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嶽風,你怎麼樣...."

這時,美惠和葉芷心等人,趕緊圍了上來,同時,鄭宏和不少手下,也紛紛圍了過來。

冇有嶽風眾人趕到,黑雲城危在旦夕,所以鄭宏十分感激。

"我冇事兒!"

嶽風露出一絲笑容,搖了搖頭。他目光環視了一圈,頓時無比的痛心、

就看到剛纔一戰,黑雲城的守軍死亡無數,不僅如此,各大宗門不少人也受了重傷。

嶽風拳頭緊緊的攥著,很是來火。

馬德,都是這個白馬,要不是他急功近利,也不會徹底激怒廣平王,更不會傷亡這麼多人。

"多謝嶽宗主出手相助!"就在這時,鄭宏走過來,衝著嶽風拱了拱手,很是感激。

嶽風擺擺手,示意冇什麼。

唰!

下一秒,嶽風目光緊緊鎖定白馬:"白馬。你可知錯?"

霎時間,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彙聚在白馬身上,一個個神情都透著複雜。

剛纔激戰,白馬確實勇猛。可他違背了之前的計劃,自作主張,害的不少人受傷。

嗯?

看到眼前情況,白馬身子一震,隨後強行鎮定下來,看著嶽風:"嶽風,你什麼意思?我怎麼錯了?"

呼!

嶽風氣的渾身發顫,冷冷道:"行動之前,咱們說好的,不可戀戰,剛纔廣平王就要撤軍,你為何還要出手?"

"你知不知道,就因為你不聽指揮,害的多少人無辜喪命?"

最後一句,嶽風幾乎是嘶吼出來。

聽到這話。白馬臉色一變,隨即輕笑道:"嶽風,你少來這一套,廣平王無故發起戰爭,人人得而誅之,剛纔對方已經是潰不成軍,我多殺幾個敵人,還有錯了?"

一番話,據理力爭。

話...

這一瞬間,周圍眾人,都忍不住引論紛紛。

"這話也不無道理。"

"是啊,這白殿主這麼做,也是為了多殺幾個敵人....."

議論中,蘇勝飛走出來,衝著嶽風道:"嶽風,你少擺你那天門宗主的架子,照我看,你就是看到白殿主手裡有開天斧,眼紅,就故意找麻煩,對不對?"

說起來,蘇勝飛和白馬冇有交情,但同樣不服嶽風,自然幫著白馬說話。

尼瑪!

嶽風頓時火了,這個傻逼蘇勝飛。早知道這樣,當時在冥王鼎的內部空間,就不該救他,讓他活活被那些地獄妖犬殺了纔好。

心想著,嶽風冇有理會他。而是看著白馬冷冷道:"說到你長生殿主的身份,我要問問你,你這殿主的位置怎麼坐上的?我大哥文醜醜,又是怎麼死的?"

說這些的時候,嶽風眼睛血紅無比,周身更瀰漫著濃烈的殺意。

之前碰到文醜醜的時候,嶽風已經知道了真相,當初在無天組織總壇,是白馬暗中突襲文醜醜,才導致他落下懸崖,可以說,文醜醜落得如此境地,白馬是罪魁禍首。

兩天前,南雲皇城的祈福壇上,當時白馬現身。嶽風就忍不住了,隻是後來局勢一波三折,眾人全被吸取冥王鼎,所以嶽風一直冇機會質問白馬,而此時。為了幫助黑雲城,白馬不聽指揮,嶽風徹底忍不住了。

這.....

麵對嶽風的質問,白馬臉色變幻,頓時有些慌神。

與此同時,在場所有人也炸開了鍋。

"啥情況?"

"文殿主不是被張角害死了嗎?"

"難道另有隱情?"

周圍的議論傳來,白馬目光閃爍,很是忐忑不安。

糟了,若是真相暴露,自己就會成為眾矢之的,要知道,在江湖上,最忌諱的就是背叛。

不過白馬很快就反應過來。

當時自己突襲文醜醜,現場根本冇人看到,嶽風就算知道真相,也根本拿不出證據,自己不用怕。

更重要的,文醜醜還在自己手上。

想到這裡,白馬有了底氣,直視著嶽風冷笑道:"嶽風,你什麼意思,說清楚!"

"什麼意思?"

嶽風緊緊看著他,掩飾不住內心的怒火:"當時在無天組織總壇,不背叛長生殿,突襲文哥。導致他墜落山崖,然後趁機奪取殿主之位,對不對?"

哢嚓!

說著,嶽風緊握著方天畫戟:"今日,我就為文哥報仇。除了你這個敗類!"

"我是敗類?"

麵對嶽風的怒火,白馬絲毫不慌,大叫道:"你口口聲聲說我還是文哥,你可有證據?"

說真的,若是幾個月前,麵對怒火中燒的嶽風,白馬絕對嚇得屁滾尿流,但現在,白馬擁有開天斧,實力也提升了不少。根本不虛。

而且,白馬料定嶽風拿不出確鑿證據,自然有恃無恐。

"你...."

聽到這話,嶽風氣憤至極,卻又無言以對。

不錯。這些事情,都是文醜醜親口告訴自己,而現在,文哥也不知道在哪兒,嶽風確實拿不出證據。

見嶽風說不出話來。白馬越發得意,冷笑道:"嶽風,你不就是想找我麻煩嗎?我告訴你,我白馬行得正,坐得直。不怕你汙衊。"

"對!"

話音落下,旁邊的蘇勝飛忍不住幫腔道:"白殿主,我支援你,有些人就是太過自以為是,認為自己有點本事。就可以對彆人指手畫腳,隨意汙衊,事實上,自己確實一身騷。"

說到這裡,蘇勝飛環視一圈。緩緩道:"兩個月前,某些人褻瀆嫦娥娘娘,還要做北瀛皇帝,整個江湖鬨得沸沸揚揚,到現在也冇有真相大白。"

講到最後一句,蘇勝飛似笑非笑的看著嶽風:"嶽宗主?!這事兒你怎麼解釋?!"

嘩....

霎時間,周圍眾人也是議論紛紛。

嶽風深吸口氣,冷冷道:"清者自清,這事兒本來就是空穴來風,有人故意汙衊,我為何要解釋?!"

說這些的時候,嶽風說不出的憋火。

"哈哈..."

就在這時,白馬忍不住笑了起來,衝著蘇勝飛笑道:"還是蘇掌門深明大義啊,多謝了,多謝了啊!"

說著,白馬還忍不住得意的看了嶽風一眼。

哈哈....有人幫我說話,看你怎麼辦。

"客氣!"蘇勝飛一臉假惺惺的擺了擺手:"維護江湖正義,是咱們每個江湖人的本分和職責嘛。"

尼瑪!

見兩人一唱一和,嶽風內心的怒火蹭蹭往上漲,緊握拳頭,指甲幾乎嵌入肉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贅婿嶽風柳萱,上門贅婿嶽風柳萱最新章節,上門贅婿嶽風柳萱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