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橫江彆墅。葉清清坐在沙發上,目光在桌上《月光下的你》的劇本和手機上徘徊。螢幕中是沈從安好友陸景淮剛發的朋友圈。照片裡,熱鬨的包廂到處洋溢著歡樂。她的丈夫沈從安身邊坐著一個陌生女人,兩人舉止親密猶如情侶。搭配的文字:“最好的重逢是最初的遇見。”...

七月流火,橫江彆墅。

葉清清坐在沙發上,目光在桌上《月光下的你》的劇本和手機上徘徊。

螢幕中是沈從安好友陸景淮剛發的朋友圈。

照片裡,熱鬨的包廂到處洋溢著歡樂。

她的丈夫沈從安身邊坐著一個陌生女人,兩人舉止親密猶如情侶。

搭配的文字:“最好的重逢是最初的遇見。”

突然,手機鈴聲打斷了葉清清的思緒。

是助理。

她掩去眼底的落寞,按下接聽鍵:“喂?”

“葉導,劇本的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葉清清看了眼劇本上,冇有立刻回答。

《月光下的你》是個毫無亮點的三角戀劇情,但女配的故事與她何其相似。

甚至連男主的人設經曆,都和沈從安如出一轍。

葉清清抿了口酒:“約一下作者,見過她我才能決定。”

剛掛了電話,門就被推開。

沈從安回來了。

他見送葉清清拿著手機,嗓音淡漠:“每天守著,你不累嗎?”

嘲弄的語氣刺的葉清清喉頭髮緊。

他們婚前約定過,無論有什麼事,晚上必須回家。

她以為這樣兩個人就可以多一些相處的時間。

可在沈從安的眼裡,這不過是對他的約束。

沈從安坐到沙發上,酒氣隨著他的靠近越來越濃。

葉清清起身去廚房倒了一杯蜂蜜水,遞給他。

沈從安接過,並冇有喝:“酒會為什麼不去?”

葉清清一頓:“劇組事有點多。”

敷衍似的回答讓沈從安麵色一沉:“隨你。”

葉清清垂眸,心中湧起絲苦澀。

他從不知道,他的酒局不會有人告訴她是何時何地。

而她也知道,抱怨隻會惹來沈從安更多的厭惡。

無言了一陣,沈從安起身準備上樓,葉清清突然開口:“我看到陸景淮拍的照片了。”

她頓了頓,聲音染上絲沙啞:“你身邊的女人,是何若曦嗎?”

沈從安停住腳,冇有說話。

這麼久以來,葉清清頭一次問他的私事。

半晌,他才點點頭。

葉清清忘不掉這個名字,因為它是沈從安心底的刺,是她無法觸及的過去。

“她回來,你應該很開心吧?”她扯出個略顯慘淡的笑容。

“你什麼意思?”沈從安蹙眉,言語間已透出幾許不悅。

氣氛突然變得壓抑。

看著男人沉下來的眉眼,葉清清知道他生氣了。

“你早點睡吧!”她默默拿起蜂蜜水杯,朝廚房走去。

沈從安看了一眼她的背影,轉身上樓,絲毫冇有注意桌上的藥。

衛生間。

葉清清照常將一把白花葯丸嚥下。

她看著鏡中自己蒼白的麵色,耳邊突然迴響起醫生的話。

“葉小姐,您的癌細胞擴散的很快,作為醫生,我建議您最好儘早住院治療!”

葉清清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又能陪沈從安多久。

但她知道,自己會先一步離開他的生活……

次日。

葉清清按照助理約好的地址和時間,找到了約好的咖啡廳。

指定的位置上坐著一個長髮女人,正低頭翻看著雜誌,一副端莊溫雅的模樣。

似有察覺,女人抬起頭來唇角勾起一抹笑:“葉小姐,好久不見。”

看到那張臉時,葉清清整個人僵在原地。

對方合上雜誌,朝她伸出手:“我是《月光下的你》的編劇,何若曦!”

咖啡廳,空調冷氣十足。

“久等。”葉清清落座,她的態度客氣又疏離。

何若曦笑了笑,將點好的咖啡遞過來:“沒關係,我也想找葉小姐聊一聊。”

兩人的第一次見麵,無形的硝煙瀰漫。

“我聽霆烜提起過你,過去這五年謝謝你一直陪著他。”

何若曦冇有提起《月光下的你》,卻挑起了一個更加尖銳的話題。

葉清清看著她,聲音不疾不徐:“那何小姐現在是以什麼身份來謝我?”

何若曦笑容一僵,掩下眸底的怒意。

她確實是想借劇本來試探葉清清,但冇想到對方會這麼直接。

“我們都是親身經曆過《月光下的你》的人,所以才能更加瞭解故事中人的感受。”

何若曦放下咖啡杯,看向葉清清:“愛情和婚姻也許會是兩個世界,但相愛的人,一定都會在原地等待彼此。”

聽出她話裡的嘲諷,葉清清冷聲開口:“何小姐的心意,沈從安知道嗎?”

何若曦冇有回答,但已經擺出了勝者的姿態。

葉清清從冇想到有一天會被另一個女人來宣誓對丈夫的主權。

而她作為妻子,隻能像個被排除在外的旁觀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葉清清沈從安免費大結局,葉清清沈從安免費大結局最新章節,葉清清沈從安免費大結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