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衡瑾側過頭睨了她一眼:“不打開看看裡麵少冇少東西?我也是偶然在倉庫發現的,冇有刻意幫你找,不用說謝。”時藍搖了搖頭:“東西肯定冇少……其實我也不知道裡麵有什麼,但是對我媽來說,這個匣子很重要。不管怎麼說,謝謝你。”...

江衡瑾側過頭睨了她一眼:“不打開看看裡麵少冇少東西?我也是偶然在倉庫發現的,冇有刻意幫你找,不用說謝。”

時藍搖了搖頭:“東西肯定冇少……其實我也不知道裡麵有什麼,但是對我媽來說,這個匣子很重要。不管怎麼說,謝謝你。”

說話的時候,她冇忍住,眼淚還是掉了下來,滴落在匣子上,暈染出了不規則的‘花朵’。

江衡瑾皺了皺眉,起身拿了杯子,倒了杯酒遞給她:“把眼淚咽回去,煩人。”

要是往常,時藍不會和江衡瑾一起喝酒,也冇這個機會,今天她心情大起大落,也想碰酒,便冇拒絕,抹了把眼淚,接過酒杯道了聲謝。

烈酒入喉,她嗆得咳嗽了起來:“咳咳……咳咳咳咳……這是什麼酒?”

江衡瑾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著她,輕輕抿了口自己杯中的酒,淡淡道:“不認酒,還不識字?”

時藍這纔看到酒瓶上大大的兩個字母:XO。

她略微有些尷尬:“我平時又不喝酒……當然不知道。要是冇彆的事,我就先回去睡覺了。”

江衡瑾坐回之前的椅子上,漫不經心的晃著杯中的酒液:“從前都是你主動往上靠,現在裝欲擒故縱是不是晚了點?想讓我覺得你很特彆?冇必要,在我眼裡,你一直都是最特彆的,特彆……可恨。”

時藍自嘲的笑笑:“是麼?那我還挺榮幸的,不管怎麼說,至少在你生命中占了最特彆的一角。”

突然,江衡瑾轉過頭看向了她,像是在探尋什麼:“以前怎麼冇發現你這麼能說會道?”

酒勁逐漸上頭,時藍感覺自己臉上漸漸的燒了起來,難得江衡瑾有心情跟她多說幾句,她大膽的在他對麵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以後這樣的機會……可能不再有了。

“江衡瑾……”

她垂著頭,低聲喚他的名字。

他眼底慣性的掠過了一抹不快,冇有應聲,給自己杯子裡添酒的時候,順便也給她再倒了一杯。

他對她的厭惡,猶如她對他的愛一樣根深蒂固,但是這麼多年相處下來,兩人坐在一起,也不會太難受,習慣是種很可怕的感官。

時藍也不在乎他回不迴應,顧自接著說道:“要是有一天,我徹底的消失了,很久的以後,你會不會偶爾想起我?”

江衡瑾蹙眉冷聲道:“彆給我玩煽情這一套,要是想滾蛋,你早就滾了,不會死乞白賴纏著我這麼久。”

時藍笑了,冇有說話,端起酒杯一飲而儘,這次她冇被嗆得咳嗽,喉嚨燒灼的感覺彷彿路過心臟的時候將痛苦都帶進了胃裡,隻剩下了滾燙的溫度。

在醉意襲上心頭之前,時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看著母親留下的匣子,她心情異常沉重,這是母親留下的唯一的物件。

匣子上的鎖老舊不堪,冇費多少工夫就打開了。

裡麵都是些老照片、信封,照片有她幼時和母親的合照,還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時藍江衡瑾葉瀾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時藍江衡瑾葉瀾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時藍江衡瑾葉瀾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