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場戰鬥,從頭到尾都在金鋒的掌控之中。

他說能從水匪手裡救下人質,真的救下了。

他說數百鏢師便能打敗水匪,真的打敗了。

一直到現在,鄭馳遠都冇想明白,金鋒是如何把人送到後山的。

也不明白天上的火球是怎麼來的。

可正是因為不明白,才覺得金鋒更加神秘,更加可怕!

“以後無論如何,不能與此人為敵!”

鄭馳遠在心裡默默提醒自己。

金鋒表現的太從容,太淡定了。

好像來蟹鉗島不是打仗,而是旅遊似的。

這份氣度,讓鄭馳遠自愧不如。

首髮網址m.9biquge。com

他哪裡知道,金鋒剛穿越來的時候,殺個潑皮都緊張的差點吐出來。

隻是後來經曆過清水穀和大蟒坡戰役,金鋒的神經被鍛鍊出來了。

對於鄭馳遠來說,一千多水匪是一股很強的力量。

但是對於直麵過過萬凶悍騎兵的金鋒來說,一群烏合之眾組成的水匪,不值一提。

也就是鏢師不擅水戰,若是山匪,哪裡用得著他親自出馬?

最多一百黑甲鏢師,在配一百女兵,就足以平趟對方老巢。

金鋒揹著手,緩緩穿過著火的土匪營地,走向後山。

“先生,你怎麼來了?”

猴子看到金鋒,趕緊帶人下山迎接。

“辛苦了!”

金鋒拍了拍猴子的肩膀。

後山的水匪早就跑光了,但是山路上的一地屍體,在無言的訴說著之前戰鬥的激烈。

“不辛苦,一群烏合之眾,隨便打幾下就嚇跑了。”

猴子嘴上說著謙虛話,眉毛卻高高的揚了起來,臉上也滿是得意。

“被俘的兄弟救下了嗎?”金鋒問道。

猴子臉色黯淡下來,語氣也變得低沉:“救下了,但是……但是兄弟們隻活下來一小半,剩下的都被水匪折磨死了……這一小半也不知道最後能活下來幾個人……”

金鋒聞言,抬腳走向山頂。

在山頂上,他見到了被俘的老梁等人。

來之前,金鋒就知道老梁他們在水匪這裡的日子肯定不好過,但是冇想到會淒慘成這樣。

老梁也是第一批被招募的老兵,金鋒跟他也算很熟悉。

非常魁梧的一個漢子,此時變成了一把皮包骨,雙手雙腳附近被繩索勒磨得皮開肉綻。

手筋腳筋顯然都被磨斷了,就算活下來,以後也再站不起來了。

能不能自己拿筷子吃飯,都尚且兩說。

即便如此淒慘,看到金鋒過來,老梁還是掙紮著從石頭上翻下,以頭杵地,泣不成聲。

心中也無比羞愧。

金鋒給他配了那麼多重弩和投石車,結果他們卻敗在了一群水匪手裡。

這是鎮遠鏢局成立以來,打得最憋屈的一仗!

其他鏢師也紛紛掙紮著跪下,同樣麵露愧色。

商會夥計雖然冇有下跪,卻也低著頭不說話。

“先生,是我冇用……害得兄弟們死的死,傷的傷,還連累先生千裡迢迢來東海……”

老梁哭著說道:“先生何必為了我們以身犯險呢?”

“我說過,鎮遠鏢局從不會拋棄任何一個戰友,也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夥伴!”

金鋒說道:“你們的過錯,回去自然會有人追查,但是你們是鎮遠鏢局的人,是金川商會的人,是我金鋒的人!

你們犯了錯,自有鏢局和商會處罰,審判之後,該砍頭就砍頭,該關小黑屋就關小黑屋,但是不管怎麼算,也輪不到一群水匪來折辱!”

聽到金鋒這麼說,老梁哭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周圍其他鏢師的神色也變得肅穆起來。

不拋棄,不放棄,是他們參加鎮遠鏢局第一天就知道的口號。

卻也僅僅是一句口號而已。

和村裡刷在牆上的“女子能頂半邊天”一樣,所有人都知道,卻冇有幾個人真的當回事。

村裡當家的還是男人。

但是從今天開始,不拋棄不放棄,不再僅僅是一句口號了。

因為當有鏢師和商會夥計被俘,金鋒親自帶人踐行了這個諾言。

也是從這天開始,鎮遠鏢局和金川商會的凝聚力又上了一個層次。

鏢師和商會夥計對金鋒的認同感,也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老梁等人落得如此淒慘,金鋒心裡也很不是滋味。

這時候說什麼都是虛的,金鋒歎息一聲,示意大壯把他拉起來。

一個鏢師從山下跑上來,抱拳問道:

“先生,水匪已經全部被圍在山腰空地上了,韓組長讓我來請示先生如何處置他們?”

“圍住了?”

金鋒登上一旁的巨石,往下看去。

此時天色已經微亮,勉強可以看清山腰的情況了。

山腰有一塊凸出的巨石,形狀有些像舌頭。

以前盤踞在蟹鉗島上的海盜,把這塊空地整理出來做了校場。

此時水匪人挨著人,全都擠在校場上。

而在校場另外一端,則是數百名黑衣鏢師。

依舊是男兵在前,女兵在後。

雙方就這麼對峙起來。

打還是不打,都在等金鋒的命令。

金鋒想了一下,開口說道:“讓他們把水匪頭目交出來!”

這次來蟹鉗島,目標有三。

第一是營救被俘鏢師。

第二是乾掉水匪立威,以免其他水匪覺得鎮遠鏢局好欺負。

第三是找出幕後主使,看看到底是誰在背後搗鬼。

金鋒不光要震懾水匪路霸,也要震懾朝堂!

對方敢向唐小北動手,又直接導致過百的鏢師和商會夥計死亡,金鋒必須要給死掉的鏢師和商會夥計家屬一個交代。

雖然知道是朝堂權貴在背後搗鬼,但是具體是哪一家,金鋒不知道。

所以他要抓住水匪頭目審問。

“是!”鏢師答應一聲,然後猶豫了一下,繼續問道:“那剩下的水匪呢?”

“剩下的?”金鋒回頭看了一眼老梁等人,淡淡說道:“讓他們自己跳崖吧,死活各安天命!”

如果在金川,金鋒可能還會留這群水匪一命,把他們送去挖礦。

可是這裡是東海,他冇有礦給這些水匪去挖。

也不可能千裡迢迢把他們帶回去。

鄭馳遠剛剛帶人上山,正好聽到金鋒這句話。

說話的時候,金鋒冇有咬牙切齒,表情冇有一點猙獰,語氣也不是很重,但是卻讓鄭馳遠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最新章節,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