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清清知道自己時日無多,早已做好了準備。然而對死亡的恐懼這一刻卻襲上心頭,本來以為自己不會怕。可腦海裡不停閃過的沈從安,卻讓她萬般不捨。她捨不得這段還未畫上句點的感情,更忘不掉兩個人的五年的婚姻。...

次日一早,葉清清送沈從安登機離去。

站在機場外,她望著頭頂掠過飛機尾線,滿身落寞。

他這一走,就像徹底淡出了葉清清的世界,杳無音信。

76949公裡的距離和8個小時的時間差,讓他們彷彿身處兩個世界。

異國他鄉,語言不通的葉清清除了抱著手機苦等沈從安的訊息。

房間裡開著電視。

主播的唇瓣不斷張合,吐出的每一個音節都在刺痛著葉清清的耳膜。

她發病頻率越來越快,發作起來也也越來越疼,就連止疼藥都失去了作用。

她靠著沈從安給的承諾硬挨,記不清自己疼昏了幾次,又醒了幾回。

這天,葉清清醒來習慣性地去看沈從安的訊息,可目光觸到手機上日期時,不覺一滯。

七月十三,她的生日。

葉清清摩挲著手機,眸光黯淡。

她放下國內所有事情來冰島,就希望能和沈從安一起過自己最後一次的生日。

現在,葉清清不知道他會不會記得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隻能一直守著電話。

手機響起,她拿起手機一看,是沈從安。

她眼神一亮,連忙按下接聽鍵:“霆烜……”

聽著她微微發顫的聲音,沈從安皺起了眉:“怎麼了?”

葉清清張了張嘴,忍下耳膜裡的不適:“冇事,就是胃不舒服,我已經吃過藥了。”

身為導演,她常年飲食不規律,胃痛也很正常。

他冇多想:“蜜蜜,國內的事還冇辦完,我可能要多留幾天,你在那兒好好等我,彆著急。”

沈從安清冷的嗓音讓葉清清如置冰窖。

等,她還能等得到他嗎?

葉清清指尖顫抖:“……好。”

“嗯,我還在忙,先掛了。”話畢,沈從安就掛斷了電話。

簡單兩句,卻讓葉清清眼底的希冀散去。

時間劃過零點。

手機突然響起,葉清清劃開介麵,發現是陸景淮發的群聊。

一連彈出十幾張照片,她忍不住點開。

照片上的場景是在一場宴會,沈從安正跟何若曦跳舞。

她將照片放大,身體忍不住顫抖。

沈從安落在何若曦腰間的手清晰可見,而他們的對視更是含情脈脈……

群聊的訊息一直在彈,都在不停的恭喜。

最顯眼的莫過於陸景淮:“霆烜你趕緊跟葉清清離婚,再跟若曦結婚吧!你們纔是真正的郎才女貌,天作之和……”

群裡訊息繼續更迭,起鬨持續不斷,葉清清心卻被刺的鮮血淋漓。

原來離婚和結婚。

沈從安身邊的人早已替他做了選擇!而她則是那個不該出現在他生命裡的人。

這一刻,葉清清全身泛起劇疼,像是要將她從中撕裂般!

窗外夜風呼嘯,帶著風雨欲來的壓抑。

她靠坐在陽台上,身體慢慢蜷成一團,試圖抵抗突然泛起的痛楚。

事與願違,痛愈演愈烈,讓她連昏迷都成了奢望,隻能一點點等待著生命的消逝!

原本以為這次旅行後,回到國內,她就能灑脫的把離婚協議給沈從安,放他自由的……

思慮過後,葉清清強打起精神,給許律師撥去電話。

“許律師,我想麻煩您幫告訴沈從安離婚協議在二樓臥房的抽屜,至於遺囑……”

葉清清停頓片刻:“……等我回國後公佈吧。”

她想,活著回去最好,倘若不能……也算給了家裡一份交代。

電話那頭,許律師冇有多問便應了下來。

掛斷電話,葉清清歪頭靠著窗台出神。

狂風驟雨帶著閃電而來,彷彿要審判世間的一切。

她安靜坐著,鼻間的血夜一滴滴落下,彙成一灘鮮紅的河流,映得眼裡也一片紅。

葉清清隻覺得口鼻像被人矇住般,喘不過氣。

她笨拙的抬手去擦,卻怎麼都擦不完。

葉清清知道自己時日無多,早已做好了準備。

然而對死亡的恐懼這一刻卻襲上心頭,本來以為自己不會怕。

可腦海裡不停閃過的沈從安,卻讓她萬般不捨。

她捨不得這段還未畫上句點的感情,更忘不掉兩個人的五年的婚姻。

這一刻,她忽然很想聽聽沈從安的聲音。

葉清清費力拿起手機撥了過去,然而鈴聲一遍遍響起,對麵始終無人接聽……

漫長的等待逐漸消弭了葉清清的力氣,她覺得很累,眼皮也越來越沉。

手機摔落在地,她整個人也重重的栽倒,冇了聲息!

“轟隆!”

雷電照亮整個夜空。

地上瘋狂震動的手機,隨著電量的流逝黑了螢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腹黑相公美如花葉清清,腹黑相公美如花葉清清最新章節,腹黑相公美如花葉清清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