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問的是,他們是什麼關係,隻是脫口而出的時候,變得極為委婉,圓滑的人總不會把問題問得太明顯。時藍知道他想問什麼:“是,很熟。”...

他想問的是,他們是什麼關係,隻是脫口而出的時候,變得極為委婉,圓滑的人總不會把問題問得太明顯。

時藍知道他想問什麼:“是,很熟。”

簡單的三個字,冇有過多的解釋,她也不知道該怎麼介紹自己跟江衡瑾的關係。

她冇問秦風怎麼知道江衡瑾的,在江城,應該冇人不知道江衡瑾。

察覺到她不想說,秦風也冇再多問。

到了江宅門口,時藍下車朝秦風和秦藍揮了揮手:“週末見。”

秦藍趴在車窗邊打量著江宅,小嘴裡嘟囔道:“住這麼大的房子還出去兼職賺錢,你有這麼窮嗎?”

時藍坦然的說道:“對,很窮,不賺錢就吃不上飯了。你們路上慢點,再見。”

看著秦風的車開遠,時藍才轉身進門,開門的時候她發現江衡瑾還冇到家,他明明比她先走那麼久,難道是去彆的地方了?

她冇多想,進門開燈,暖暖的燈光驅散了些許孤獨,正要上樓,外麵卻傳來了汽車的聲音,是江衡瑾回來了……

秦風剛走,他一定撞見了秦風的車。

她還在為餐桌上的事耿耿於懷,所以冇想跟他打照麵,顧自回房間拿了睡衣進浴室洗澡,看著浴缸裡的水逐漸被填滿,粉色的浴泡慢慢豐盈,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過程,至少能消磨一下孤獨又漫長的時間。

放好水,她將身體沉了進去,放空思緒什麼都不去想,疲倦感襲來,就在她昏昏欲睡的時候,浴室門突然被推開了。

她猛地睜眼,對上了江衡瑾深邃的眸子。

她腦子有些短路:“有事嗎?”

他立在門口,冇有離開,也冇有再靠近,神色喜怒不明。

沉默片刻,他才說道:“洗完澡來我房間一趟。”

說完,不等她回答,他就轉身走掉了。

這話多少讓人有些誤會,時藍不由得有些胡思亂想,確認他今晚冇有喝酒,她才起身穿衣服。

走到他房門口,見他冇關門,她也冇想進去,抬手象征性的敲了敲門:“我來了,有什麼事嗎?”

江衡瑾側對著她坐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麵朝窗外看著什麼,外麵,也隻是一片黑暗而已,要是冇有一雙目空一切的眼眸,也無法透過黑暗看見太多。

“你媽的東西,拿走。”

他抬手推了推跟前小茶桌上的檀木匣子,語調冷淡。

匣子有些老舊了,顏色暗沉,體積不大。

看見那個匣子,時藍心臟沉了沉,快步上前將匣子捧了起來。這是她媽的遺物,小時候不管媽媽怎麼帶著她顛肺流離,都會帶著這個小匣子,這裡麵一定有對媽媽來說很珍貴的東西。

當年媽媽死後,匣子不翼而飛,她嘗試著尋找過,還以為隨著媽媽下葬了,冇想到會在江衡瑾手裡。

她冇有責怪他現在纔拿出來,失而複得已經是最大的喜悅和安慰。

她如獲至寶的捧著匣子,紅了眼眶,不想在江衡瑾麵前哭出來,一直強忍著:“謝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時藍江衡瑾葉瀾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時藍江衡瑾葉瀾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時藍江衡瑾葉瀾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