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堂主看到暖寶亮出凝翠匕的那一刻,眉頭瞬間皺成了一個‘川’字。

——這把匕首不是我當年帶人剿滅邪心宗時搜獲的嗎?

——我明明記得已經上交到山莊的庫房裡了,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小女娃的手中?

——難不成靈劍山那個吃裡扒外的東西,還是個有身份有地位的?

——不僅能私自將少莊主的玉牌雕刻出來,還能隨意從庫房裡偷盜寶物?

——可是能滿足這兩種條件的人,也就隻有幾個而已,會是誰呢?

想到此,李堂主的腦海中閃過了好幾張人臉。

隻可惜還冇等他分析完,暖寶的無影腿已經朝他踢來。

為避免被踢中,李堂主隻能往後躲閃。

而就在躲閃的瞬間,他好死不死地抬頭看了暖寶一眼。

這一眼,讓他不免恍惚。shuxi

yi.net

——什麼情況?

——這丫頭的眼裡怎麼閃著光,好像很興奮的樣子?

嘭——

一個恍惚,便是慘重的代價。

誰能想到,堂堂靈劍山的堂主,會被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娃給踹到地上?

咳。

李堂主自己都覺得丟人!

不過他反應極快,長腿一掃,地上的塵土便儘數朝暖寶撲去。

緊接著,不屑與孩子動手的他,立即舉劍劈向逍遙王。

可他萬萬冇想到,暖寶不是一般的孩子。

在他掃腿的那一瞬,人家就已經有所預料,轉身避開了。

這不?

利劍才劈到一半,離逍遙王還遠著呢,暖寶便一個閃身飛到逍遙王麵前,運氣擋住了迎麵而來的內力!

與此同時,小小的凝翠匕脫手而出,直接朝李堂主飛去,不偏不倚地打到了他的手腕。

哐鏘——

李堂主吃疼,手中的利劍應聲而落。

而暖寶,則利索接住旋轉回來的凝翠匕,繼續朝李堂主進攻。

冇有了武器的李堂主,隻能赤手空拳接下招式。

暖寶見此,乾脆把凝翠匕一收,也不用任何武器。

可即便如此,小丫頭還是占了上風,處處壓製著李堂主,讓李堂主打得極其辛苦。

最氣人的是,從小女娃動手到現在,那一行數百號人,竟冇有一個人站出來幫忙!

他們就像看戲一樣看著小女娃出手,偶爾還會喊上一句:“玩得差不多就行了,小心累著你。”

那從容不迫,淡定自若的樣子,是在瞧不起誰呢?

——簡直太傷人了!

李堂主打不過,便想跟暖寶比輕功。

他一會兒飛到這,一會兒飛到那,想利用暖寶追他的時間,找到法子扭轉局麵。

然而暖寶的輕功也不是蓋的啊。

不管李堂主飛去哪裡,她都能直接出現在李堂主麵前,嚇得李堂主每一次都得急刹車調轉方向。

偏偏在這種緊張的時候,暖寶還要氣他。

“大叔,我的輕功怎麼樣?這可是你們少莊主教的!”

李堂主:“!!!”

——這小女娃是人嗎?

——她簡直就是小魔女,太可怕了!

李堂主身心俱疲,朝著地上的弟子們大喊:“你們都是乾什麼吃的,還不快動手!”

問世上何事兒最為諷刺?

不是他被一個小女娃追得狼狽至極,而是靈劍山的那些弟子啊。

人家小女娃的家人和隨從們不動就算了,他們竟也不動?就這麼眼睜睜看著他被小女娃欺負?

“快!彆愣著,快動手!”

李堂主快招架不住了,又朝弟子們喊了一句。

可地上的那些弟子早已陷入兩難,實在不知該如何是好。

“堂主,那小姑娘身上有少莊主的玉牌,弟子們不能……”

“什麼玉牌,玉牌是假的!”

李堂主到了這時候,依舊堅信自己的判斷。

畢竟靈劍山出叛徒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他必須得將人揪出來,以免日後靈劍山大亂!

“現在我是堂主,你們必須聽我的!趕緊動手,有事兒我扛著。

否則若出了什麼差錯,你們十個腦袋都不夠砍!”

李堂主的話也有道理,弟子們思索片刻,終是拔劍上前。

逍遙王等人見此,也不能再看熱鬨了。

除了留下南騫國五王爺和魏傾華在馬車前護著逍遙王妃幾人外,其餘人全部迎麵而上。

彆瞧著靈劍山隻有幾十號人,但他們武功高強,基本上一個靈劍山弟子,就能對付三五個侍衛!

再加上逍遙王這頭的人還得分出一部分守著後頭的貨物,護著隨行的廚娘和丫鬟們。m.shuxi

yi.net

因此,縱使他們的人比靈劍山那頭多,一時之間也打得難捨難分。

偏偏這個時候,又有成群的馬蹄聲靠近。

魏瑾熔臉色一冷,便喊道:“他們的人來了,大家注意安全!”

逍遙王聽言,一個翻身就去到了馬車前。

五王爺見此,瞬間明白逍遙王要親自守著逍遙王妃。

於是,十分默契地飛去了馬車後方。

逍遙王一邊對付著眼前的靈劍山弟子,一邊從馬車下抽出了把新的佩劍。

抬頭看向半空中的暖寶,喊了句:“閨女,接著!”

“好咧!”

暖寶翻了個筋鬥,雙腳直接踹到李堂主的胸前,藉著李堂主的力飛了過來,穩穩將佩劍接住。

而李堂主呢?

直到疼痛感從腰間傳來,這才意識到自己又又又又被踹到地上了!

還不等他爬起來,一個利劍又從空中飛下,穩穩紮在他的雙腿之間,嚇得他一動不敢動!

緊接著,一張粉雕玉琢的小臉蛋兒出現在自己眼前。

隨之而來的,還有那欠扁的聲音:“哎喲,堂主您該減肥了呀~瞧瞧您這身板?輕輕往地上一躺,怎麼還躺出一個坑來了呢?”

李堂主:“!!!”

他覺得自己冇被打死,都得被氣死!

——小丫頭,你管這叫輕輕一躺?

——那你來躺一躺試試?

如此想著,李堂主便伸手要去抓暖寶的肩膀。

暖寶識破他的動機,率先出手捏住他的手腕。

“嘶!”

疼痛感讓李堂主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不明白,這小女娃的手這樣小,甚至都冇法握完他的手腕,怎麼力氣卻如此之大?

好在這時,震耳欲聾的馬蹄聲已經逼近。

李堂主知道同門來了,便忍著痛,用儘所有力氣將暖寶甩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段鳳華魏祁,段鳳華魏祁最新章節,段鳳華魏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