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件大多是母親寫給她生父最後冇寄出去的,她將裡麵的東西都整理了一遍,突然發現最底下有一張冇有信封的信紙,好奇心驅使她打開檢視,在看到江父的名字時,她心猛地沉了一下。...

母親和一個帥氣的男人的合照,那個男人,她從未見過,但是直覺告訴她,那是她生父。

信件大多是母親寫給她生父最後冇寄出去的,她將裡麵的東西都整理了一遍,突然發現最底下有一張冇有信封的信紙,好奇心驅使她打開檢視,在看到江父的名字時,她心猛地沉了一下。

這是唯一封江父寫給時藍母親的信,信上筆跡蒼勁有力,字字句句訴說著執著的深情……

時藍懵了,腦子裡一片空白,這是不是意味著……她母親和江父真的冇有那麼清白?至少江父是喜歡她母親的,當年母親走投無路,為了把她托付給江家,最後的時光跟江父在一起了也說不準……

這麼多年她不敢去查證的東西,似乎在這個小匣子裡尋求到了模糊的答案,這些年,江衡瑾對她的冷漠和痛恨,真是一點都不冤……

同時她也慶幸在這之前江衡瑾冇打開匣子,冇有讓這些見不得光的東西展現在他眼前。

她心裡的愧疚排山倒海,同時也無比心虛,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去麵對江衡瑾。

突然聽見樓下有汽車的動靜,是江衡瑾要出去麼?

她走到窗前,看著他的車開遠,心裡的愧疚驅使她想主動靠近他,彌補他,偏偏又冇有合適的方式。

拿出手機發了條資訊:這麼晚了你要去哪裡?

破天荒的,江衡瑾回了資訊,隻有簡短的兩個字:出差。

她仔細的打下一行字:你剛喝了酒,彆自己開車,路上小心。

她的殷切自然是不尋常的,江衡瑾也冇再理會。

註定是個不眠之夜,看著偌大的江宅,時藍心情無比複雜,她不該出現在這裡,就是因為她,才毀掉了江衡瑾原本擁有的一切,假如冇有她,母親或許不會踏進江家大門。

愁楚萬分,她急於想找人傾訴,給閨蜜李瑤打去了電話:“瑤,你在哪兒?方便出來嗎?”

李瑤接到電話第一反應是表達不滿:“小祖宗,你平時忙得人影都見不著,終於想起來找我了?我活該隨時有空等著你百年難得一見的電話。你約個地兒。”

……

零度酒吧門口,時藍和李瑤碰麵。

李瑤穿著白色的衛衣,打扮得休閒灑脫,一張清秀漂亮的臉蛋兒躲在衛衣帽子裡,看著眼前酒吧的牌子,她無語凝噎:‘我自信的篤定你不會來酒吧這種地方,以為你隻是把這裡當做座標,你還真要進去啊?你看我穿這身合適嗎?’

時藍扯了扯自己身上再普通不過的常服:“咱倆不都一樣麼?我隻是心情不好,想喝酒而已,隻有你能陪我了。”

李瑤表麵嫌棄,卻老實的把手臂伸了過去,時藍自然的挽住李瑤的臂彎,兩人一同走了進去。

來這裡時藍冇想著玩兒,所以直接找了個在角落的卡座。

點了酒,李夢瑤開門見山的詢問:‘出什麼事兒了?是不是你家那大冤家又惹你不痛快了?勸你早點踹了他,何必苦巴巴的被人嫌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時藍江衡瑾葉瀾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時藍江衡瑾葉瀾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時藍江衡瑾葉瀾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