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嚇了一跳,下意識後退,陸兆和也是第一時間將她護在了身後。

卻見那人一個滑跪到了地上,抱著陸兆和的大腿就開始哭,“陸老闆,陸總,你幫幫我吧,一定要救救我,不然我真活不下去了啊!”

聽著這聲音,認出來是王建成,白葡有些黑線。

她挪出來看了眼。

更無語的顯然是陸兆和,動了下腿,聲音有些咬緊,“放開。”

王建成爆哭,“你不幫我我就不放,不僅不放,我還讓兒子出來跟我一起跪。”

說著就大喊起來,“小佳,小佳你快出來,給你陸大爺嗑一個!”

唯一一間房間的門打開了,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出現在門口,眼神怯生生的。

白葡見過他,隻覺得他黑了點,也瘦了點,曾經養尊處優的小少爺,現在看著快營養不良。

他眼睛顯得更大了,在王建成的催促下,走出來,對著陸兆和就要跪下去。

王建國和馮若晴都不在了,他倒是直接讓小佳喊他爹了。

在陸兆和黑臉之前,白葡趕忙道,“你不好好說,他怎麼幫?你再這樣胡攪蠻纏,我們就直接走了。”

王建成哀嚎的聲音戛然而止,喉嚨還哽了下。

他看看陸兆和,又看看白葡,擦了下眼淚,“我要是好好說,你們真能幫我?”

白葡無語道,“不然你覺得我們為什麼要來找你?”

“我不知道啊。”王建國眼睛又紅了,一個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哭成這樣,怪辣眼睛的。

他總算是坐了起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你都不知道我現在過得是什麼日子,憋屈的住在這種地方,連累小佳也隻能在這兒陪我,連學校都不能去,但我不敢啊,我哪出門,就是在這兒也指不定哪天就被找到了,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白葡看了眼陸兆和。

陸兆和看了眼自己被扯得好幾道皺褶和蹭了好一些眼淚鼻涕的褲子,臉色黑了一瞬,勉強開口,“有人想殺你?”

王建成這時候也發現給他弄臟了,乾笑了聲,連忙讓小佳去給拿來紙巾。

等遞給陸兆和了,他才道,“是啊,那是殺手,要的就是我的命!膽子太大了,光天化日啊,就想殺人!”

他臉上有些懼怕,看著不似作假。

白葡摸了下小佳的頭,對他說,“坐著吧。”

之後,她和陸兆和一起坐到了王建國剩下的兩把椅子上,開口道,“你是經曆了什麼,必須得說清楚,也彆浪費我們時間了。”

王建成癟癟嘴,這是讓他長話短說,一些不必要的氛圍感都去除。

他冇法子,隻能認命的一點點交代。

原來他在濱城領走馮若晴的屍體後,又想起來王建國的那個遺言。

不知道他是跟馮若晴說了什麼,纔會讓她特意來了濱城,於是他就去找了馮若晴之前住過的房子,順便還能找些馮若晴的遺物。

那房子是租的,馮若晴跟在羅宗文身邊後不差錢了,因此一直冇退過,就是有些亂。

他翻了翻,將東西收拾好,當真翻出來了那封信。

將信看完,那什麼真相不真相的,他懶得去調查,唯一貪的是王建國說給馮若晴留下來的那筆錢。

但馮若晴既然早就來了,真有什麼錢也該早搞到了她手裡。

何況,王建成也不是傻比,他看出來這事牽連的挺廣,遠冇有他想的那麼簡單,所以他就算搞到了那筆錢,也不一定有命花。

想通了後,他就把東西都收收,準備回去了。

走之前,他還翻到了一個王建國曾經送給馮若晴的定情信物。

是一串項鍊,隻不過不是真鑽,看著就很廉價。

王建國送給過馮若晴很多禮物,各個都比這個之前,偏偏定情信物找了個假的來,也許是為了試探馮若晴是愛財還是愛人?

而馮若晴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早就跟他搞到一起了,竟然還留著他哥給的這個,裝什麼深情?

王建成撇撇嘴,扔下項鍊本準備直接走了,臨了又折返回來。

不為彆的,他哥死得也很慘,他也算是真心喜歡馮若晴的,這東西就回去燒給他的,當一個念想。

之後王建成就回港城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蓄意誘捕:在她心上瘋狂撒野,蓄意誘捕:在她心上瘋狂撒野最新章節,蓄意誘捕:在她心上瘋狂撒野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