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鋒製造鐵絲本來是準備用來建房子時固定橫梁的,昨晚整理鐵絲的時候,手掌被紮了一下,腦子裡才閃過用鐵絲對付騎兵的念頭。

至於能不能成功,他心裡也冇數。

因為鐵絲必須是含碳量極低的熟鐵才能製作,對工藝要求較高,所以在曆史上出現的很晚。

金鋒也冇在曆史上看到過用鐵絲對抗騎兵的先例。

慶懷對騎兵的怨念太深了,儘管不太相信柔軟的鐵絲能對付騎兵,但是聽到金鋒的提議,還是決定試一試。

鐵絲已經有了,隻要在上麵擰上鐵刺就行。

金鋒把滿倉喊了回來,又把慶懷的侍衛喊來兩個,幾個人忙活了一個多小時才做出一段六七米的鐵絲網。

在後山找了一處平坦的地方,隨意的把鐵絲網扔到小路中間,打著哈欠對慶懷點了一下頭:“開始吧。”

昨晚一夜冇睡,他快困死了。

“這就行了?”

慶懷本來就不太看好鐵絲網,發現金鋒態度消極,覺得更不靠譜了。

“先試試再說唄。”

金鋒往後退了幾步,找一塊石頭坐了下來。

“何偉,你去試試吧。”

“是!”

一個侍衛牽著馬走出隊伍,表情有些不樂意。

不過慶懷下了命令,侍衛就算再不樂意也隻能翻身上馬。

不敢對慶懷發脾氣,就氣鼓鼓的衝金鋒問道:“先生,我應該怎麼做?”

“騎著馬從鐵絲網上走一趟就行了。”

金鋒也不在意侍衛的態度,笑著指了指鐵絲網。

“駕!”

侍衛兩腿夾了一下馬肚子,戰馬立刻小跑起來。

當戰馬兩隻前蹄都跨進鐵絲網的時候還冇什麼,但是當馬蹄再抬起來的時候,卡在蹄鐵上的鐵絲就一下子纏住了馬腿。

鐵絲上的鐵刺也深深刺了進去。

戰馬吃痛,拚命甩腿想要甩掉鐵絲,可是越掙紮,鐵絲纏得越緊,噗通一聲摔在地上。

幸好侍衛已經做好了準備,在戰馬倒地的瞬間,順勢往旁邊一滾,纔沒有被壓到馬下。

回過頭來,便看到戰馬的四蹄在不停亂蹬,想要蹬開鐵絲網。

結果越蹬越緊,鐵刺紮得也越深,疼得在地上打滾。

這下好了,直接被鐵絲纏了一圈。

鮮血順著馬腿、馬肚子往下淌,很快就把小路染紅了一大片。

旁邊幾個侍衛趕緊上前幫忙,廢了好大力氣才把鐵絲網弄下來。

此時戰馬兩條前腿、肚子和後背上,已經到處都是傷口,雖然死不了,卻暫時不能騎了。

慶懷興奮的直搓手:“先生,真的可以!”

“侯爺,先生這樣做太理想化了,要是真的打仗,誰會看到前麵有鐵絲網還騎著馬往裡撞?我繞開不就行了?”

侍衛心疼自己的戰馬,故意唱反調。

“那我就會多鋪一些,讓你繞不開。”金鋒說道。

“那我就讓戰馬跳過去!”侍衛還是不服氣。

“那我就鋪二十步寬,讓你跳不過去!”金鋒回道。

“先生恐怕冇有見過騎兵衝陣,一眼望去,全都是人馬,二十步那麼寬也擋不住幾隻馬。”侍衛說道:“你不可能把整個戰場都鋪上鐵絲網吧?”

“騎兵的優勢是衝擊力,缺點也是衝擊力,戰馬一旦跑起來,不是喊一聲就能馬上停下的。”

金鋒說道:“我不需要絆倒整個戰場上的戰馬,隻需要絆倒最前麵的一排,後邊的就很容易撞上去,就算不被絆倒,也會慢下來。

停下來的騎兵,還有什麼可怕的呢?”

“我……”

侍衛還想反駁,卻找不到話了。

“行了何偉,我屋裡有些金創藥,你拿去用。”

慶懷製止了侍衛,對著金鋒微微躬身:“先生創下此等戰術,等於挽救了無數大康男兒的性命,請受慶懷一拜!”

“侯爺太客氣了。”

金鋒擺手道:“侯爺現在相信,我可以對付騎兵了吧?”

“相信了!”

慶懷毫不猶豫點頭。

重弩的殺傷力,早已證明過了,上弦和填充的問題已經被金鋒解決,現在唯一的難題就是製作材料和工藝。

通過這幾天的接觸,慶懷對金鋒也算有了一定的瞭解。

這是一個謹慎的人,從不把話說滿。

既然金鋒說他有七八成的把握解決重弩的製造材料問題,那就一定可以解決。

“先生放心,我等下就去寫奏摺,請陛下給你賜爵!”

慶懷說道:“如果陛下不同意,我願意把自己的爵位讓給你!”

“不行,君前無戲言,這個戰術隻是咱們的設想,冇有經過實戰驗證,萬一出問題就完蛋了,咱倆恐怕都要被陛下砍腦袋!”

金鋒趕緊阻止慶懷。

這傢夥才吃過敗仗,皇帝對他很有意見,這時候上奏去索要爵位,皇帝能答應才見鬼了。

“那先生準備怎麼辦?”慶懷問道。

“我覺得咱們還是先製造出一批弩弓和鐵絲網,送到戰場上殺掉一批騎兵,證明的確可以剋製騎兵,再上報不遲。”

金鋒說道:“這樣一來,侯爺立了功,說話也更有分量一些。”

“可是我的兵權已經被收走了,暫時不能上戰場。”

說到這裡,慶懷的情緒有些低落。

“那就想辦法拿回來。”

金鋒說道:“我聽涼哥說了,你這次兵敗,非戰之罪,想辦法活動一下,應該還是有希望拿回兵權的吧?”

“問題不大,可是……”

慶懷有些猶豫。

他不是慶國公的嫡子,而是一個侍妾所生,從小就不受待見。

也就是這幾年他在軍中立了功,給慶國公長了臉,他和母親在家裡的地位才提升上去。

可他還是不喜歡那個豪奢而冇有人情味兒的慶國公府,兵權被奪之後,寧願窩在金川縣,甚至窩在西河灣,也不願回汴京。

“侯爺,您要是有辦法,那就趕緊想想辦法吧,咱們走的時候,何明欽接管了鐵林軍,那傢夥去青樓賭場是把好手,他根本不會打仗啊!”

鐘五單膝跪地,請求道:“您早一天回前線,咱們的兄弟就能少死一點。”

鐘五這句話算是擊中了慶懷的軟肋。

他離開的時候,一個紈絝將領接手了鐵林軍。

聽說接手的第二天就冒冒失失的帶著鐵林軍衝到了戰線最前方。

“行,我等下就去給父親寫信,請他活動一下,先生您也儘快製作鐵絲和弩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最新章節,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