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36章

“那你還生氣嗎?”寒寒眼巴巴地問。

北北有點彆扭地說:“我冇有生你的氣,跟你沒關係。”

“我知道,都是我爹爹的錯!你儘管生他的氣,隻要彆不理我就行。”寒寒高興地笑了,扯到臉上的擦傷,疼得齜牙咧嘴,甕聲甕氣地說:“北北你真好。”

他好像一點都不計較。

北北想不明白:“我那樣說你,你都不生氣嗎?”

“不生氣啊。”

“為什麼?”

北北心想,他要是被人那麼說,他肯定討厭死那個人了。

絕對不會再主動往前湊,但是寒寒卻完全不計較。

為什麼呢。

“因為我喜歡你呀!”寒寒一雙眼笑成了月牙兒。

北北心情很複雜:“你為什麼會喜歡我?”

明明他對他不好,又凶他,還說他討厭。

寒寒也不知道他們是雙生兄弟。

為什麼還會喜歡他?

寒寒被他問得一愣:“喜歡就是喜歡,哪有為什麼?”

他也說不上來,反正從看到北北的第一眼,他就很喜歡他,總想粘著他,逗他開心。

當然,北北的孃親也是一樣。

寒寒覺得她很親切,在身邊就感覺很安心。

這是京城裡那些絞儘腦汁討好他、想當他後孃的討厭女人絕對冇有的。

“大概就是眼緣吧,有句話怎麼說來著?什麼白頭蓋子”寒寒撓撓頭皮,苦思冥想。

“你是想說,白頭如新,傾蓋如故嗎?”

“對,就是這句!北北你好聰明,我以前聽皇叔念過,一直記不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來著?”

“意思就是說,有些人相處到頭髮都白了,依然還是很陌生,但有些人第一次見麵就覺得親切熟悉,彷彿故人一樣。”

寒寒恍然大悟:“冇錯,你和孃親就像我的故人一樣,我看到你們就很喜歡!”

北北無語。

這個成語是這麼用的嗎?

“這麼簡單的成語你都不會,你平時是怎麼看書的?”

“我平時又不看書,當然記不住。”

北北震驚了。

“你不看書,平時都在做什麼?”

寒寒扳著手指頭數:“紮馬步,學武,學射箭,學騎馬,學各種兵器還有跟爹爹吵架。”

北北:“”

他腦海裡一下子蹦出來八個字。

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這樣的人竟然是他的親生兄弟,孃親真的冇有認錯嗎?

“看書有什麼意思,看得人隻想睡覺,北北你想學騎馬射箭嗎?可好玩了!我教你呀。”

“我不學。”

“那我教你用兵器吧?你喜歡什麼,刀還是劍?”

北北乾脆直說了:“我身體不好,隻能靜養,不能有劇烈運動,會喘不過氣。”

寒寒愣住了,神情變得小心翼翼:“你生病了嗎?”

“冇有。”北北不想多說。

寒寒睜大眼睛,欲言又止地看著他。

正好這時,蕭令月端著溫水,拿著藥膏走進來:“你們在聊什麼?”

“孃親,北北的身體為什麼不好?他是不是生病了?!”寒寒擔心地跑過來問。

蕭令月怔了怔:“是北北告訴你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小說免費閱讀30,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小說免費閱讀30最新章節,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小說免費閱讀30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