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氛頓時凝滯。葉清清抓著電話的手收緊,心中很是忐忑,沈從安會答應嗎?電話那頭沉默半晌,終於傳來沈從安不耐的聲音。“葉清清,傅氏和葉氏的聯姻,在你心裡就是這麼兒戲?”他冷漠的質問,像砸在葉清清心上的一記悶錘,傷得她痛不欲生。她一向喜歡沈從安的冷靜自持...

下一秒,葉清清突然上前勾住他的脖頸吻了下去。

唇間觸碰讓沈從安眸色一怔,卻還是把人推開:“你乾什麼?”

看著男人眼底的慍怒,葉清清心如針刺:“我們是夫妻,接吻不是很正常嗎?”

沈從安沉默,目光晦暗不明。

“沈從安,何若曦說你吻技進步了,你跟她接過吻?”

葉清清努力控製著呼吸,讓自己冷靜。

然而沈從安隻是雲淡風輕地回了句:“隻是借位的大冒險而已。”

坦然有敷衍的迴應似是刀子紮進葉清清的心裡,痛而無奈。

她隻能安慰自己,至少他解釋了。

就在葉清清想結束話題時,沈從安話鋒一轉:“傅氏投資了若曦的劇本,由你來拍。”

聞言,葉清清一愣。

兩人雖然都是從事影視行業,但彼此的工作冇有任何交集。

沈從安不投資她的作品,隻說不希望謠傳她背靠傅氏,壞了名聲。

葉清清從不懷疑,可他現在這樣公然投資何若曦的作品,又算什麼?

“我不接。”

沈從安眸中多了絲不滿:“我和若曦都認可你。”

若曦!

為什麼這個名字總在她耳邊迴盪?

“你能不能彆提她?”葉清清垂在身側的手緩緩收緊。

沈從安麵色一沉:“你又在鬨什麼?!”

話裡的寒意像浪潮侵襲而來,讓葉清清有些站不穩。

她深吸了口氣:“一直提她的人,不是你嗎?”

沈從安解下領帶,黑眸泛著冷意:“彆忘了,我們隻是商業聯姻,你這樣跟我鬨,有意思嗎?”

這一瞬,葉清清腦海轟的一聲,耳畔突然陷入一片寂靜。

沈從安好像又說了什麼,可她什麼的聽不見。

她看見他不斷張合的薄唇,以及冷漠離去的背影。

客廳裡,落地鐘指針還在轉動,擺輪搖晃,卻死寂無聲。

葉清清癡癡地站在原地,後知後覺地抬手撫上自己的耳廓。

次日。

從醫院出來,葉清清抓著檢查單的手不斷顫抖,腦海中迴盪著醫生的歎息。

“出現間歇性失聰,證明你的鼻咽癌已經惡化到了嚴重的地步,哪怕手術成功也會引起併發症,恢複機率非常渺茫。”

良久,她拿起手機,撥通了沈從安的電話。

幾聲嘟後,那邊傳來男人淡漠的嗓音:“有事?”

葉清清沉默了會兒,啞聲回答:“我們……分開吧。”

氣氛頓時凝滯。

葉清清抓著電話的手收緊,心中很是忐忑,沈從安會答應嗎?

電話那頭沉默半晌,終於傳來沈從安不耐的聲音。

“葉清清,傅氏和葉氏的聯姻,在你心裡就是這麼兒戲?”

他冷漠的質問,像砸在葉清清心上的一記悶錘,傷得她痛不欲生。

她一向喜歡沈從安的冷靜自持。

可當他把這份冷靜用到她身上時,卻又傷得她痛不欲生。

葉清清知道沈從安一向公私分明。

五年來,他們之間冇有絲毫感情,有的隻是家族利益,隻有她還妄想著時間能夠改變一切。

沉默間,葉清清看著熄滅的螢幕,原來沈從安早已掛斷。

她唇角扯出一抹苦澀,他對她向來冇有足夠的耐心。

鈴聲再次響起,她拿起手機是許律師。

“喂!”

剛接通,許律師的聲音就從話筒裡傳來:“葉小姐,遺屬相關資料已經整理妥當,有些細節需要您再過來一趟!”

律師事務所。

接待葉清清的依舊是許律師。

“葉小姐,這是傅氏的股權轉讓書。”

葉清清接過轉讓書,直接翻到最後,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葉清清沈從安免費大結局,葉清清沈從安免費大結局最新章節,葉清清沈從安免費大結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