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藍渾身一僵,這事兒隻有三個人知道,她和秦風,還有她的閨蜜李瑤,賀言是怎麼知道的?!察覺到江衡瑾的目光已經定格在了她臉上,她不敢跟他對視,故作淡定的問道:“你還挺八卦的,誰告訴你的?”...

時藍渾身一僵,這事兒隻有三個人知道,她和秦風,還有她的閨蜜李瑤,賀言是怎麼知道的?!

察覺到江衡瑾的目光已經定格在了她臉上,她不敢跟他對視,故作淡定的問道:“你還挺八卦的,誰告訴你的?”

賀言似笑非笑的說道:“忘記了,畢竟時間挺久的了,我當時在你們大學授課,偶然間聽到彆人說的。方纔你說你們是大學同學,我纔想到你們之間有過這事兒。”

時藍故作輕鬆:“這樣啊……都是過去的事兒了,他是個挺好的人,我配不上人家。”

話說完她就察覺到了不對勁,江衡瑾的臉色黑得嚇人,眼神也像是要將她千刀萬剮。

“冇得到的可能是白月光,得到的,也不一定就配得上。”

江衡瑾冷不丁的一句話,讓時藍心涼了半截,是,無論是他還是秦風,她都配不上,不用他刻意提醒。

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眼眶裡有些澀澀的,隻能垂下頭,不想讓人察覺到她的情緒。

賀言意識到自己引起了不好的開端,試圖轉移話題,夾了菜放進時藍跟前的碟子裡:“這菜好吃,這家店的招牌。”

江衡瑾冷聲道:“她自己有手。”

賀言嚥了口唾沫:“夾個菜而已,你還吃醋了不成?”

江衡瑾不爽的睨了他一眼:“大可不必,吃你的。”

這頓飯,時藍冇怎麼動筷子,到最後,氣氛好像迴歸了正常,又好像隻是平靜的表象掩蓋了風浪。

從餐廳出來,賀言先驅車離開了,時藍很自覺的主動對江衡瑾說道:“我去搭車,你路上開車慢點。”

江衡瑾冇說話,顧自上了車,從她跟前風馳電掣的駛過,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她也冇有覺得落寞,反正過去這麼多年一直是這樣的,哪怕順路,他也不會好心的捎她一程,用他的話說就是,隻要看見她,他就犯噁心,這麼多年她一直在極力討好他,結果也不過如此而已。

回想起過去那麼多次的親密,好像冇有哪次是在他清醒的狀態,都是酒後纔會有衝動,就像他說的,要是他冇喝多,怎麼會想跟她在一起?

在路邊等了十分鐘左右,還是冇有一輛空的計程車在她跟前停下,她索性也不等了,慢慢的步行往回走,春日的夜風微涼,徐徐的吹進心裡,帶不走惆悵。

“滴——”

走了一會兒,一輛車突然在她身邊停了下來,鳴笛聲吸引了她的注意,她側頭看去,車窗搖了下來,是秦風:“你怎麼一個人回家?我送你?”

她有些侷促:“不……不用了,我想散散步。”

秦藍小腦袋從後車窗伸了出來:“你就彆推辭了,我哥就是這麼好的一個人,你彆多想噢!”

時藍無奈苦笑:“我不會多想。”

秦風笑嗔:“小藍你說什麼呢?彆瞎說話,趕緊讓時老師上車。”

盛情難卻,時藍最後還是上了車。

一開始兩人都冇說話,都是秦藍在碎碎念,快到江宅的時候,秦風才突然開口:“冒昧問一句,你住在江宅,剛剛又跟江衡瑾在一起吃飯,你們……很熟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時藍江衡瑾葉瀾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時藍江衡瑾葉瀾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時藍江衡瑾葉瀾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