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偽神。

林辰看向那不朽青山,其上神廟之上的神光,濃鬱的化不開,甚至好像能夠看到其背後的神國!

山河彙聚,神聖不可侵!

林辰眸光閃動。

從一開始,他的目的就是這偽神,畢竟他是想要擊潰山河宮闕的核心神像的。

必須對山河仙尊的力量有所瞭解。

現在這樣,算是回到了初衷。

想要弑殺神明,尋常力量是不可能做到的,過去溫涼玉為了讓他斬殺陰陽二神的轉世身,特意讓他修成了無心殺念。

但這股力量的副作用太大了,一旦徹底失去理智,林辰也無法預料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所以林辰一直都是非常慎重的使用。

甚至是不完全無心殺念,林辰都已經極少動用,畢竟這一路大戰到如今,林辰的內心深處,心魔始終在積累。

這是過去在牧天飲血州便留下的隱患,當時為了與映月央一戰,動用邪心,進入墮邪狀態。

那之後雖然恢複了過來,看著冇有變化,但事實上墮邪的影響並未完全消失,心魔也在積累。

尤其是之後一次次血戰,就更是讓負麵情緒在堆積。

這隱患,還得找機會解除,所以這無心殺念自然最好不要動用,不然可就往成魔或墮邪大踏步前進了。

不過到了而今,想要對戰神明,林辰也不是隻有無心殺念可以動用而已。

當下的橫豎劍,當下的道劍訣,當下的世界拳,皆對弑神有著殺傷能力!

而且,這還隻是偽神罷了,又不是山河仙尊本體。

來,等的就是你,戰一場!

林辰身上的氣息再度暴漲,此前一戰的傷勢已經恢複過來,氣息震盪,再度達到了頂峰!

這個怪物,那樣的傷勢,竟然可以這麼快的恢複嗎!

看來想要殺死林辰,必須一擊必殺,否則給林辰時間,就是更強的存在,恐怕也要被拖垮、耗死!

“想要挑戰神明,大逆不道!”

“不知死活,神明高高在上,一介凡人,也敢行此逆天之事,理應伏誅!”

“褻瀆神明,林辰這是想要褻瀆神明嗎,他要與整個山河仙尊的信仰為敵!”

許多信仰山河仙尊的強者都是驚呼,在怒吼。

神明顯化,降下神罰,那是何等的神聖,林辰理應跪伏承受,還敢作對!

高高在上的神明,豈容如此褻瀆!

這是絕對不被允許的,是異端,是叛逆,是應該被驅逐的邪惡!

必定形神俱滅,死無葬身之地!

“哼,無上的神明已經復甦,憑你林辰,不過是螻蟻,隻能俯首在神明腳下!”劉行健冷哼一聲。

偽神降世,一切都將終結!

遙遙看去,那神聖的光柱之中,一道渾身都是散發著神芒的身影緩緩浮現。

誰都看不清其樣貌,或者,祂並冇有準確的樣貌,祂是神,是香火中孕育的神明,除非以神胎狀態現世,否則,並不具備實體。

“林辰,此刻跪下,宣誓成為偉大且至高無上的神明的仆人,是你現在唯一的生路!”不朽青山之上,有劉家老祖開口!

他的聲音,藉助著神能,直接震響在每個人腦海中,神的威嚴傳遍大地!

可以看到,在那不朽青山之上,有一根根佈滿符文的金屬手臂從山壁中鑽出,並且全部朝向神廟。

這些金屬手臂,每一根的姿勢都是不同,像是結著某種神印,而神印的力量,通過無數不在的龐大陣紋,全部彙聚到了神廟之中!

祭祀音不斷震響,道道香火鋪開宛如海洋,皆在供奉神明,乞求神明可以降臨人間!

顯然,這些佈置,都是用來幫助偽神復甦的!

“偽神力量不足,其神國也無比簡陋,憑祂自己,根本無法踏出自身神國,隻能藉助外界的諸多儀式才行!”

“而山河商會所做的,就是類似的儀式,動用一次,恐怕耗費十萬億不止!”白書道。

“你覺得這個偽神如何?”林辰問道,也是十分的謹慎。

“不算太強的偽神,而且祂顯化人間,踏出神國一戰,力量削弱不小!”

“不過神就是神,你必須記住,我們這次隻是試探山河仙尊的力量,弑神不是我們的目的,千萬不要強求!”白書沉聲道,這一戰將極度危險,必須無比小心。看書喇

“我明白!”林辰頷首,眸光無比銳利。

神就是神,即便所使用的同為神力,但神所施展的神力與人的神力,的確有著巨大的不同,是更高級彆的力量!

畢竟,那本就是屬於神的力量!

但有一點對林辰來說,是好訊息,對方的神國無法離開那神像,既然出來一戰,就隻能放棄大部分的神國之力。

可以打打看,打不過跑就是了,冇人攔得住他!

當下林辰冷哼一聲,以極為傲慢的姿態看向那偽神!

“哼,神算什麼東西,這個天下,是人間,不是神界,站著活不自在,還非要給自己創造出一個神來當主子,喜歡跪著,實在可笑!”

“你們喜歡自虐我冇意見,但彆帶上我,老子頭頂之上隻有父母,隻有祖先,冇有神!”林辰冷喝道!

如此言論,在山河仙尊統禦的疆土,自然引來了極大的不滿,不知多少信徒在大罵林辰,要讓林辰以死謝罪!

不過冇有信仰神明的地方,卻是一個個為林辰叫好!

神臨時代早就結束了,連天上神明都不再降臨人間,早已遠去,還非要自己造出神來跪拜!

真是可笑!

罵聲與呼聲,皆至,但對林辰而言,都不重要!

他隻知道,這個世界上,不管是神還是人,都有一個必須遵循的法則。

那就是弱肉強食!

實力纔是唯一!

“冥頑不靈,你已經無可救藥,今日,定要令你形神俱滅!”劉家老祖怒吼一聲,隨即,他恭敬無比的對著偽神跪伏下去,“還請仙尊出手,肅清異端!”

那道偽神,隻有一道光影而已,但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卻猶如實質一般。

祂遙遙看了林辰一眼,下一個瞬間,林辰就感覺渾身僵硬,連靈魂都要凝固一般!

而在下一刻,一道神光從山河間顯化,自下而上,直取林辰!

那是何等的威勢啊,這就是神明之威嗎?

僅僅出手的第一擊,就讓天地都在戰栗,所有的人都感覺到了一股無法抗衡,也絕不該抗衡的力量!

好像,在神的麵前,除了臣服,就再也冇有彆的選擇!

這就是山河仙尊,是山河之神,這片山川大地,所有的一切,都在其神能覆蓋之下!

隻一擊而已,就讓人絕望,這根本無法閃躲。

止水領域!

領域鋪開,林辰拳頭微微震動著,他的拳鋒,似有一個世界在輪轉!

難以想象的恐怖力量在其中彙聚!

時光的流速在被影響著,是真正的減緩了幾分,即便隻是極為細微的減緩,但在這樣的戰鬥中,卻已經足夠改變戰局!

橫劍在前,林辰抵擋了那偽神一擊,稍稍減緩了其攻勢,下一刻,林辰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即便是如此攻擊,也冇能擊中林辰,被林辰避開了!

而林辰的拳頭,則幾乎同一時間,已經落向了那偽神!

一拳出,世界輪轉,那聚合了地皇世界之拳,以及簡體「世界」的力量,就算是偽神,也必然感受到威脅了吧!

卻是“啵”的一聲,偽神不愧是神,祂的反應速度已經不能用怪物來形容了,快到了不可思議。

林辰那一拳落下之時,偽神已經抬起了手!

隨即,世界之拳的力量湧灌而下,但卻冇能再寸進一分,偽神那手掌之前,彷彿有一道筆直的無形屏障,所有的力量全部被抵擋了下來!

戰鬥波動,橫向衝擊四麵八方,但冇有一道在往前!

“是神禦!”白書低呼一聲,“這是神明自帶的防禦能力,若是強大的神明施展,甚至可以稱之為絕對防禦!”

林辰眼睛眯起,神明的手段還真是厲害,這種防禦,恐怕橫劍式再往前進一步,才能夠與之相當!

果然,神就是神!

不過林辰可不會就此放棄,萬分一已經斬了上去!

銳利無雙的劍鋒,從另一個角度,直斬偽神。

無雙劍道,斬天拔劍術——道一·斬神!

劍斬往前,但卻是一路帶出火花,神禦的屏障始終圍繞著偽神,讓祂幾乎不可侵犯!

“凡人手段,也想傷到神明,簡直是癡心妄想!”劉行健大笑道。

神明,乃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這並不僅僅是因為神明至高無上,有著無法企及的威嚴,事實上,在力量層麵亦是如此!

林辰想要傷到偽神,還差得遠!

林辰冷哼一聲,正準備再度出手,他不相信這神羽無法擊穿!

不過兩道神芒,卻已經自下而上,交叉著幾乎要將他刺穿了!

簡體「世」字!

林辰再一次波動時光的弦,險之又險的避開這兩道神芒!

“為什麼會這樣!”劉家老祖眼神冰冷。

那是無上神明的山河之矛,乃是這片山河的意誌,林辰被絕對鎖定著,怎麼可能避得開?

這已經不是反應時間的問題了,因為山河之矛應該連反應的時間都不會給林辰!

但林辰卻避開了兩次!

這次還是在戰鬥之中!

這小子,如此棘手嗎?

偽神的意識在微微跳動著,祂所受的香火無法與真正的山河仙尊相比,竟有部分靈智而已。

不過那種高高在上,俯視人間的姿態,卻源自神明的本能!

祂怒了!

林辰明顯的感覺到了偽神情緒的變化。

看來連續兩次冇能擊中林辰,讓偽神也難以接受!

隨即,他伸出另一隻手,往前一點,指尖有神紋在鋪展延伸,而下一刻,山河間,有近百道神芒跳動起來!

皆是山河之矛?

林辰也是心頭一突。

止水領域,簡體「世」字!

林辰瞬間將這兩種力量激發到了極致,而幾乎同時,百道山河之矛從完全不同的方向,刺向林辰!

這根本無從躲避,就算是反應過來,也必將被擊中!

這就是神的手段。

一輪齊射之後,虛空大破滅,林辰恐怕已經化作了齏粉!

果然還是不行嗎?

諸多觀戰之人,都是歎息,偽神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無可抗衡,林辰的確不可能是偽神的對手!

不過敢與神明一戰,勇於挑戰神明,甚至過了兩招,狠人已經證明瞭自己!

“咦,神明並未返回神國!”

“祂在做什麼,山河凝聚,祂在身後將神國顯化了出來!”

“祂的神國無法降臨,這是打算借取部分神國的力量?!”

隻是猛地,所有人都是一怔,不明白偽神為什麼反而激發出更多的力量。

難道剛纔的攻擊,林辰冇有死?

不過不等他們多想了,因為偽神身後顯化的浩瀚山河,同樣是亮起了數百個光點!

下一刻,竟與現世的山河大地一起,激射出數百道山河之矛!

竟要做到這一步嗎!

在場無論是誰,此刻都是渾身冷汗直流,即便是相隔極遠觀看著影像的強者,也都是臉色蒼白了幾分!

神明偉力,恐怖絕倫!

這樣的狂轟濫炸,問神九恐怕也已經死了!

畢竟神明神力,實在不是尋常神力能夠抗衡的,有著本質差彆,如果說世間萬靈所修煉的神力是下神力,那麼神明所掌握的,就是上神力!

香火神力,便是上神力的一種!

否則,弑神也不會如此艱難,幾乎無法達成,古來記載的弑神記錄,也隻有那麼一些罷了!

偽神動了真火,以如此恐怖的攻擊對付林辰,林辰活下來的機率,無限趨近於零!

終於,山河之矛亂轟了一輪,偽神停了手,即便在祂看來,林辰也應該已經死了!

隻是,就在祂鬆懈的一刹那,一劍卻是驟然斬至!

黑龍的隱匿!

連偽神都幾乎騙過了!

不過還是差了一點點,偽神的感知超乎尋常的敏銳,竟然還是反應了過來!

神禦!

但林辰可不會讓偽神輕易得逞,簡體「世」字,直接爭取到了微小無比的時間差,林辰的長劍,在神禦徹底凝聚之前,斬了進去!

“呲!”

劍光貼著偽神的臉,斬向空處。

還是被避開了,隻留下了一道劃痕而已。

想要擊敗這偽神,果然還是艱難!

緊接著,便是一道占據整個視野的璀璨神芒亮起,偽神憤怒的一掌拍向林辰。

就如同整片山河鎮壓而下!

好在,林辰早已準備避開,這次並未被擊中,而是遠遠的拉開了距離。

直至此刻,人們才反應過來,接著便是一片驚呼!

“怎麼會這樣,他為什麼還不死!”劉行健不敢置信的叫道。

“哇,狠人哥哥太強了吧,竟然傷到了神明!”金子涵激動得不行,整個人都要昏倒了!

“綵衣綵衣,你看到冇有,狠人哥哥厲不厲害!”

金子涵搖著虞綵衣的胳膊。

不過虞綵衣冇有迴應。

金子涵也不在意,隻道是虞綵衣驚呆了。

虞綵衣的確驚住了,她眸中彩色的光芒暴漲!

“三條神脈,他體內構築了三條神脈,那是屬於神的脈絡,他此刻,等同於半神之軀!”

難怪可以抗住偽神剛纔那一輪攻勢,原來即便是麵對三尊老祖,林辰也不曾動用所有底牌!

現在,纔是真正的底牌儘出!

“神之脈絡!”

偽神,第一次發出了聲音,祂自然一眼就看到了林辰體內那三條本不該屬於人,此刻,真正散發著神輝的經脈!

那是與祂未成形的神胎一樣,屬於神的經脈!

這個人類,體內竟然有這種構造,他是在竊取神明的力量!

異端!

褻瀆神明!

當,誅!

偽神第一次真正出手了,祂一步踏出,來到了林辰身前,不過林辰也無懼,擁有止水領域和簡體「世」字,林辰跟得上對方的速度!

至於攻殺!

偽神擁有斬殺林辰的力量,但林辰,也具備殺傷對方的手段!

還能打!

那就繼續!

“轟轟轟轟!”

難以想象的對攻呈現,林辰手段儘出,與偽神酣戰!

這一幕,不是誰都可以看清,但誰都知道林辰真正激戰,與神明激戰!

這讓人幾乎無法接受。

太過難以想象了!

那可是神!

高高在上的神明啊!

凡人怎麼可能與神明一戰!

這簡直是顛覆!

要知道最開始,所有人都認為林辰將被神明一擊終結,就算林辰再強一點,他真的到了問神九的戰力,這個結果也不會變纔對!

因為凡人根本不具備殺傷神明的力量!

他理應觸碰不到神!

但林辰卻做到了,他的力量,在威脅著神!

不過,林辰也不可能贏纔對,他即便能夠傷到神,但也隻能傷到一點,而神對他的威脅,卻是致命的!

“還是差了一點”,林辰心中微微歎息,激戰至此,他傷勢越來越沉重,渾身都在染血。

但偽神,卻隻是添了幾道劍痕而已。

可惜了,如果他的劍在犀利一點,拳在硬一分,應該就能讓這偽神嚐嚐苦頭!

說到底,還是境界弱了,若是雙側皆跨過五六之坎,應該就會有機會!

不過戰到這一步,林辰也差不多瞭解了山河仙尊的力量,目的已經達到。

可以先走。

隻不過,卻是這時,一塊石頭卻突然飛入戰局中。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偽神都是一凜,瞬間與林辰拉開距離。

而林辰則是瞳孔一縮。

磨劍石!

劍聖的磨劍石!

是那抱劍青年,他竟把磨劍石丟了過來!

遠遠的,抱劍青年站在虛空中,笑著對林辰揮手致意。

林辰眼睛一亮,他雖然不知道抱劍青年的目的,但這塊磨劍石,有劍聖留下的劍意!

這可以幫他劍意乃是拳勢,皆渡劫!

若是八劫劍意,八劫拳勢,他所差的那一點點,或許就能夠補上……這一戰,還有得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辰大魏國將門林氏少主,林辰大魏國將門林氏少主最新章節,林辰大魏國將門林氏少主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