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來的人是李迪迪。

前些年黨項從中原劫掠了不少百姓去做奴隸,鐵牛打到黨項之後,提出的四個條件,其中一條就是釋放所有中原奴隸。

而且鐵牛對於這件事非常上心,不光在黨項王陵附近留了一支飛行隊,回來後還找到韓風,讓他專門派了一批人去黨項各大城池和遊牧聚集點,專門盯著此事。

不少黨項權貴對此非常憤怒,可惜他們的拳頭冇有鎮遠鏢局大,隻能忍著。

有個小城權貴思想比較極端,又因為距離王城較遠,不知道鎮遠鏢局的厲害,不僅攔著奴隸不讓離開,還故意迫害,挑釁鎮遠鏢局。

然後他很快知道了挑釁的後果。

為了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果,鐵牛冇有請示金鋒,直接安排一支飛行隊過去,對這個挑釁的家族進行了殘忍的鎮壓和報複,把他們施加在奴隸上的迫害,加倍的返還到權貴家族每個人身上!

根據後來返回的奴隸所說,當時那座小城外麵掛滿了遍體鱗傷的屍體殘骸。

那個黨項小貴族從此除名,連祖墳裡的祖先屍體都被鐵牛派人挖出來扔進了糞坑!

對於殘暴者來說,這種殘暴的手段最為直接,震懾力也是最強的。

經過這件事之後,那些原本還不服氣的黨項貴族全都變成了跪族,再也不敢迫害奴隸,阻攔奴隸返回了。

最近幾個月,大批奴隸返回大康。

其中有不少人老家是中原地區的,但是他們聽說現在中原一片戰亂,根本不敢回去,又冇有地方可去,就跟著金川商會的商隊,來到金川。

金川現在發展迅速,很多工廠都缺少人手,自然是來者不拒。

不過有了魏老三的前車之鑒,韓風不敢讓這些人進村,除了當初鐵牛帶回來的那一批,後來趕到的奴隸,基本都被安排到了村外從事一些技術含量不是很高的工作。

不是韓風心胸狹隘,歧視他們,而是最基本的防範措施。

畢竟這些人都是從黨項回來的,誰知道他們中間夾雜了多少想來西河灣竊取技術的細作。

一旦把他們安排到村裡,或者是重要崗位,後果可能極為嚴重。

金鋒雖然一直在努力普及教育,也願意對外開放一些改善民生,能夠讓老百姓過得更好的基礎知識,但是僅限於自己人。

這些細作如果把知識學回去,轉頭就會來打自己。

奴隸們在黨項吃過太多苦了,還能活著回到大康,已經是天大的驚喜,絕大多數都非常配合,讓做什麼做什麼。

進來的李迪迪就是鐵牛當初從黨項帶回來的奴隸之一,因為還帶著一個疑似自閉症的妹妹,金鋒有些印象。

讓金鋒意外的是,他會出現在這裡。

陳文遠雖然並不是最開始就跟著金鋒的那批同村元老,也冇有掌管軍事財政之類的大權,隻是金川歌舞團的一個編劇,但是隨著金川歌舞團的規模越來越大,影響力越來越深遠,陳文遠的地位也隨之提升不少。xyi

如今他寫的很多故事已經在民間傳開,塑造的一些人物形象也深受百姓喜歡。

現在金鋒又把金川日報社交給他,明眼人都可能看出來陳文遠以後前途無量,甚至可以說他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金鋒對外發聲。xyi

李迪迪作為一個從黨項回來的奴隸,卻能接近陳文遠,讓金鋒非常意外。

金鋒意外,李迪迪對於在這裡見到金鋒,也明顯有點意外。

不過他很快調整過來,躬身對著金鋒行了一禮:“見過金先生!”

然後從懷裡拿出一張稿紙,雙手捧到陳文遠麵前:“陳先生,這是您要的插圖,我們已經刻好印出來了,您看一下行不行,不行的話我們再重新調整。”

陳文遠接過稿紙看了一陣,點頭說道:“這樣就挺好的,可以安排印刷了。”

“是!”李迪迪又衝著金鋒躬了躬身,退出辦公室。

“先生,這孩子很有靈性,雕刻工夫也是一流,我覺得是個人才,就請韓大哥查了一下這孩子的身世和履曆,確認冇有問題就讓他留了下來。”

陳文遠並不是完全的書呆子,剛纔看到金鋒的臉色不對,便大概猜出了金鋒的顧慮。

趕緊解釋道:“先生放心,我隻讓他負責孩子教材的插畫工作,文稿不會讓他插手的。”

小學教材畢竟是針對剛入學的孩子,為了提升孩子們的學習興趣,金鋒決定在教材中加入一些小插畫。

“雖然是兒童插畫,卻也不能兒戲,更不能輕視!”

金鋒提醒道:“告訴印刷廠一聲,以後每一本教材在正式定版之前,必須由我簽字蓋章,才能進行刊印!”

如今還有很多百姓處於溫飽線之下,金鋒耗費巨大人力物力普及的義務教育,是為了讓百姓儘快擺脫貧困,擺脫饑寒。

所以他不能容忍自己編纂的教材成為毒教材,更不能容忍某些狼子野心者在教育上為非作歹,毒害大康的兒童!

在金鋒看來,孩子就是未來!

毒害兒童,就是在顛覆新大康,必須以最嚴厲的手段去進行打擊,冇有任何退讓的餘地!

“是!”陳文遠看出了金鋒對於教材的重視,也馬上變得嚴肅起來:“我等下就去通知印刷廠!”

金鋒拿起桌子上的稿紙。

稿紙上印著一段三字經,左上角有一塊麻將大小的插圖,內容是兩個孩子幫父親抬柴火。

圖畫是封建時代的水墨畫,人物都是用簡單的線條勾勒出來的,隻是一個大概的輪廓,冇有五官和表情,周圍的山水也是正常的山水。

看了一陣冇發現什麼問題,金鋒這才把稿紙放下。

“先生,要不然我把李迪迪調走?”陳文遠看周圍冇人,小聲問道。

金鋒想了一下,搖頭說道:“既然老韓調查過,那就接著用吧。”

他相信韓風的能力,既然韓風覺得李迪迪冇有問題,他要是讓李迪迪走了,反而不好。

趙嶽從裡屋轉了出來,陳文遠笑著問道:“老爺子對這裡還滿意嗎?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隻管說,我安排人來改!”

“太滿意了!”

趙嶽微微點頭。

這裡的生活條件比他在金川更好。

“那以後報紙的軍事版塊,就要麻煩趙老爺子了!”

“應該的,應該的!”趙嶽連連擺手:“金先生陳先生不嫌棄老朽,是老朽的榮幸!”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北川的寒門梟士最快更新

第1030章

不能容忍免費閱讀ttp:xyi-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最新章節,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