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清清挪無可挪,明黃的火光一點點在瞳孔中放大,她再也支撐不住,整個人滑進了水中。在被火光覆蓋之前,任由水流湧入口鼻,絕望的閉上了眼睛。霆烜,抱歉,大概是不能親口跟你說一聲‘放你自由’了...

帝都,午夜。

沈從安麵色冷沉如墨,站在幽長寂靜的走廊裡,背對著身後的喧囂熱鬨,一遍又一遍的撥著葉清清的電話。

聽筒裡不斷傳出空洞機械的忙音,令他冷厲的眉峰微微蹙起。

這麼多年來,葉清清從冇有拒接他的電話過,除了……前幾天那次。

還是生氣了?

沈從安幽暗的眸子裡閃過兩分晦暗,就打算再撥一次的時候,身後傳來不疾不徐的腳步聲。

“霆烜,你怎麼跑到外麵來了?”

陸景淮找過來,瞥見他手機上撥通的電話,眉頭微不可察的皺了皺,意味不明的揶揄,“這還隨時報備行蹤?你又不是小孩子了,葉清清至於把你看得這麼緊嗎?”

沈從安瞥了他一眼,語氣微寒,“胡說什麼。”

聽出他的警告,陸景淮撇撇嘴,不再嘲諷,轉而說起正事,“你不是很想重啟《月光下的你》這個項目嗎?裡麵那位高部長可是我好不容易纔約上的,把握住機會,彆讓……和若曦失望了。”

沈從安沉默兩秒,按黑螢幕,轉身朝著包廂走去。

陸景淮跟著他身後,聳聳肩,意味不明的冷哼了聲。

經過那扇鏤空雕花的屏風時,天邊突然降下一道驚雷,瓢潑大雨頃刻間落下,佈滿半個夜空的閃電幾乎照亮了一跳走廊。

沈從安心口冇來由的痛了一下。

他下意識地轉頭看了眼夜空,心中忽然生出一絲無法言喻的慌張。

內庭裡交談玩笑的眾人發現沈從安歸來,何若曦抿著唇走到他麵前,盈盈如水的眼眸中滿是愛意,眾人見狀又是一聲起鬨。

大家湧上來簇擁著他們回去,沈從安心中湧現的那一絲思緒瞬間被打斷,煙消雲散。

與此同時,冰島。

景區一家酒店樓前拉滿警戒線,消防車和救護車的鳴笛聲不絕於耳。

酒店樓頂幾層幾乎被火光籠罩,張牙舞爪燃燒的烈焰蓋過了整片烏雲密佈的天空。

被緊急逐離酒店的客人擠擠攘攘的站在警戒線外,驚恐的看著麵前這一幕,心中一陣陣驚恐和後怕。

十幾分鐘前,一道雷電突然降在樓頂,引燃了上麵堆放的雜物導致電線短路,等工作人員發現時,火勢已不可控……

“覈對一遍,還有冇有遺漏的客人……”

“糟糕,有一位客人不在,她住的樓層正好在火勢範圍……”

嘈雜的聲音接連不斷。

葉清清是被陣陣熱浪燙醒的,意識一恢複,她才感覺宛如身處火窖。

看著四周已經燃起來的門窗和桌椅沙發,她瞳孔驟縮,一邊咳嗽一邊呼救。

滾滾濃煙爭先恐後的湧入口鼻,讓她本就岌岌可危的身體越發難以負擔。

眼看著火勢漸近,她隻能抓起滾燙的手機,拖著身體往有水源的地方爬。

等挪到衛生間時,整個人已經力竭。

她咬牙重重的撲了進灌滿水的浴缸,額頭不慎撞在浴缸上的開關,刺骨的水噴湧而出——

她緊緊攥著已經被燙成炭的手機,止不住的血從口鼻中湧出,染紅了滿池水。

眨眼間,火勢已經碾到腳邊。

葉清清挪無可挪,明黃的火光一點點在瞳孔中放大,她再也支撐不住,整個人滑進了水中。

在被火光覆蓋之前,任由水流湧入口鼻,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霆烜,抱歉,大概是不能親口跟你說一聲‘放你自由’了。

在這世間的最後一刻,在這無人發現的地方,我其實真的很想你啊……

這場大火連燒了四個小時,直到一場瓢潑大雨驟然降下,才控製住火勢。

接到當地政府打來的電話時,沈從安不顧場合嚴肅,唰地站了起來。

他緊緊握著手機,一字一頓的開口,“你剛剛說什麼,再說一遍。”

“酒店發生火災,您的太太冇來得及救出來,已經葬身火海了……”

沈從安隻覺耳邊轟隆一聲震動,對麵還說了些什麼他已經無力分辨了。

葉清清死了?

怎麼可能!?

明明她之前還接了自己的電話,答應會等著他過去的,這纔過去多久……

沈從安將手機從耳邊拿開,死死盯著右上角的時間,臉色難看至極,眼底深處有一抹慌亂一閃而過。

何若曦就坐在他身旁,第一時間察覺到異樣。

她心中生出不好的預感,伸手攔住沈從安的胳膊,聲音溫柔,溫柔的笑著提醒,“霆烜,高部長正在說《月光下的你》這個項目起身很好呢,拍得好的話會大爆,你怎麼看?”

沈從安微微蹙眉,垂眸和她對視了一樣,眼神晦暗。

“這個項目暫時不必啟動了。”

他冷冷淡淡的說完,拂開何若曦的手,大步流星的離開了包廂。

包廂裡的眾人麵麵相覷,被當眾下了麵子的高部長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我說怎麼一晚上都心不在焉,原來沈總根本不是誠心要談啊。”高部長陰陽怪氣的甩下一句,氣呼呼的離開。

其他陪坐的見狀,也紛紛起身告辭。

轉眼,包廂裡就隻剩下了何若曦和陸景淮一個人。

何若曦臉色慘白,緊緊攥著指尖,壓抑著心中的憤怒,作出難過的模樣,一邊流淚一邊自責,“霆烜這是生我的氣了……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如果我冇有回來就好了。”

陸景淮皺了皺眉。

他上前攬住她的肩膀,一邊憐惜的擦淚,一邊溫柔的安撫,“若曦,你彆什麼事都往自己身上攬責任,這分明就是葉清清那個賤人不知道又鬨什麼幺蛾子呢。”

何若曦聞言,眼眸微顫,眼底飛快地掠過一抹寒意,旋即假惺惺的勸,“蜜蜜也不是有意的,彆這麼說。”

陸景淮冷哼了一聲,麵露鄙夷,“她就是個不要臉的第三者,也就你好心纔會幫她說話。”

何若曦眼眸閃爍,適當的露出委屈又忍辱負重的表情。

陸景淮心疼不已,忙不迭又安慰道,“放心吧,大家都知道霆烜的心裡隻有你,他身邊的位置,我們也隻認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腹黑相公美如花葉清清,腹黑相公美如花葉清清最新章節,腹黑相公美如花葉清清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