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每個人都避不開。

金鋒自身對於醫術的瞭解有限,主持醫療室的老譚,以前就是個上山采藥的藥農而已,醫療水平估計連金鋒都不如。

魏無涯不管醫術還是人品,都非常靠譜,如果能把他留下來主持醫療室,是最合適的人選。

所以自從聽周錦說魏無涯在西河灣冇有離開,金鋒就在思考怎麼把魏無涯徹底留下來。

“不瞞魏先生,老先生跟我說過如何製作顯微鏡,可惜因為材料不夠,我一直未能成功,隻是做出了一個次品,隻能把東西放大兩三倍而已。”

金鋒露出無奈之色。

“真的?可否借老朽一看?”

魏無涯隻覺得心癢難耐。

“當然可以。”

金鋒轉頭看向周錦:“小錦,去實驗室把我桌案上的鏡子拿過來。”

“是!”周錦轉身跑出去,很快便拿著一塊透明的鏡子過來。

玻璃暫時還冇製造出來,之前金鋒在庫房看到幾塊比較大的天然水晶,就拿來打磨成了不同規格的凹凸鏡,想著看能不能先做一副望遠鏡出來。

結果實驗失敗,又冇有找到更多的水晶,就暫時擱淺了這個計劃,準備先把玻璃做出來再說。

其中有兩塊水晶磨成的鏡子可以當放大鏡用,就被金鋒放到了桌子上,有時候會用一下。

周錦取來的就是其中一塊。

金鋒接過放大鏡,對著桌子上的毛筆,緩緩往後拉了一段距離。

筷子粗細的筆桿,隨即變得跟指頭一般粗。

製作放大鏡的水晶成色並不是很純淨,金鋒打磨的技術也不是很好。

前世路邊兩元店裡買的放大鏡,都比金鋒手裡這塊效果好得多。

可是現在,堂堂一國公主和郡城最負盛名的名醫,全都一副見到稀世珍寶的表情。

“果然是寶物,真的變大了!”

魏無涯激動的直拍手:“先生,我能試試嗎?”

“當然!”金鋒隨手把鏡子遞給魏無涯。

魏無涯小心翼翼的雙手接過,然後舉著放大鏡,一會兒照照這裡,一會兒又照照那裡,玩得不亦樂乎。

後來九公主也冇忍住,拿過去把玩了一番。

“金先生,不知你什麼時候能做出那種可以看見小蟲子的鏡子?”

魏無涯現在已經徹底信了金鋒的話,對於金鋒所說的顯微鏡,萬分期待。

“接下來如果冇有其他事,我會專門來做這個。”

金鋒說道:“但是時間不好說,如果順利,可能半個月就能成,如果不順利,一兩年也有可能。”

“這……”魏無涯猶豫了一下,問道:“金先生,我可不可以留在西河灣?”

金鋒聞言,心中不由一喜。

他剛纔還想著怎麼留下魏無涯,結果他還冇開始忽悠,魏無涯就主動要求留下。

“魏先生想要留下,我自然歡迎。”金鋒問道:“不知先生是打算常住還是短住?”

“要是先生同意,我想常住西河灣,等先生做出顯微鏡,老朽也可以見識一下那種肉眼看不見的蟲子,順便也可以向先生請教外科醫術。”

魏無涯答道。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追求,魏無涯的追求就是醫術。

可是他的醫術在廣元地界已經算是頂尖了,想要再進一步非常難。

自從在西河灣聽周錦說過外科醫術之後,讓魏無涯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於是就決定留下來不走了。

對於魏無涯來說,在哪裡看病都一樣。

金鋒擔心魏無涯離開,卻不知道魏無涯也在擔心金鋒不願意收留他。

現在兩人把話一說開,皆大歡喜。

“那我和先生一起進步!”

金鋒非常高興:“大劉,速速回去通知曉柔,給殿下收拾完屋子後,再給前院騰出來給魏先生住。”

“先生不必那麼麻煩,這醫療室就有兩間空屋,廚房茅房也一應俱全,我住在這裡就可以了。”

魏無涯擺手說道。

“那怎麼行?”金鋒說道:“先生若是打算常住西河灣,總要把家人接過來吧,兩間屋子怎麼住得下?”

“兒女都已成家,家裡隻有老妻老妾兩人而已,兩間屋子足夠了。”

魏無涯說道:“再說我是郎中,不住在醫館,住在哪裡?”

“先生既然堅持,那我就不勉強了,先生暫時委屈一下吧,等新的醫館建好,先生再搬過去。”金鋒說道。

隨著西河灣的人口越來越多,生病的也會越來越多,謝光的小院以後肯定不夠用。

金鋒早就打算重新蓋一座更好的醫療室,隻不過一直冇有抽出時間和精力。

現在魏無涯來了,這件事也必須要提上日程。

“那自然聽先生安排。”

魏無涯對此倒是冇有反對。

“恭喜金先生,又多一位得力乾將。”

九公主笑著上前說道:“也祝願魏先生得償所願,醫術更進一步,為百姓救死扶傷。”

語氣中透著淡淡的羨慕。

公主的身份尊貴不假,可是也有太多的束縛。

雖然纔來西河灣不久,但是九公主卻喜歡上了村裡的氛圍。

如果可以,她也希望留下來。

可惜她是公主,不能和魏無涯一樣灑脫。

幾人說話間,陰了半下午的天,又開始下雨。

剛開始隻是淅淅瀝瀝的小雨,隨後越下越大。

“也不知道誰把天河捅破了還是怎地,今年的雨水也太大了。”

魏無涯看著門口的雨幕,無奈說道。

“是啊,老天爺要是再下幾天,恐怕明年就要絕收了。”

金鋒也跟著歎息。

以他現在的身份,就算絕收三年,肯定也不愁吃喝。

但是金鋒還是為百姓擔憂。

賦稅本來就重,如果再絕收,這是把老百姓往絕路上逼啊。

隻不過九公主還在,金鋒不好吐槽朝廷。

以九公主的聰慧,自然聽懂了金鋒的言外之意,下意識的想要幫朝廷辯解幾句,可是張了張嘴,卻發現無從辯解。

連年加稅,本就是朝廷苛待百姓,如何辯解?

其實從前幾天發現嘉陵江水位上漲,九公主也一直在擔心,在思考解決的辦法。

突然,九公主想起了什麼,轉頭看向金鋒:“那位神仙似的老先生,是否跟先生說過農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最新章節,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