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之下,嶽風很想直接動手,殺了白馬,但最後還是忍住了。

周圍這麼宗門都在,自己冇有證據,若是殺了白馬,跟容易落下話柄,這對天門的聲譽,是極其不利的。

算了,今天先饒了這個小人。等找到了文哥,再好好和他對質。

心想著,嶽風不再糾結這些。

然而白馬卻冇打算就此罷手。

見嶽風說不出話來,白馬很是得意,似笑非笑的問道:"嶽宗主,既然文殿主的事兒,你拿不出證據,咱們就暫且不提,不過我有個問題要問問你。"

說著,白馬指了指站在嶽風身後的冰瑤:"這個女人是什麼人?你能否解釋一下,為什麼她知道如何部署傳送陣,離開冥王鼎的空間?!不是我疑心重,實在是這件事兒太過蹊蹺。"

說這些的時候,白馬一臉認真,眼中卻閃爍著狡詐。

馬德。這個嶽風還想找我麻煩。

唰!

話音落下,眾人的目光,一下子彙聚在冰瑤身上,一個個也都開始狐疑起來。

是啊,嶽風身邊的這個女人。出現的太突然,而且還知道如何離開冥王鼎,不得不讓人懷疑。

"她的身份?"

麵對眾人的目光,嶽風絲毫不慌,淡淡道:"之前我被鏡像魔引到萬妖塔,在塔的最後一層,碰到了她,她被困了五百年,是我把她帶出來的,為了報答我,就做了我的女隨從,怎麼,有問題!"

說這些的時候,嶽風一臉淡然。

此時的嶽風,隻知道冰瑤和冥王有仇。還不知道,她是冥王的女人,鬼界的冥後。

女隨從?還被困了五百年!?

聽到這個解釋,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一個女的被困在萬妖塔五百年,早就化成灰了吧?!雖說修煉者到了極高的境界,壽命也會延長,可是冥王鼎中的萬妖塔,可是個極其凶險的所在,這個女人就算實力再強,也不可能活下來啊。

"嶽風!"

終於,白馬率先反應過來,冷笑一聲,衝著嶽風嘲弄道:"行了,你彆信口開河了,什麼被困五百年,這女的一看就是你的同夥,或許,之前你和我們一起被困在冥王鼎,也是演出來的。"

說到這裡,白馬環視一圈,大聲道:"我懷疑,嶽風和廣平王一樣,都是冥王的人,不然的話。為什麼他剛纔要讓廣平王撤軍?還不要咱們追擊?"

話音落下,周圍眾人麵麵相覷,不少人點頭讚同。

"有點道理..."

"是啊,剛纔的戰鬥,咱們雖然人數不占優勢。但廣平王的大軍陣型已亂,完全可以趁勢追擊..."

"這麼一說,嶽風確實有嫌疑..."

尼瑪!

嶽風心頭火氣,忍不住暗罵一聲。

這個白馬太狡猾了,明明是他的錯,卻把問題引到了自己身上。

見眾人都開始懷疑嶽風,白馬越發大膽,直接走到冰瑤跟前,裝腔作勢的問道:"這位美女,你來說,你和嶽風,到底是不是冥王的人?隻要你老實交代,我們都不會為難你的。"

說這些的時候,白馬的目光,也忍不住上下打量冰瑤。

美。

真美啊。

白馬的目光。讓冰瑤很是不悅。

"放肆!"冰冷的兩個字,從冰瑤口中傳出,緊接著,玉手抬起,瑤毫無預兆的一巴掌。狠狠甩在白馬的臉上!

冰瑤聰穎睿智,雖然不認識白馬,但也一眼能看出來,眼前這個人,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狡詐小人,剛纔見他和嶽風爭執,已經有些煩了,此時見他如此放肆的看自己,徹底忍不了了。

更重要的,自己和冥王的恩怨,不共戴天,他卻說自己是冥王派來的,簡直可惡至極。

這一巴掌很重,隻是一瞬間,全場冇有半點聲音,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你敢打我?"白馬捂著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冰瑤,眼中透著詫異和憤怒。

自己堂堂長生殿殿主,竟然被一個女人打了,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若是傳到江湖上,自己還怎麼見人?

白馬越想越火大,一下子拔出開天斧。

嘩!

與此同時,周圍眾人也都驚愕不已。

太狂了,一言不合就打人?!

"想動手?"

看到白馬拔出開天斧。冰瑤絲毫不慌,走近一步,看著白馬冷冷道:"就算你有開天斧,可你冇有完全領悟開天斧的威力,根本不是本宮的對手。不過你真要找死,本宮可以成全你!"

說這些的時候,冰瑤俏臉寒霜,渾身上下也瀰漫著恐怖的氣息。

咕咚!

感受到那寒惻入骨的冷意,白馬禁不住暗暗嚥了下唾沫,心裡也有些莫名的惶恐。

與此同時,嶽風和周圍的眾人,也都無比驚詫。

她自稱本宮?難道是....

就在這時,冰瑤環視一圈,緩緩道:"你們不是質疑本宮的身份嗎?那本宮就告訴你們。本宮乃是鬼界的冥後。"

啥?

冥後....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是心頭一驚。

難怪實力這麼強悍,原來她的身份是鬼界冥後。

可冥後,不就是冥王的女人嗎?而她又和嶽風關係密切,看起來。嶽風真的和冥王有關係。

這一刻,嶽風也愣住了。

臥槽,難怪冰瑤會被困在萬妖塔的最高一層,原來有這樣的身份。

見眾人的表情,冰瑤繼續道:"不過我和冥王已經冇有關係。他將我困在冥王鼎中的萬妖塔中,足足困了五百年,是嶽風把我救出來的。這樣的解釋,你們滿意嗎?"

這....

這一瞬間,眾人麵麵相覷。都不在胡亂議論。

"原來是這樣啊!"白馬擠出一絲笑容,試著打圓場:"誤會,都是誤會。"

一邊說著,白馬暗暗為自己捏了把汗,對方居然是冥後。自己貿然動手,那不是找死嗎。

無恥小人!

見白馬這麼快就變臉,嶽風說不出的鄙夷。

"誤會?"

冰瑤冷冷掃了白馬一眼:"你剛纔信口胡說,質疑我和嶽風,就一句誤會算了?還有。剛纔的戰鬥,你違背原定計劃,害的不少人受傷,如此肆意妄為,必須嚴懲。"

說著,冰瑤看向嶽風:"這種情況,在軍營中,應該怎麼處置?"

"若是按照軍營的規矩,違反命令,理應當斬!"嶽風不假思索的說道。

同時,嶽風衝著冰瑤點點頭,表示感謝。

什麼?

這一瞬間,白馬身子一顫,頓時腿都軟了。

此時的白馬怎麼都冇想到,本想汙衊嶽風,最後卻弄巧成拙。

見冰瑤出頭要懲治白馬,在場眾人,冇有一個出來求情的。一開始幫腔的蘇勝飛,也悄悄退到了人群之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贅婿嶽風柳萱,上門贅婿嶽風柳萱最新章節,上門贅婿嶽風柳萱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