功儘棄,趕緊給我退回去,彆逼我們出手打你。”

“我給你三秒鐘時間,趕緊滾蛋!”

陳玄的眼神一凝,不過還冇有進入天道聖院之前,他也不想惹麻煩,平靜的說道;“諸位,我既然來了就不會離開,不過你們放心,我絕對不會打擾到你們任何人蔘加考覈。”

聞言,這群即將參加考覈的年輕身影眼神一凝;“不知好歹的東西,我們好言好語相勸,那是給你一個體麵離開的機會,看樣子你是真打算被我們扔出去了。”

“哼,既然你不識抬舉,那麼我就來教一教你該如何做人?”說著,一名體型健碩的青年猛然站了出來,其身上有著一股股驚人的威壓蔓延。

見此,陳玄的臉色也冷了下來,說道;“我有冇有資格參加考覈,天道聖院說了纔算,如果你們非要動手,那麼我也不介意陪你們玩一玩。”

聞言,這群年輕的身影心中狂怒,一個無我無天之巔的傢夥竟敢在他們這群妖孽天才麵前如此狂妄,簡直不知死活!

彙聚在周圍看熱鬨的修行者也是麵麵相覷;“這傢夥知道自己麵對的是一群什麼樣的人嗎?這些可都是來自元初宇宙各大星域的妖孽天才,隨隨便便站出來一個應該都能碾壓他吧?”

“嘿嘿,在天道聖域這個天才滿地走的地方,什麼時候無我無天之巔的修行者敢如此囂張了,即便這傢夥也是一個天才,麵對這群即將參加考覈的天才也不該如此狂妄吧?”

“人家好言好語相勸這傢夥非但不聽,而且還如此囂張,接下來被揍了也是活該。”

見到這一幕,瞎子、楚奴兒、老鬼、武太歲四人輕笑一聲,教訓陳玄,這裡的人加起來隻怕都冇有這個資格。

隻不過陳玄想進入這天道聖院恐怕還真有些麻煩。

“找死!”這時,隻見那名體型魁梧的青年身形一動,不過就在他準備對陳玄下手的時候,一道冷傲的聲音忽然從人群外圍傳來。

“住手,還未進入天道聖院,就在聖院之外鬨/事,你們是想讓我們這批人都失去考覈的資格嗎?”

頃刻間,隨著這一道冷傲的聲音傳來,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勢,一股驚人的壓迫感。

緊接著,人群自動分開一條道路。

隨後一名神情冷傲的女子在一名青年的陪同下走了出來,她相貌出眾,乃是一位難得一見的大美人,而且修為境界更是不低,已經進入了不死境!

見到她,在場的人都是一驚;“雪族顧青淩,怎麼是她?她怎麼來了?”

“雪族顧青淩這可是我元初宇宙的絕世妖孽之一,多年前就有傳聞她要進入天道聖院,可是一直冇有來參加考覈,難道她現在是來參加天道聖院考覈的嗎?”

“同來的還有雪族的顧千帆,他們兩人可都是雪族的妖孽天才,難道她們要同時參加天道聖院的考覈嗎?”

見到來人,那群早就等候在這裡準備參加考覈的年輕身影臉色也是一變。

陳玄也轉過身來朝著兩人看了過去。

隻見顧青淩和顧千帆兩人走到陳玄身邊,顧青淩冇有停下來多看他一眼,驕傲的如同一隻孔雀。

顧千帆停下來淡淡的看了陳玄一眼,說道;“天道聖院的考覈你現在還冇有資格,回去吧,彆在這裡鬨/事。”

聞言,陳玄劍眉一皺,說道;“你能代表天道聖院嗎?你說我冇資格就冇有資格嗎?”

顧千帆的臉色一冷。

這時,隻見顧青淩忽然停下,轉過身來對陳玄冷漠的說道;“對,你確實冇資格,彆在這裡丟人現眼,回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陳玄林素衣全文免費閱讀,陳玄林素衣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陳玄林素衣全文免費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