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三個字讓葉清清呼吸一滯。他們說了很多,唯獨冇有提及自己。好像沈從安的那些朋友,已經習慣遺忘她這個真正的傅太太。這一瞬,葉清清想了很多,可腦海裡卻一片空白。她掃了眼時間,恰好看到螢幕裡彈出了沈從安的回答:“嗯。”葉清清按熄螢幕,不想再看會讓她難過的話語。...

忽然,一股熱流湧上鼻間。

緊接著一滴殷紅砸向桌麵,破碎後又很快暈開。

何若曦看著鼻尖突然湧出鮮血的葉清清,眸色微變:“你流鼻血了。”

葉清清抬手摸去,才知道自己不知何時竟流了鼻血!

她忙從包裡抽出紙,狼狽收拾著手上和鼻間的血跡:“老毛病了。”

“劇本我會再考慮考慮。”

拋下這一句話,她起身快步離開。

炎炎夏日,午後陽光更加炙人。

葉清清走在街邊,呼吸間空氣熾熱得讓她窒息。

她忙從包裡掏出一把白花花的藥片乾嚥下去。

苦澀充斥喉間。

葉清清強撐著走到街頭長椅邊坐下休息,閉眼間耳畔卻不斷浮現何若曦的話。

倘若沈從安與何若曦是兩個相愛的人,那她葉清清這五年算什麼,他們愛情的見證者?

天邊太陽慢慢西沉,她也恢複了力氣,起身朝律師事務所走去。

接待葉清清的是位姓許的年輕律師,在聽到葉清清要立遺囑時,他臉上滿是詫異:“葉小姐……”

“這份遺囑我希望許律師在我死後才公佈出來,另外我今天的到來希望貴律所同樣保密!”

葉清清猶豫半晌才繼續開口:“我死以後,傅氏的股份物歸原主,而我個人所有財產捐贈社會……”

直至晚上八點,許律師才停下敲鍵盤的手。

此時遺屬上已是密密麻麻的字跡,葉清清確認過後,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橫江彆墅。

剛打開門,冷氣襲來,葉清清心裡那股窒悶纔得到緩和。

客廳裡,坐在沙發上的沈從安抬眸看向她:“葉清清,這次是你冇有遵守約定,你去哪兒了?”

麵對他的質問,葉清清腳步一頓,隨後她徑直走到男人的對麵坐下。

她定定看著眼前這個自己嫁了五年的丈夫,徐徐開口。

“我去見了何若曦,她還寫了本書,是你和她的愛情。”

沈從安微愣,臉色頓時不悅:“你非要抓著過去不放?”

葉清清苦笑。

知道再說下去,他們又會吵起來,這一次她冇有辯解。

她已經明白他把愛情留給了最初的遇見,獨自麵對了自己這個婚姻枷鎖五年。

所以,縱使結婚五年,他們也始終是兩個世界的人。

口袋裡的手機突然傳來一陣陣響動,打斷了葉清清思緒。

她拿起點開微信頁麵,就見沈從安兒時玩伴們建的群聊在不斷刷屏。

滿屏的都是艾特沈從安的訊息。

而群裡最活躍陸景淮:“沈從安趕緊出來,你白月光來了。”

“白月光”三個字讓葉清清呼吸一滯。

他們說了很多,唯獨冇有提及自己。

好像沈從安的那些朋友,已經習慣遺忘她這個真正的傅太太。

這一瞬,葉清清想了很多,可腦海裡卻一片空白。

她掃了眼時間,恰好看到螢幕裡彈出了沈從安的回答:“嗯。”

葉清清按熄螢幕,不想再看會讓她難過的話語。

沈從安越過她,徑直走向衣櫃拿了件外套便要轉身出門。

葉清清攥緊手,扯開嘴角:“等等。”

“沈從安,等等。”她忍不住喊了一聲。

沈從安停下腳步,回頭看她。

“能帶我一起去嗎?”葉清清嚥下情緒,聲音輕緩。

想到她幾乎冇有跟著自己去過聚會,沈從安心裡雖然疑惑,但也冇有拒絕:“走吧。”

三十分鐘後,東溪會所。

沈從安推門而入那一刹,包廂裡的熱鬨到達了頂峰。

但在看到葉清清時,瞬間隻剩一片靜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葉清清沈從安免費大結局,葉清清沈從安免費大結局最新章節,葉清清沈從安免費大結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