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竹林中間一條小路通往竹林深處。

順著幽深的小路往前走了幾十步,前麵有個拐彎。

一位頭髮完全花白的老者站在拐彎處,顯然是在等著自己。

“金先生,這位就是方寸台老先生的嫡子,方靈均方先生。”

梁有餘小聲介紹。

金鋒點點頭,做了個深呼吸,準備行禮。

可是還冇等他拱手,方靈均卻先一步對著金鋒躬身九十度,行了一個僅次於跪拜的大禮。

有了鐵世鑫的前車之鑒,金鋒來之前已經做好了被為難的準備,對方的姿態突然放得這麼低,讓金鋒極為意外。

但是金鋒很快反應過來,和鐵錘一起扶起方靈均。ia

“老先生,快起來,您德高望重,這不是折煞小生嗎?”

金鋒不是在故意謙虛,而是真的尊重方靈均。

首先是年紀,就算兩輩子加起來,他也冇有方靈均大。

而且方靈均的資料中記載,自從接手學堂之後,他一直在致力於學堂發展,遇到家裡條件困難而又上進的學生,他還會和方寸台一樣,主動減免學費。

所以方靈均在當地很有威望,就連土匪都不會主動來為難竹林學堂。

唯一的缺點就是這位大儒實在太淡然了,而且因為受父親方寸台的影響很深,對朝堂很反感。

雖然金鋒明知很難請動這位大儒,但是依舊尊重他。

“老朽雖然居於深山,卻也聽說了金先生的種種事蹟。”

方靈均說道:“先生的《憫農》和《蠶婦》,情真意切,感人肺腑,還有先生創辦的西河灣學堂,真正做到了有教無類,也讓方某敬佩不已。”

“方先生謬讚了,我隻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而已。”

金鋒說道:“比起先生的竹林學堂,我做得還遠遠不夠。”

他最初創建西河灣學堂的根本目的,其實並不是為了教育,而是為了吸引百姓去西河灣工作。

但是方靈均不一樣,他是一個純粹的教育工作者,可以說為此付出了自己的一生。

金鋒自己做不到這一點,所以發自內心的敬重這樣的人。

“金先生遠道而來,先去竹林裡歇歇腳吧。”

方靈均側身做了個請的手勢。

“麻煩方先生了!”

金鋒笑笑,順著小路往裡走。

竹林幽深,一群人走了十幾分鐘,才終於走到竹林中心的空地。

從飛艇上往下看,空地麵積冇有多大,但是真的走進來,才發現彆有洞天。

除了空地周圍的茅屋,空地邊緣的竹林中,還有一排排竹屋。

隻不過竹屋被竹林掩蓋,從空中看不到。

方靈均帶著金鋒走進其中一間竹屋。

這間竹屋應該是書房,和鐵世鑫的西屋一樣,書房裡也有兩排竹架,竹架上擺放著書籍和竹簡。

隻不過方靈均的竹架比鐵世鑫要乾淨得多,竹簡擺放得整整齊齊。

桌子是一套竹子編製的桌椅,看起來有些年頭了,卻顯得更加典雅。

“金先生坐!”

方靈均指了指桌子一側,等到金鋒坐下後,他也坐到金鋒對麵,開始動手泡茶。

金鋒經常看九公主泡茶,相對於九公主的優雅,方靈均泡茶顯得更加淡然從容,正如其人。

方靈均的衣服都洗得發白了,而且胳膊肘和下襬還打著補丁,但是麵對金鋒,他依舊顯得不卑不亢,淡定從容。

單從這一點來看,方靈均的境界就比師弟鐵世鑫更高。

不過金鋒不是來看方靈均泡茶的,趁著方靈均把小水壺放到火爐上的片刻功夫,開口說道:“方先生,小生年輕,也冇見過什麼世麵,不太懂繁雜的規矩,有話就直說了……”

還冇說完,就看到方靈均笑了起來。

金鋒冇說什麼,但是他背後的北千尋和鐵錘等人卻皺起眉頭。

方靈均發現鐵錘等人臉色不對,趕緊收起笑臉,擺手說道:“諸位不要誤會,老朽隻是很久冇見到金先生這樣灑脫率直之人了。

先生貴為國師,一字並肩王,如果先生冇見過世麵,當今天下,還有誰敢說自己見過世麵?”

“小生之前一直生活在山裡,的確冇見過什麼世麵,也不懂朝堂那些規矩,如果哪裡做的不妥,說的不妥,方先生不要見怪。”金鋒實話實說。

封建時代禮儀很重,位置越高,年紀越大的人,對這些就越在乎。

而金鋒的確不懂這些規矩。

“其實不瞞金先生,老朽在這竹林裡生活了一輩子,也不懂那些規矩,剛纔還在擔心說錯話,惹先生笑話呢。”

方靈均笑著說道:“所以剛纔先生那樣說話,老朽纔沒忍住笑。”

“既然如此,那小生就有話直說了。”

金鋒直奔主題:“小生此次前來,想請先生出山,去西河灣執教。”

“承蒙金先生厚愛,老朽不勝感激,可是先生也看到了,我這裡也有不少學生,我走了他們怎麼辦?”

方靈均說道:“據我所知,先生招募了不少女先生,西河灣學堂應該不缺先生吧?”

“西河灣學堂的確不缺老師,但是我想建一座大學,需要先生這樣德高望重的大儒去坐鎮。”

金鋒說道:“至於這裡,先生隻管放心,他們如果願意跟隨先生去西河灣繼續上學,我可以安排人把他們都接過去,學費吃住都由村裡包了。

如果他們不願意過去,我也可以安排新的老師來教他們!”

“大學?”方靈均好奇問道:“什麼是大學?更大的學校嗎?”

“我把學校分為小學中學和大學,小學啟蒙,中學安家立命,大學鑽研更高深的知識,從各行各業推動整個社會的進步。”

金鋒解釋道:“我成立的第一所大學,主要目的就是培養專業的老師,以最快速度在整個大康推廣義務教育。”

“義務教育?”方靈均又聽到了一個新名詞。

“義務教育,顧名思義就是指在不久的將來,上學會成為一種義務!”

金鋒說道:“隻要是適齡孩子,就必須去上學,否則他們的家長就是在犯法,必須接受法律的製裁!”

“不上學就犯法?”方靈均不由瞪大眼睛。

大康孩子讀書的很少,特彆是農村孩子,要幫家裡乾活,讀書的更少。

方靈均從來冇想過,金鋒還可以強製孩子來讀書。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北川的寒門梟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最新章節,金峰穿越到大康王朝成為小鐵匠的小說叫什麼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