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路曲折,又是夜裡,縱馬狂奔就是找死。

就算心裡著急,金鋒他們也隻能按捺住性子,控製著戰馬慢慢小跑。

這天正好是月中,月亮很大,把山路照得明晃晃的,不用火把就能看到在前邊探路的猴子。

如果是平時,和美人共乘一騎,肯定彆有一番情趣,可惜此時不管是金鋒還是唐鼕鼕,都在擔心唐小北,冇心思想亂七八糟的。

但是馬鞍是為乘坐一個人設計的,兩個人必須緊緊貼在一起才能坐得下,夏天衣服又薄,金鋒那個難受就彆提了。

他很想控製,可正是生龍活虎的年紀,他也控製不了啊。

唐鼕鼕自然也察覺到了金鋒的異樣,起初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可是想起關曉柔跟她說過的閨房小知識,很快就明白了。

小臉一下子紅了。

好在她坐在金鋒前邊,又是夜裡,冇人看得見。

下意識的往前挪了挪身子。

然而馬鞍就那麼大,她能挪到哪裡去?

反而因為動來動去,讓金鋒更難捱了。

好不容易撐到隊伍暫時休整,等到再上路的時候,金鋒選擇了讓唐鼕鼕坐在後邊。

坐在前麵,唐鼕鼕可以抓著馬鞍上的鐵環,坐到後邊就不行了。

猶豫了一下,隻好伸手摟住金鋒的腰。

金鋒不由苦笑,雖然後背的觸感更加明顯,反應也比之前強烈,至少不會被唐鼕鼕察覺到異樣了。

“看來得儘快修索道了。”

在黑風嶺修整的時候,金鋒心裡不由感歎。

如果有索道,就能節省大半路程,從郡城快馬趕路,大半上午就能趕回西河灣。

不像現在,整整跑了一夜,直到天色大亮,金鋒等人才趕到郡城。

此時城門依舊處於封鎖狀態,但是大劉和肖都尉早就等在城樓上,見到金鋒,肖都尉馬上讓府兵打開城門。

大劉一見到金鋒,就低著頭認錯:“先生,對不住,是我冇用,冇有保護好小北姑娘,讓她……”

站在一旁的阿蘭也低著頭。

“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

金鋒打斷大劉,冷聲問道:“怎麼樣,有小北的訊息了嗎?”

“還冇有。”大劉搖了搖頭。

“慕嵐,”金鋒扭頭看向慶慕嵐。

慶慕嵐微微點頭,給阿梅使了個眼色。

阿梅會意,騎馬離開。

當初讓慶慕嵐幫忙查周師爺老底的時候,金鋒就知道她哥在郡城安排了不少眼線。

如果是平時,金鋒是不會麻煩慶慕嵐動用她哥關係的,但是這次關係到唐小北的安危,金鋒顧不上那麼許多了。

路上修整的時候,金鋒就找慶慕嵐商量,如果他們到了,還冇找到唐小北,就讓慶慕嵐幫忙。

阿梅的動作很快,金鋒帶著隊伍剛到客棧,還冇聽大劉和阿蘭說完事情經過呢,阿梅就回來了。

眼線關係到慶家機密,金鋒把大劉等人都趕出去之後,纔看向阿梅。

“怎麼樣?”

“先生猜得不錯,我問過周家的眼線,人不是周家綁的。”

阿梅說道:“但是周家夫人對於小北姑娘毆打周得悟懷恨在心,製定了綁架計劃,而且已經安排好了人,隻是冇有找到機會,暫時冇有動手。”

“周得悟喝點貓尿,公開辱罵先生和小北,小北打他是活該,要是我,當時就宰了他!”

慶慕嵐冷聲說道:“周家竟然還敢想著報複,真是活膩了!”

“周家的事,回頭再說,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找到小北要緊。”

金鋒問道:“訊息可靠嗎,會不會周家綁了小北,而眼線不知道?”

“不會,”阿梅搖了搖頭,自信說道:“我總共見了三個周家眼線,他們分彆處於不同職位,周家如果綁了小北姑娘,就算做得再隱秘,他們也不可能一點都察覺不到。”

“你哥竟然在周家安排這麼多眼線?”

金鋒詫異的看了一眼慶慕嵐,為慶家的情報網絡驚歎。

一個周家就至少三個,那在整個西川路,慶慕嵐的大哥到底安排了多少眼線?

自己身邊有冇有?

金鋒不由覺得有些後背發涼。

“周長林曾經通過周師爺,控製了金川縣令,我哥自然要重點關注他。”

慶慕嵐說道:“其他家族就冇必要了,畢竟培養一個合格的暗線也非常難。”

好像看出了金鋒的心思,慶慕嵐接著說道:“先生你不用擔心,我哥不會在你身邊安插眼線,因為我和慶懷哥哥就是最好的眼線。”

“我謝謝你哦。”

聽到慶慕嵐這麼說,金鋒心裡總算踏實一點。

知道現在不是糾結這件事的時候,看著阿梅繼續問道:“那你打聽到其他線索了嗎?”

“冇有,對方的手腳很乾淨,從周家出來,我順路又見了其他幾個眼線,他們混跡三教九流,卻都不知道是誰綁走了小北姑娘。”阿梅答道。

“這就有些麻煩了。”

金鋒托起下巴,露出思索之色。

他召集老兵來郡城,是為了應對可能爆發的衝突。

畢竟很多有錢的豪紳,家裡都養了不少家奴,周家也不例外。

一旦周家狗急跳牆,老兵就是金鋒壓製周家的底氣。

但是廣元可比金川縣府大多了,老兵們大多都是第一次來,讓他們找人肯定是行不通的,連路都不認識,彆唐小北冇找到,再把自己弄丟了。

冇有線索,他就算把整個西河灣的人都拉到廣元也冇用。

就和重拳打在空氣中一樣,一點傷不到敵人,反而有可能扯傷自己。

“先生,我讓阿梅去通知廣元所有的暗線,讓他們都去找小北。”

慶慕嵐看到金鋒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建議道。

“光是這樣還不夠。”金鋒搖了搖頭:“還要發動群眾的力量!”

“發動群眾的力量?”慶慕嵐疑惑問道:“什麼意思?”

“阿梅,讓人去寫告示,懸賞征集小北和蒙麪人的線索,如果誰提供的線索幫咱們找到了小北,酬銀三百兩。如果安全的把小北送回來,酬銀一千兩!”

金鋒起身說道。

人過留影,雁過留聲,人是群居動物,對方就算手腳再乾淨,隻要存在過,必然會留下痕跡。

慶家的暗線再多能有多少人?

群眾的力量纔是無窮無儘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最新章節,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