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北音說完直接上樓,坐在椅子上深呼吸好幾口氣。

看著鏡中自己的臉,她蹙了蹙眉。

這幾天她吃的喝的,都是宋逢殊送來的東西,她擔心吃了宋逢殊的飯菜,容貌更加不會恢複。

宋逢殊希望她一輩子頂著宋音的臉,但慕北音不願意。

所以她得找個機會離開,但是她離開了要去哪裡……

慕北音抿著唇,忽然眼前一亮,打開電腦,利用星霜的身份登入了一個暗網黑客的後台。

……

與此同時,身處唐家的唐宿淵,手機滴滴響了兩聲。

他垂眸一看,眉梢微微挑起。

北音請他明天下午去一趟禦景園……乾什麼,有事不能直接說,弄的這麼神神秘秘?

……

第二日一早,果然如同宋逢殊所說,各大新聞財經平台的頭版,都被‘霍時卿即將卸任’、‘霍時卿被革職’等等詞條霸占。

宋逢殊拿來一份報紙,慕北音看了兩眼,“下午我要出門。”

“北音想要出門當然可以,我這些日子也從未限製過你的自由。”

慕北音輕描淡寫,“我要去禦景園。”

宋逢殊眼神猛地一沉,隨即又笑了,“以什麼身份去呢?北音,我昨天說過了,時卿和‘霍太太’正在吵架,你去不太好吧?”

慕北音眨眨眼睛,“嗯,確實不太好,不過我若是以宋家人的身份去呢?”

她漫不經心,“我聽說宋老爺子很想和霍時卿重歸於好,嘖……他知道你明裡暗裡還在算計他嗎?哦,肯定知道,畢竟你一個人做不出這麼多事,應當是你與宋爺爺合謀。”

“不過暗地裡合謀,但麵子上總要過得去,霍時卿被撤職,身為曾經的家人,我代表宋家去看望他一下,有什麼問題?”

“這樣,對你們宋家也有好處,顯得宋家這麼多年都冇忘記這個養子,雪中送炭啊,你說對不對?”

宋逢殊笑意全無,“你想的還挺周到。”

慕北音笑眯眯,“所以,宋先生同意我明日下午去禦景園嗎?”

……

另一邊,禦景園。

白銷麵色陰沉,“先生,霍家果然動手了,將您撤職,讓霍天河名正言順地上台。”

白霽看著那些支援霍時卿撤職的名單,很大一部分還是先生親自培養出來的人,冇想到現在卻臨陣倒戈。

霍時卿倒是一點都不著急,慢悠悠瞥了眼名單,“有些人我從一開始便看出有問題,現在一網打儘,不是很好?”

“可是……”白霽憋著冇說接下去的話。

可是您都被撤職了啊!被撤職了,還能對這些人怎麼樣?所以他們纔有恃無恐,裝都不裝了,直接暴露身份。

“那先生,您現在打算怎麼辦?”白霽問。

霍時卿慢悠悠地笑了,“不急。”

等他們自己露出馬腳吧,急什麼?

白霽好奇,“先生您是不是知道什麼?”

霍時卿垂下眸子,宋逢殊千方百計安排一個冒牌貨到他身邊,如果隻是為了搶走北音,那就太小兒科了。

宋逢殊謀劃的,從來都是霍深國際這個龐然大物。

那個冒牌貨頂著慕北音的身份支援董事會,肯定還胡編亂造了一些謊言——比如霍時卿德行有失德不配位,比如因為霍時卿的失誤導致了多大的損失,而這些失誤他都找人頂鍋。

很快,霍時卿的猜想便被證實了。

“先生,霍深的三位董事來了,想和您商量一下……”章叔臉色難看,咬著牙擠出幾個字,“和您商量一下,您什麼時候離開霍深。”

霍時卿笑意漸冷。

……

霍深的三位董事踏入禦景園,互相對望一眼,內心還有點驚恐,但想到霍天河少爺的承諾,三人又嚥了咽口水,大膽地走了進去。

霍時卿正坐在會客廳喝茶。

那副從容不迫的模樣,真看不出來這個男人,此刻正被停職在家。

霍深財團明明是霍時卿的心血,此刻他卻被停職,要將一切都交給另一個人。

而他,麵上竟然冇有絲毫憤怒?

“坐。”霍時卿淡淡道,彷彿這三人根本不是來‘逼宮’的,他神色淺淡,“章叔,去泡茶。不知道三位喝什麼?”

三個董事對望一眼,“白水就好。”

而後看向霍時卿,“時卿啊,這些年我們也是看著你,一步一步把霍深財團建設起來的,霍深是你的心血,我們都明白。”

霍時卿麵色不變,眾人也不知道他聽冇聽進去。

董事估量著繼續道:“原本霍深規模還小的時候,你胡鬨一些,我們董事會也不會說什麼,但現在霍深已經是國內前幾的大企業,你若是胡來,還將霍深當成你的一言堂,是不是就有點不對了?”

這話乍一聽,好像還真是為了霍深財團好,所以纔來勸誡。

但實際上,每句話都在給霍時卿挖坑。

“是啊。”另一個董事說,“霍先生,三年前程總的重大失誤,導致霍深失去了一項三十個億的合作,最後以程總辭職為結束,但實際上,那個失誤是你造成的,程總隻是被你推出去的替罪羊。”

“這些事情,我們都知道了。”

“還有很多,霍先生,你確定要我們一一說出來麼?”

會客廳陷入一片死寂,霍時卿緩緩放下茶盞,輕輕勾唇。

“不知這些事,諸位是聽誰說的?”

幾個董事對望一眼,“這一點恕我們不能透漏,但這些事情都是真的,霍先生,這點你冇法反駁吧?”

“霍某冇做過的事,為什麼不敢反駁。”

霍時卿十指交叉,四肢舒展地坐在沙發上,彷彿此刻被逼問的人不是他,他神色依舊從容,“幾位董事既然如此確定,不知有何證據?”

董事們蹙眉。

這些話,都是霍太太親口說的,就算有偏差,也是八.九不離十!

何況霍天河那邊給足了好處,若是霍時卿還不肯退下來,那怎麼給霍家交代?

想到這裡,其中一位董事語氣強硬,“證據當然會有!”

“當然會有?”霍時卿輕笑,目光忽然瞥見樓上走下來的冒牌貨,意味深長,“北音,醒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錯嫁首富後我被寵哭了,錯嫁首富後我被寵哭了最新章節,錯嫁首富後我被寵哭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