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安麵色難看,狹長的眸子裡盛滿冷意,語氣森冷的警告,“這是我與她的事,你無權置喙。”黎燁輕嗤出聲,似是回譏什麼,但到了最後,也隻是冷漠道:“我來帶走寧寧是受了她的家人所托,你一樣也無權指謫。”他不肯讓沈從安沾染分毫,徑自帶走了葉清清的骨灰。沈從安冷冷的目送他離開,不動聲色地按耐下心中的不悅,看向一直立在一旁的助理陳惟。...

沈從安直接讓人訂了最快一班飛往北極的航班。

等他轉機周折二十幾個小時趕到冰島,又馬不停蹄的趕到當地警局時,卻在那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他麵色一厲,徑自走到那人麵前,聲音森寒且充滿敵意,“黎燁,你怎麼在這兒,葉清清呢?”

黎燁冷笑一聲。毫不客氣的回譏,“在她出事的時候不見人影,事到如今,你有什麼資格質問我?”

沈從安視線落到他手上,臉色陡然冷沉幾分。

“這是……”

他下意識的伸手,卻被黎燁側身躲開。

“這是寧寧的骨灰,我受葉家人所托來帶她回家,”

他緊緊將骨灰盒護在懷中,謹慎的防備著沈從安,“她現在最不想見的人大概就是你,而你,也不配碰她!”

沈從安麵色難看,狹長的眸子裡盛滿冷意,語氣森冷的警告,“這是我與她的事,你無權置喙。”

黎燁輕嗤出聲,似是回譏什麼,但到了最後,也隻是冷漠道:“我來帶走寧寧是受了她的家人所托,你一樣也無權指謫。”

他不肯讓沈從安沾染分毫,徑自帶走了葉清清的骨灰。

沈從安冷冷的目送他離開,不動聲色地按耐下心中的不悅,看向一直立在一旁的助理陳惟。

“去調查清楚,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失火,另外再找人查一下黎燁最近的行蹤,還有他真正出現在這兒,是什麼時候,還有當時事故現場的屍體……”

頓了頓,他皺了皺眉,思忖片刻,才又吩咐,“再給我訂一張最快返航的機票。”

陳惟心驚,震驚的看著他,“沈總,您是懷疑葉導冇死,被……帶走了?”

沈從安眼眸微斂,眼底浮起一抹暗芒。

的確是太巧合了。

葉清清突然堅持要到這裡來,黎燁又正好在她出事之後第一時間趕到,在短短二十小時之內處理掉屍體……

處處充滿詭跡,實在讓人不得不懷疑其中的蹊蹺。

陳惟留在當地和酒店方交涉,順便調查事故真相。

沈從安則馬不停蹄的趕往機場。

令人意外的是,歸程兩人竟搭乘的是同一班飛機。

十幾個小時的長途飛行裡,黎燁始終緊緊守護著那隻骨灰罐子,不給沈從安任何接近的機會。

在帝都降落之後,不等沈從安反應,他便徑自上了葉家過來接人的車。

沈從安要跟上去,被葉家長子葉承安攔住了。

葉承安冷冷的看著他,微紅的眼眸裡是毫不掩飾的狠與恨,“沈總不必著急跟上來,我妹妹的死,改日還且要跟你算呢。”

“……隨時恭候。”

沈從安麵無表情的和他對峙。

等到葉家人和黎燁都離開之後,陳惟安排來接沈從安的車才姍姍來遲。

上車之後,坐在副駕駛的秘書立刻麵色嚴肅的向他彙報,“總裁,今天上午一個自稱是葉導的律師的人,說有一件很重要的東西要交給你。”

從下屬這聽到葉清清的名字,讓沈從安有一瞬恍惚。

旋即又冷靜的問:“東西呢?”

秘書搖頭,麵露自責,小心翼翼的解釋,“當時他說要親自交給您,我留了他的聯絡方式,現在已經聯絡不上了。”

沈從安劍眉倏地蹙緊,厲眸冷冷的睨著她,語氣滿是不悅,“這麼大的事當時為什麼不向我彙報?”

秘書語塞,心說您當時在飛機上,就算想聯絡也聯絡不上啊。

與此同時,網上突然有個小號曝光了一段視頻。

內容正是葉清清住的酒店失火現場的視頻,以及特地剪輯的最後被抬出來的,用白布蓋著的焦黑屍體。

視頻一開始並冇有引起多大的關注,直到有營銷號轉發,並帶上‘葉清清去世’的話題,才終於有了水花。

在短時間內很快發酵,等所有人得知訊息時,‘葉清清去世’的訊息已經掛在了熱搜上。

而熱搜話題點進去,熱評不是在緬懷和可惜,而是在嘲諷和陰陽怪氣——“這就是當小三破壞彆人感情的下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腹黑相公美如花葉清清,腹黑相公美如花葉清清最新章節,腹黑相公美如花葉清清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