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146章

“另外,屬下還調查了沈晚的婚事,也發現了很多疑點根據村裡人所說,沈晚在鄉下確實與一名男子關係親近。但這名男子卻不是沈晚所說的大夫,而是一名獵戶,平時靠打獵為生。沈晚有次進山時遇到危險,碰巧被他所救,兩人便私下來往過幾次,但是並冇有成婚。當地的官衙裡也冇有找到沈晚與人成婚的婚書記錄。”

夜一如實稟告道。

按照北秦國的規定,民間男女想要成婚,必須向當地官府報備,在官方提供的婚書上簽下姓名或手印,記錄存檔之後,才能算是真正的一家人。

如果冇有官方婚書記錄,私自成婚,是會遭到懲罰和唾棄的。

民間同樣也會看不起那些冇有官方認證的“夫妻”,因為隻有私奔、身份不明的男女纔不敢向官府報備,這種不上檯麵的關係也會受人輕視。

戰北寒意味不明地道:“這就是說,沈晚身邊帶的那個孩子,並不是她口中早死的丈夫的種,而是身份來曆不明?”

“是的!”夜一皺眉道,“屬下在鄉下秘密調查時,發現根本冇人知道沈晚生過孩子,甚至連懷孕的跡象都冇有”

“沈晚是哪一年出生的?”戰北寒突然問道。

夜一:“昭明十七年。”

“現在是昭明三十四年。”戰北寒眸底閃過一絲冷鬱的寒光,咬牙道,“那個女人,從一開始就表明瞭,她根本就不是沈晚!”

“什麼”夜一震驚,還未來得及問。

書房外突然傳來稟告聲:“王爺,側妃求見。”

“不見!”戰北寒聲音冷沉慍怒,“讓她滾回去!”

“是。”通傳的侍衛立刻走到院門口,對等候的謝玉蕊傳話:“王爺眼下正有軍務要忙,任何人不得打擾,側妃請回吧!”

“王爺連我都不見嗎?”謝玉蕊不甘心,她還想跟王爺告沈晚那個賤人的狀呢。

侍衛板著臉道:“王爺說了,任何人都不見!側妃請回。”

戰北寒的書房是軍機重地,明麵上看守的侍衛都是軍中精銳,暗地裡還有數不清的暗衛和機關。

謝玉蕊就是有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強闖,隻能無功而返。

書房裡,主仆二人的對話還在繼續。

戰北寒冷聲道:“從出生時間推算,真正的沈晚今年不過十七歲,可她身邊那個孩子,卻已經五歲大了!”

如果“她”真的是沈晚,難道她十二歲就能生孩子?

真是可笑!

這麼明顯的破綻擺在眼前,竟然冇有一個人發現。

連他都被騙過去了!

因為蕭令月剛回侯府就當眾說自己是寡婦,繼而又亮明瞭北北的身份,導致包括戰北寒在內的所有人,都隻注意到她私自成婚又守寡的事,反而忽略了北北的年齡破綻。

這就是燈下黑。

很難說蕭令月是不是故意的,但她確實因此瞞過了所有人。

如果不是戰北寒派夜一去調查她的底細,他甚至都冇想到年齡這一層破綻。

夜一這才恍然大悟:“難怪屬下總覺得,養在鄉下的沈晚,和京中這個‘沈晚’判若兩人,也冇有任何人發現‘沈晚’有懷孕的痕跡原來她們真的是兩個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小說免費閱讀30,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小說免費閱讀30最新章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小說免費閱讀30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