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還算老頭厚道,知道發個聲明打假。”

孟津言也看完了聲明,鼻孔哼了哼說道。

林詩涵拍拍他的手,“先去孟家吧。”

孟老離世,孟津言作為孫子是要出現的,儘管他已經失憶了。

孟津言點點頭。

他要去警告孟夫人不要在大眾麵前亂說林詩涵的壞話,要不然他會跟她冇完。

現在的他失憶了,隻記住林詩涵是他最重要的女人,至於孟家的人,在他眼裡其實跟陌生人是差不多的。

“筱暮,我和津言先去孟家了。”

林詩涵跟淩筱暮道。an五

淩筱暮皺皺眉,“到那了有事,一定要第一時間聯絡我。”

“放心,我會的。”

林詩涵保證,“你可是我最後的保障。”

話落,孟津言可不乾了。

“涵涵,我纔是你最大的保障。”

他摟著林詩涵,爭風吃醋。

林詩涵好笑的捏了捏他的鼻子,“彆亂吃飛醋。”

“我就吃,我就吃。”

孟津言撒嬌耍賴,“反正在你心裡,我必須是最厲害的。”

淩筱暮看不下眼,揮手趕人。

“快點帶他走,省得我聽的想打人。”

林詩涵這才笑著帶孟津言離開。

兩人是從後門離開的。

辦公室裡,淩筱暮想了想到底不放心,給邢弦打電話,讓他帶些人去孟家支援。

邢弦奉命帶人趕去了孟家。

“老公,我們也去孟家一趟吧。”

淩筱暮到底還是給冷陌寒打了電話。

“嗯。”

冷陌寒直接答應了。

兩人約在孟家大門口見麵。

他們是先後到那的,冷陌寒一下車就朝淩筱暮走過去。

“冷爺,冷少夫人,非常的抱歉,夫人有令,不能讓你們進去。”

保鏢攔住了要進去的他們,為難道。看書喇

冷陌寒眉目冷岑,“孟家是打算公開跟冷家為敵了?”

要是的話,他不介意出手對付孟家的。

趁孟家亂,打擊孟氏集團的根基,這點他最在行。

保鏢賠笑:“冷爺,夫人絕對冇有這個意思,她隻是一時的心情不好,所以……還請你彆為難我們。”

冷陌寒回以一記冷笑,不過倒是冇有為難保鏢,而是給孟父打了電話。

電話一通,他就把這邊的情況直接說了。

孟父在電話裡頭誠懇地道歉,說他不知道這件事,這就過來請他們進去。

雖然孟老的離世他很悲痛,但也不能無理的把罪推到冷家身上吧。

最主要的是,他暫時還不想跟冷家撕破臉麵。

既然如此,維持該有的體麵還是要的。

十幾分鐘後,孟父匆匆的趕了過來。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他誠懇道歉,“老爺子在天有靈知道你們來送他最後一程,應該會很欣慰的。”

“孟先生,節哀順變。”

淩筱暮道。

孟父勉強一笑,冇回,隻是對著他們做了個請的動作。

冇辦法,孟老的死多少跟淩筱暮有一絲絲的關係,他冇法做到笑臉相迎。

能出來接,不過是不想和冷家鬨得太僵。

冷陌寒和淩筱暮跟他進去。

剛到靈堂,就聽到了孟夫人尖銳的聲音。

“林詩涵,你這個凶手,誰允許你來這的?你也不怕臟了老爺子的輪迴路了?”

淩筱暮蹙眉看了孟父一眼。

孟父的眉心則是跳了跳,隻來得及跟淩筱暮和冷陌寒說一聲,“稍等。”就匆匆進去了。

“夫人,你彆鬨了。”

他快步走到孟夫人麵前,把她拉到了無人的角落,低聲嗬道:“賓客都在,彆讓人看笑話。”

孟夫人看著他,幾乎咬牙,“老公,你把害死爸的凶手放進來,到底是誰讓人看笑話?”

“爸是意外,跟詩涵沒關係。”

孟父忍著火,“這話我要跟你說多少遍,你才能聽得進去?”

“要不是她慫恿津言來氣爸,他能氣的半夜睡不著起來去洗手間摔倒?”

孟夫人嗆。

“……”

孟父默了默。

半晌,他覆在孟夫人耳畔前,語氣幾乎是懇求的,“夫人,有什麼話等爸的葬禮過了再說,彆把津言逼走了,他老人家還是想孫兒送最後一程的。”

就算被孟津言氣了好幾次,孟老還是很愛這個孫兒。

孟夫人瞪著孟父,過了好幾分鐘,她火氣才慢慢的壓了下去。

“好,等爸的葬禮後,我再跟林詩涵這個賤蹄子算賬。”

她咬牙道。

她心裡,也不想孟津言離開。

孟父鬆了口氣。

不過他這口氣還冇有鬆太久,就聽孟夫人拔高聲音道:“誰把冷陌寒和淩筱暮放進來的?”

聞言,孟父的眉心跳了跳。

他下意識的轉頭看了眼冷陌寒和淩筱暮,抬手捂住了孟夫人的嘴。

“你小點聲。”

他警告,“是我把他們放進來的。”

孟夫人雙目更加充血的盯著他,彷彿在控訴他為什麼要把敵人放進來膈應老爺子。

“冷孟兩家是世家,爸離世,陌寒作為後輩,來送他最後一程很正常。”

孟父目光微閃,有點底氣不足道。

孟夫人還是死死的盯著他。

“……”

孟父更加的心虛了。

孟老生前和淩筱暮與林詩涵鬨了許多的不愉快,現在他把人放進來,確實有點……

“夫人,就當我求你先彆鬨,讓我體麵的把爸送走再說。”

他隻好軟下語氣來求,“大半年我處理你們和津言之間的矛盾,其實挺心力交瘁的,給我喘口氣吧,要不然我會瘋了的。”

孟夫人聽了,眉心動了動,到底還是心疼他的累。

“老公,這次我可以再給你一個麵子,但我希望以後你是完全的站在我這邊的,要不然我也會對我們幾十年的夫妻感情產生懷疑。”

她開了口,聲音也透出了一股疲倦,“發生了種種,我和林詩涵註定是不死不休的。”

對,她就是恨林詩涵入骨。

孟父沉默著。

就在孟夫人要對他的沉默失望時,他沉聲道:“好,站你這邊。津言勸不回的話,我們就當冇這個兒子吧。”看書溂

他想通了,不想再左右的勸和,大不了就反目吧,反正孟家家大業大,不怕任何人。

孟夫人聽了,頭一次露出了久違真心的笑。

她差點都忘了,被丈夫維護是什麼感覺了。

“老公,我很高興,你能選擇站我身邊。”

她感激的看著孟父,“這段時間我單方麵的和林詩涵作鬥爭,麵對兒子的責罵質問,說實話挺孤單無助的。”

孟父心裡一酸。

他握住了孟夫人的手,“夫人,以前我太想維護孟家的權益,忽視了你的感受,對不起,以後不會了。”

以後愛誰誰吧,他不想再那麼的理智了。

老婆要發瘋,他陪著發吧。

就當是為無辜身亡的老父親報仇。

對,對孟老的死,他其實是恨的,並冇有表麵上看起來的深明大義。

“等風光的葬了爸,我陪你跟他們鬨。”

孟父小聲說完,才拉著孟夫人回到人群裡。

“各位,抱歉,讓你們看笑話了。”

他真誠的對客人致歉,“我夫人她接受不了老爺子突然意外身亡,所以情緒才失控了些。”

可能是得了孟父的保證心情不錯,孟夫人也跟著道歉。

本來想看熱鬨的賓客,見主人都真心道歉了,紛紛表示可以理解,換誰遇到至親冇了,都會心情失控的。

話說開了,他們又繼續上香弔唁。

孟父拉著孟夫人到了孟津言那。

“津言,看在爸的麵子上,你和你媽這幾天休架,好好地送送老爺子,可以嗎?”

他看著孟津言,道。

孟津言扁扁嘴,“隻要她不找我老婆茬,我肯定不會在靈堂鬨起來,畢竟我冇有跟死人過不去的習慣。”

話落,孟父和孟夫人都來火了。

這是當孫兒該說的話嗎?

“津言,他可是你的爺爺,你就一點都不傷心難過嗎?”

孟夫人幾乎是咬牙道。

孟父雖然冇說,可看他的眼神也是這麼控訴的。

孟津言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這裡什麼都不記得了,你們對於我來說,就像是陌生人,我冇法演出傷心來,太虛偽了。”

“你連至親都能忘,為什麼卻這麼在乎這個賤蹄子?她就那麼重要嗎?”

孟夫人指著林詩涵,傷心質問。

如果不是孟津言處處的維護林詩涵,她不至於對她如此的厭惡。

有了媳婦忘了家人,換做任何當母親的,都冇法接受。

孟津言伸手摟住林詩涵,凝眸:“請你說話放尊重點,涵涵不是賤蹄子。”

“……”

孟夫人更怒了,眼看就要發脾氣,孟父的手輕輕地在她後背上拍了拍。

這是示意她彆鬨起來。

有什麼事等葬禮過後在細算好了。

他對這個兒子,其實也有點絕望。

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陌寒和淩筱暮,冷陌寒和淩筱暮最新章節,冷陌寒和淩筱暮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