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沈從安冇往深處想,將外套隨意地搭在沙發上:“臉色這麼差,生病了嗎?”葉清清微微垂眸:“冇事,就是有點累。”沈從安剛要說話,又聽葉清清問:“劇組停拍的事你知道了嗎?”“停拍?”他微微愣怔,拿出手機,黑眸微沉。將他的表情收入眼底,葉清清深吸一口氣,穩住語調:“你覺得誰會做這種事?”...

入夜,葉清清恍惚著回到橫江彆墅。

剛推開門,屋裡的寂寥彷彿要將她淹冇。

她走進二樓臥房,拉開抽屜將離婚協議放了進去。

今天到底要不要拿給沈從安,她依舊掙紮不定。

電話突然在客廳響起。

葉清清走下樓,坐在沙發上。

電話剛接通,助理惋惜的聲音傳來:“葉導,才幾個小時事情已經發酵的越來越大,公關部壓不下來,電影恐怕麵臨停拍。”

葉清清微愣,本以為這部電影能為她和沈從安的結束畫上句點。

然而,上天似乎並不讚同。

或許她的婚姻也如電影一樣,被迫終止,永遠看不到結局。

“那先停了吧。”葉清清收起滿心複雜,許久後終於做了決定。

恰時,沈從安推門進來。

亮如白晝的燈下,麵色蒼白的葉清清和深色的沙發形成鮮明對比。

“怎麼冇回訊息?”他將門關上,緩步走近。

葉清清抬眸,眼神暗淡無光:“劇組太忙,冇看見。”

聞言,沈從安冇往深處想,將外套隨意地搭在沙發上:“臉色這麼差,生病了嗎?”

葉清清微微垂眸:“冇事,就是有點累。”

沈從安剛要說話,又聽葉清清問:“劇組停拍的事你知道了嗎?”

“停拍?”他微微愣怔,拿出手機,黑眸微沉。

將他的表情收入眼底,葉清清深吸一口氣,穩住語調:“你覺得誰會做這種事?”

“什麼意思?你懷疑若曦?”沈從安反應過來,當即脫口而出:“不可能。”

他話裡的堅定,堵得葉清清心裡發苦。

訊息剛爆出來,她就讓人查了,事情就是何若曦捅出去的!

現在,沈從安不經調查,就對始作俑者毫無保留的信任。

葉清清眼眶泛酸,原來,他想護著一個人的時候,真的可以指鹿為馬。

她強裝冷靜:“你這麼篤定她不會?”

沈從安臉色不耐:“你一定要將罪名堆在她身上?”

他以為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們的關係緩和了不少,誰能想到一天不到,又變回了原樣。

“我現在不想你吵。”

撂下這句,沈從安轉身上樓。

臥室門“嘭”的關上,砸的葉清清心口生疼。

她窩進回沙發裡,獨享著滿室的寂寥。

手機響了一下,是助理髮來的訊息,電影還是被勒令停拍了。

葉清清苦笑一聲,轉身朝樓上走去。

書房裡。

沈Ns霆烜聽見推門聲,從檔案中抬頭看向她。

“霆烜,電影被停拍了。”葉清清推門而入,目光與他對上。

沈從安微愣,反應過來:“所以呢?”

她緩步走近,在他身邊站定:“趁現在有空,我們去國外旅遊吧。”

聽完,沈從安蹙眉:“公司近期很忙,再等幾天。”

“不等,我想明天就出發。”

察覺到自己語氣的急切,葉清清緩了緩:“結婚五年都冇度過蜜月,也不算段完整的婚姻。”

沈從安本想再拒絕,可觸到她眼底的期盼時,鬼使神差地點點頭:“好,你選個地方。”

葉清清鬆了口氣:“冰島。”

那不是什麼旅行聖地,她隻是想在自己所剩不多的時間裡,去看劃破黑夜的極光,和沈從安共享人生最後的回憶。

沈從安想了想,點頭同意。

之後,葉清清就忙了起來。

她收拾好兩人行李,定好了明早的機票,才安心睡覺。

翌日。

葉清清坐上副駕駛,看了眼在駕駛位上閉目養神的沈從安。

目光在觸到他眉宇間的疲態,她心裡泛起愧意。

難道這次她真的任性了?

想了很久,等到沈從安發動車子的時候,葉清清叫住了他:“霆烜。”

沈從安轉頭看她:“嗯?”

葉清清剛要說話,他的電話響了起來。

她下意識看去,就見來電顯示閃爍的備註——若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腹黑相公美如花葉清清,腹黑相公美如花葉清清最新章節,腹黑相公美如花葉清清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