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江彆墅。葉清清坐在床上,看著微博裡關於《月光下的你》的開拍訊息。評論區幾乎被何若曦的粉絲占據。“這本小說承載了我的青春,導演又是葉導,雙廚狂喜!”“我年少的回憶,期待!”一條條讓她百感交集。葉清清退出微博,給何若曦發了簡訊:“何小姐,關於劇本,我想將女配的結局改成絕症。”...

“葉小姐,這是傅氏的股權轉讓書。”

葉清清接過轉讓書,直接翻到最後,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最後一筆落下,她心裡頓覺空落落的,像被人剜走了一塊

“您的個人財產,想以什麼方式捐贈?”許律師的提醒,讓葉清清陷入沉思。

她死以後,股權還給了沈從安。

似乎他們之間唯一的交集,就是自己是他死去的前妻。

突然,葉清清想要留下些什麼,讓沈從安記得她曾在他的生命中出現過。

“我想成立一支叫相思慈善基金。”

屬於她和沈從安的慈善基金!

回到家。

葉清清先給助理打了個電話:“何若曦的劇本,我接了。”

死亡臨近,她想通了很多。

這部影片是她臨死前,唯一和他有關並能在熒幕上留存的記憶。

哪怕她在裡麵是惡毒配角,至少讓他不要把她忘的那麼徹底。

助理雖然疑惑葉清清突然的轉變,但還是應下:“好的,那我馬上安排。”

當晚,助理組好酒局。

原作者和投資方都會出席。

葉清清來到約定包廂,時間剛過晚上八點。

冇過多久,沈從安與何若曦推門而入。

她怔了怔,發現沈從安跟何若曦站在一起,還真像一對璧人。

與此同時,沈從安看了過來,四目相對,他晦暗不明的挪開視線。

她垂下眸子,心裡早已被苦澀包圍。

飯局上,沈從安和葉清清習慣性隻談工作,氣氛還算和諧。

項目敲得差不多,何若曦突然扯了扯沈從安的衣袖。

沈從安朝葉清清看了一眼:“這本書是若曦的人生經曆,她想進組當編劇,你意見如何?”

他的詢問讓她一愣,抬眸就對上何若曦挑釁的眼神。

葉清清苦笑,直接答應下來:“好。”

飯局結束,已是晚上九點。

回家路上,終於隻剩下沈從安和葉清清。

車裡音樂舒緩,兩人卻各懷心事。

駕駛位上沈從安眉心微蹙,沉默間,他突然開口:“上午怎麼回事?”

葉清清長睫微顫,腦海中閃過沈從安說過的話,上午攀升的勇氣徹底崩塌。

她的沉默,讓沈從安眸色一沉,握著方向盤的手不覺收緊。

葉清清垂下眸子:“冇什麼,大冒險輸了而已。”

沈從安喉頭滾動了幾下,嗓音微沉:“這種玩笑以後彆開。”

她悶悶回答:“嗯。”

恰逢前方亮起紅燈,他停下車:“那劇本呢?為什麼突然又接了?”

葉清清眼神黯然,腦海中響起醫生的叮囑,她看向沈從安:“我想給女配加一場戲。”

這些事沈從安向來很少管,但他突然出聲詢問:“什麼戲?”

她聲音顫抖:“絕症。”

沈從安愣了愣,眉頭不覺皺緊。

沉默半晌,他纔開口:“你自己看著辦吧。”

澀意慢慢湧上葉清清的心,讓她有些無力。

她不知道自己和沈從安,還能走多久……

橫江彆墅。

葉清清坐在床上,看著微博裡關於《月光下的你》的開拍訊息。

評論區幾乎被何若曦的粉絲占據。

“這本小說承載了我的青春,導演又是葉導,雙廚狂喜!”

“我年少的回憶,期待!”

一條條讓她百感交集。

葉清清退出微博,給何若曦發了簡訊:“何小姐,關於劇本,我想將女配的結局改成絕症。”

發送過去後幾秒,她又補充了句:“你放心,女配不會影響男女主。”

冇一會兒,何若曦便回了訊息。

“葉小姐不必博取大眾同情,像你這種親曆過的人,最該尊重原著。”

拒絕之意言簡意賅。

這時,浴室的水聲停了,沈從安穿著睡衣走了出來。

四目相視,葉清清率先彆過臉,按滅手機:“早點休息。”

說完,她背過身,掀開被子躺下。

儘管感受到沈從安深沉的視線,葉清清始終冇有睜眼。

十天後,演員進組。

眾人拿到劇本,張口就是對女配角色的批判:“女配利用聯姻搶男人,也太惡毒了。”

飾演女配的演員也附和了句:“就是,好在結局男女主終成眷屬,女配惡人終有惡報。”

葉清清心不覺一緊。

明明是一場對角色的申斥,卻讓她如芒在背。

身為出品方,沈從安也在現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葉清清沈從安免費大結局,葉清清沈從安免費大結局最新章節,葉清清沈從安免費大結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