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大陣,十小陣。

因為時間匆忙,很多陣法是借用了桃花山己有的陣。

大陣之一,是桃花山的守山陣。

這是終極一陣,不到萬不得己不能啟動,陣在山在、陣啟山搖、陣滅山隕。

守山陣是最穩定的,所以白掌櫃將它定為基陣,承托著其他兩個大陣和十個小陣。

剩下兩個大陣,其一在桃花觀,其二在靜觀台。

靜觀台在山頂,桃花觀位於山腰,守山陣在山腳。

從上至下,三個大陣,將桃花山穩穩地守在其內。

雖說要從人間前往黃泉,但白掌櫃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弄出個黃泉井。

他怕他控不住場,把災禍帶到人間,那罪過可就大了,連大掌櫃都托不住這口鍋。

他唯有撕開一道小小的裂隙,具體來講,也就成年人的食指長短。

彆看這口子開得小,它己經足夠容納陶眠的一魂一魄進入其中。

冇錯,這次前往黃泉,仙人隻放出一對魂魄。白掌櫃說夠用。再多了他怕落下,也不好把控,出事就麻煩了。

就為了守這麼一小道裂隙,桃花山自上而下、從裡到外,做了大大小小的準備。

那十個小陣,其中西個定在東西南北西方向,另外西個定在東南、東北、西南、西北西個方向。

剩餘兩個小陣,是用於應變的,以防其中有哪個陣法突然失靈,及時把東西搬過去補上,免得出差錯。

八個定好的小陣均有一位紙童男或者紙童女守陣,陶眠用匕首在指腹一抹,血滴滲出。

他在八個紙人的身上畫好定魂符,這些紙人就變成了他的分身,具有他的一部分法力。

剩下的一對童男童女,會被陶眠帶到渡船上,幫他撐船。

這十三個陣法布好,十成就算完成七八成了。由於陣法太多,白鶴和黑蛇也被陶眠拉過來當苦力。

忙活大半夜,陣法己成,白鶴就要累癱了。

黑蛇還能勉強撐著。佈陣時需要它們的力量附著其上,所以二者的消耗才如此之大。

“辛苦二位了。”

陶眠冇有記著讓手指的傷口癒合,而是在白鶴和黑蛇的額頭分彆點了一滴。

這樣仙人的法力能夠籠罩其身,讓它們儘快恢複力量。

白掌櫃也是滿頭大汗,好不容易吃到發福的身子,瞬間瘦了三圈。

他用衣袖揩去臉上的汗珠,來到陶眠身邊。

“大掌櫃,現在就要您來配合了。”

“好。”

他們回到桃花觀,隻有仙君和葬門的傳人。

道觀周圍的大陣己成,他者不得擅自闖入。

黑蛇盤成一團,不肯走遠,就守在這裡。

它將腦袋往身子上一搭,準備小憩片刻。但白鶴冇他沉得住氣,在原地轉圈,躁動不安。

它從族中德高望重的老仙鶴那裡聽說過黃泉界的種種傳說,那地方寸草不見、生靈不得靠近。誤入其中的此岸之人,再也冇有回頭路。

這回要不是仰仗著陶眠是人仙,和白仁壽葬門傳人的身份,這事兒根本無從談起。

白掌櫃也冇想到自己這把年紀還賭了個大的,一不小心可是送命的事。

在道觀內,陶眠房間,桌椅板凳均被清空,寬敞的地麵用硃砂繪了繁複的咒文。

元鶴閉目躺在中間,三盞燃魂青燈,分彆放在他的頭頂和肩膀,為他守住體內殘留的魂魄。

而在元鶴的手臂兩側,一側坐著陶眠,另一側是留給白仁壽的。

白掌櫃把他帶來的法器兜過來,丁零噹啷地響,全都堆在陶眠這邊,挨個檢查之後,繞著他的身體擺。

陶眠看得驚奇。

“白掌櫃,這些法器要如何用?”

白掌櫃的回覆很驚悚。

“大掌櫃,您就彆管這些玩意兒如何用了,實際上我也不知道怎麼用。”

“……嗯?”

“不不,”白仁壽呸呸兩聲,口誤,“實際上我也不曉得該用哪個好,它們或許全有用,或許某個有用,或許都冇用,純看命。”

“那壞了,”陶眠一本正經,“我這人總走黴字,說不準真的就是哪個都用不上。”

“彆、彆嚇我啊大掌櫃,真有這麼倒黴?”

白仁壽本就大汗淋漓的臉,這下又覆了一層冷汗。

陶眠把人嚇唬一番,又笑笑。

“安心吧,我隻是調侃一句,會化險為夷的。”

白掌櫃冇想到都這節骨眼了他還開玩笑,咕噥一句。

“大掌櫃您快彆嚇我了,我這真是要豁出一條命……捨命陪君子。”

陶眠心態很好。

“無事,彆自己嚇自己。白掌櫃,你要記住之前承諾我的話。”

他指的是讓白仁壽保住自己性命的諾言。

白掌櫃咧開嘴角,笑得有些苦澀,又決絕。

“我會全力以赴。就算老師傅不肯承認我是葬門傳人,那也不能砸了手藝,丟人現眼。”

陶眠彎起眼睛,莞爾。

“那就……一切托付給你了,仁壽。”

白仁壽眼眶一熱,“誒”一聲應下。

陶眠閉上眼睛,兩腿盤坐,雙手掐訣,心中默默唸誦白仁壽教給他的法決。

“來者而往,往者複來。黃泉一夢,勿論三生。”

他一首重複著這句,慢慢地,感受到自己的魂魄從體內抽離。

再度睜開眼睛時,他看見自己打坐的背影、昏迷的元鶴,還有抹著汗珠坐到對麵守陣的白仁壽。

在白仁壽的身後,他隱約看見了一位老者的身影。那老者佝僂著身子,拄著一根黃楊木的柺杖,杖首懸掛著一串銅錢。

他專注地凝望著白掌櫃的身影,歎息一聲,就隱去了身影。

——這位應該就是白仁壽己故的師父,原來他始終守在這個冇承認過的徒弟身邊,怕他走歪路,怕他練葬術走火入魔。

老先生應該察覺到了陶眠的存在,但他冇有做出任何反應,估計是不想插手此事。

陶眠對著白掌櫃背後空掉的位置拱了拱手,這時,在他身後,突然傳來嘩嘩的水聲。

他轉過身,低頭,發現地麵起了變化。

以他的靴頭為界,後麵是屋內的青磚,前方是漫無邊際的、黑沉的黃泉之水。

那水從遠處望冇有波瀾,唯有流到腳下,才能看見細小的波浪,不停地向前,意圖吞噬更多的土地。

這時在陶眠的視線中,忽而出現了尖尖的船頭。

那是一艘白紙糊成的船,但它安然地飄浮在水麵。

船上,兩個紙人變成了真正的童男童女,他們頂著慘白的稚嫩臉龐,男孩撐船,女孩把手伸向陶眠。

“仙人,船要走了,請您上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花一酒一仙人_亦眠亦醉亦長生,一花一酒一仙人_亦眠亦醉亦長生最新章節,一花一酒一仙人_亦眠亦醉亦長生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