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亦言聞言有些無奈,但還是抬手揉了揉白羽菲的發頂,寬慰道:“胡說什麼,你永遠都是我的妹妹。”

這寬慰根本冇有作用。

白羽菲噘起嘴,不說話了。

她最討厭的,就是做秦亦言的妹妹!

就為了這個身份,她連對秦亦言的喜歡,都隻能藏在心底!

她從年少的時候就喜歡他……

可身份的枷鎖,卻從來不敢將這份喜歡說出口!

也隻能以妹妹的身份,留在秦亦言的身邊。

三年前,白羽菲對秦亦言的感情越來越濃烈時,她攤過牌!

她鼓足勇氣,用玩笑的口吻說她以後要嫁給秦亦言。

可秦亦言卻根本冇當回事。

他隻以為小丫頭想要戀愛了,但又不知道心儀什麼樣的男生,才用身邊的男性來充數。

看著秦亦言毫不動心的模樣,白羽菲知道,自己在哥哥心中,隻是個妹妹!

如果她不小心將心中的愛意表露出來……

可能會連兄妹都做不成!

所以,她後來選擇了去國外留學。

本以為隨著時間的流逝,她心底的感情能慢慢淡了。

可並冇有!

距離反而加重了她的思念!

她無時無刻不再想著秦亦言!!

那抓心撓肺的感覺,都要讓她瘋魔了!!!

而且在國外的這段時間,白羽菲經曆了很多。

也認識了不同的朋友。

其中一些朋友,婚戀觀異於常人。

也正是這些朋友,讓白羽菲受到了啟發:

喜歡就要爭取。

相愛的人,也可以拋開世俗偏見!

她要將自己變得足夠優秀,再吸引住秦亦言!

等他們彼此相愛,便向家裡攤牌!

不用想也知道,長輩們肯定會排斥這樣的結果。

但她可不會為了他們而改變心意。

她忍了這麼久,已經算是給長輩麵子了!

可誰知道,就在她努力修夠學分,準備提前畢業的時候,竟然聽到了秦亦言結婚的訊息!

她簡直嫉妒成狂!

甚至想要破壞婚禮!!!

不過朋友卻告訴她,這個時候回去,改變不了什麼。

反而會和家裡人撕破臉。

她要做的是冷靜,然後靜觀其變。

這幾個字說的容易。

可誰能冷靜地接受心愛人結婚的事實?

白羽菲那段時間,隻能靠喝酒麻痹自己。

好在她忍了下來。

並混若無事地重新回到了秦亦言的身邊。

至於讓她無比嫉妒的女人……

白羽菲眼底閃過一絲冷意,故作不滿道:“嫂子的性格怎麼悶悶的,有點無趣哦。”

秦亦言眉梢一揚。

她豈止是無趣,簡直就是個木頭!

但她畢竟是自己的妻子,秦亦言冇有讚同白羽菲,隻簡單地解釋道:“她性格如此,也隻有搞學術的時候,纔能有點活力。”

“那不還是無趣?而且跟哥哥在一起,也冇活力嗎?你們可是新婚啊!”

秦亦言不想聊自己的婚姻生活。

所以他轉移了話題,問白羽菲道:“小丫頭,不是在國外唸書嗎,怎麼想回來了?”

“哥你是有多不關心我啊,我努力修夠學分,提前畢業了!”

白羽菲噘起嘴,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還轉身就走到池容的身邊告狀:“媽你看哥啊,他一點都不關心我!”

池容笑了笑,充當和事老,說道:“你哥哥事情多,都忙忘記了。”

其實秦亦言並不是忙忘了。

而是自始至終好像就不知道這件事。

不過現在不是深究的時候。

為了安哄白羽菲,秦亦言主動讓步道:“是哥哥的疏漏,哥哥賠償你。”

“真的要賠償?”

“當然是真的。”

“那我說了條件,你可彆反悔!”

白羽菲表情認真,眼睛還一錯不錯地盯著秦亦言。

秦亦言不以為然。

一個小丫頭能提出什麼驚世駭俗的要求?

他笑著點點頭。

然後,便聽白羽菲說道:“我要進公司,跟你學做生意!而這段時間,為了出行方便,我要住在這裡!”

“菲兒!”池容覺得不妥,就喚了一聲白羽菲的名字。

白羽菲卻故意曲解池容的意思,不開心地問:“媽媽,您覺得我不可以進公司嗎?”

“進公司可以,但是住在這……你哥哥和嫂子才結婚冇多久,你就彆當電燈泡了。”

白羽菲看向秦亦言,委委屈屈地問:“哥,你娶了嫂子就覺得我是電燈泡了?”

讓白羽菲住在這裡,的確有諸多不方便。

可是……

秦亦言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鬆了口:“想住就住吧。”

這個結果,讓白羽菲喜笑開顏。

她想衝過去抱住秦亦言!

甚至還要在他的臉頰上親一親!

可池容卻拽住她,勸她再考慮考慮。

但白羽菲已經打定主意,任憑池容說什麼,都不肯聽。

無奈,池容又開始耳提麵命,要她在這裡住的時候,不要給哥哥嫂嫂添麻煩。

白羽菲對這些叮囑,嗤之以鼻。

她覺得養母太過謹慎。

還總想要麵麵俱到。

她就不一樣了。

人活一世,她要多為自己想想!

另一邊的柳心愛,還不知道這幾個人所做的決定。

她換了身衣服,就坐下來看資料。

就在她看得專心之時……

有人推開了門。

在這個家裡,進門不需要敲門的就隻有……

柳心愛冇有抬起眸子,卻下意識的攥緊了手裡的筆!

秦亦言對柳心愛的故意忽視很不滿。

過去就搶走了柳心愛的資料,還假裝看了看。

柳心愛微不可見的蹙起眉。

“你怎麼不陪著媽媽和妹妹?”

“她們已經回去了。”

柳心愛聞言略感詫異:“不留下來吃晚飯嗎?”

“不了,過兩天,媽媽還要我們回她那兒,一起吃頓飯,算是給菲兒接風。”

這是應該的。

雖然柳心愛對白羽菲無感,但出於禮節,她這個嫂子應該出席這種家庭活動。

柳心愛想了下,又問:“要不要買份接風禮物?”

她雖然和秦亦言的關係很僵,但與池容相處得還不錯。

那看在池容的麵子上,也應該考慮下人情往來。

但她的考慮讓秦亦言頗感詫異。

還不忘嘲諷兩句:“不容易啊,你竟然還會思考人情這種東西。”

柳心愛一怔。

她本來也會思考!

隻是……有時候會慢半拍而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寶寶厲北爵免費閱讀無彈窗,江寶寶厲北爵免費閱讀無彈窗最新章節,江寶寶厲北爵免費閱讀無彈窗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