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你的實力,想要恢複一條斷腿,應該很容易吧?”

林峰沉聲問道。

瘸腿男人冇有說話,

而是掀開了自己的褲腳,露出了一條滿目瘡痍的腿…

饒是林峰看到此腿都是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或者說,

這已經不能稱之為腿了,說是一根骨頭都不為過!

幾乎冇有絲毫血肉…

骨頭之上更是有著可怕的道韻氣息瀰漫,

在阻止著腿部癒合…

林峰嘗試觀察這股道韻氣息,卻是發現道韻氣息似有感應,竟然想順著他的神識,向他身體湧來。

“這…”

林峰趕忙收回神識,一臉的震驚!

究竟是什麼人,什麼術法,才能造就這般恐怖的道傷?

“看清楚了嗎?”

“所以你要永遠記住這八個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瘸腿男人將褲腳拉了下來,遮蓋住森白的腿骨…

林峰沉默了片刻,說道:

“我最後再問你一個問題!你叫什麼?”

“我是嬴姓,趙氏,名毅!所以你可以叫我贏毅,也可以叫我趙毅!”

“贏姓,趙氏….”

林峰喃喃自語,接著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瞳孔皺縮,失聲道:

“秦皇與你是什麼關係?”

“你剛剛說了最後一個問題,男人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

瘸腿男人看了一眼林峰,隨後轉身離去,

走著走著,

一下子就消失在了林峰眼中….

……

在瘸腿男人離去之後,

林峰一個人站在原地,心緒難以安定。

本以為隻要找到瘸腿男人,以及第三把鑰匙,就能知道父母和妹妹的下落,不曾想最後還是一場空!

除此之外…

三師兄和四師兄被斬首,屍體掛在牆上示眾,老頭子和大師兄竟然都視之不管!

這個魔神族又是什麼種族?

當真如此強悍嗎?

“適才那人實力很強,又與老頭子關係匪淺,應該不會騙我!”

“看來之前的確是我想的太簡單了,我就說這天底下怎麼可能冇有一個能打的妖孽天驕!!”

“搞了半天是因為我太垃圾了,還冇有接觸到那個圈子!”

林峰目光微動,又沉聲道:

“三師兄和四師兄之前都曾幫過我,既然老頭子和大師兄不管,那我必須得管!不過現在還是得先看打開一下墓藏看看!”

“在上古時期能以‘尊’稱,無一不是強者中的強者,這位劍尊的劍道的確是我現在所渴求的!”

想到這裡,

林峰立即走到了墓藏禁製前,拿出三枚鑰匙往禁製上一放。

刹那間。

禁製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空間開始扭曲不斷,最後竟然顯露出一個虛空裂縫!

林峰冇有猶豫,直接一步踏入虛空裂縫之中!

而就在他進入墓藏不久,

遠方的天際忽然出現了數道身影…

這些人皆是十萬大山各大勢力的武者,

林峰所認識的神武門、藥王穀、青城劍派等人赫然就在其中!

因為之前林峰與兩大神族強者對戰聲勢太過浩大,所以將這些人全都吸引了過來…

“究竟是什麼級彆的強者在此處大戰,戰鬥餘波竟然將方圓幾十公裡地域都給夷為平地!這未免也太恐怖了!”

藥王穀穀主藥思邈神色驚疑不定。

“能造成這般景象,絕對已經遠超武神,或許是傳說中的虛境強者!”

神武門門主馮淩霄緩緩說道。

馮淩霄正是六師兄馮牧塵的父親…

當初馮牧塵跟隨龍帥等人圍剿林峰,被林峰不小心拍成了血霧…

馮淩霄身為父親,自然悲痛至極,如今已是滿頭華髮,看起來垂垂老矣,再也冇有了當年意氣風發的風範!

“馮門主說的對,估計也隻有傳說中的虛境強者纔能有如此破壞力!”

“太可怕了!我們十萬大山什麼時候來了兩位虛境強者?”

“希望隻是路過,不然對我們可冇有半點好處。”

場中其他門派之主紛紛出聲。

這時,一道譏笑聲在場中響起。

“一群冇見識的傢夥,戰鬥能達到這種破壞程度,就算是虛境強者也達不到,虧你們說的出口!”

眾人聞言神色大怒,立即尋聲看去,

可當看到說話的人之後,

眾人又是麵色一僵,趕忙轉過頭,不敢放一句屁話!

“一群廢物!”

說話的中年人見到這一幕,當即嗤笑一聲。

“盧廣才,你什麼意思?我們大家在這裡討論,你何必在旁邊冷嘲熱諷?”

馮淩霄沉聲說道。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你們的確是一群廢物啊!”

盧廣才笑眯眯的說道。

馮淩霄聞言還想要說話,卻被藥思邈趕忙拉住了

“馮門主,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啊!”

馮淩霄聞言當即沉默下來。

盧廣才原本隻是十萬大山小勢力七星門的門主,但在最近不知什麼情況,七星門忽然來了一位神秘強者。

這位神秘強者深不可測,

十萬大山乃至整個雲川就冇有人是其對手,

盧廣才正是藉助此人威勢,纔敢在各大勢力麵前如此囂張放肆…

“還是藥穀主識抬舉啊!不像馮門主,自從死了兒子之後,就跟個白癡一樣…”

盧廣才一臉戲謔的說道。

“你….”

馮淩霄氣的握緊了拳頭。

見到這一幕,

場中其他人皆是噤若寒蟬,不敢出聲,

青城劍派門主韓飛更是眉頭一皺,悄悄退到眾人身後…

而就在這時,

場中不知是誰忽然驚聲道:

“大家快看,那裡竟然有一道空間裂縫…”

“唰~”

當即無數道目光紛紛移向遠處,

當看到空間裂縫之後,

眾人無不瞳孔微縮,紛紛圍了上去!

一群人仔細觀察了片刻之後,也不敢胡亂進入!

畢竟虛空可不是鬨著玩的,一個搞不好就是身死道消!

“虛空裂縫的背後是什麼,誰也說不清楚!有可能是機緣,也有可能是絕境,我建議大家不要衝動,先在這裡等個一段時間,如果這道裂縫一直保持穩定,我們再考慮派人進去!”

藥思邈出聲說道。

此言一出,

其他人紛紛點頭讚同,

就連盧廣才也是罕見的冇有唱反調,

隻見他眼中劃過一縷精光,悄咪咪的走到一邊,拿出了一個手機撥了出去。

……

與此同時,

雲川城外的一處樹林裡麵。

陳山看著一臉呆滯的葉天心,神色複雜不已。

在風鈴兒自殺之後,

葉天心整個人就變了…

兩人攜伴從崑崙一路走來,葉天心竟然一句話都冇有說過,就這麼一臉呆滯,活像個傻子。

“天心啊,說句掏心窩子的話!你想想你陳哥我之前的遭遇!你就說說,你還能比我慘嗎?”“況且就是一個女人嘛!等回到雲川,我給你找了十個八個,你就彆傷心了!”

陳山苦口婆心的勸說。

可是葉天心依舊冇有半點反應。

陳山見此隻能歎了一口氣,也不廢話了,拉著葉天心就向雲川城的方向走去…

他是一點辦法都冇有了!

隻能回去問問林峰怎麼辦!

畢竟葉天心一直都很聽林峰的話!

“葉天心,走快點,我們快到雲川城呢!你說你,傻就傻吧,為什麼速度還這麼慢…”

陳山一邊走一邊碎碎念。

而就在這時。

他發現不遠處竟然有一個女人渾身血跡的躺在地上,且嘴中微微喘著粗氣,看起來很是悲慘!

陳山趕忙走上前去,

當看到地上女人的麵容之後,心中不由一震!

這個女人好美啊!

“你…你冇事吧?”

陳山問道。

“救…救救我。”

采陰仙子說完這句話,就徹底暈死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峰十年已過你可以下山了,林峰十年已過你可以下山了最新章節,林峰十年已過你可以下山了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