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塵!”

烈開陽深深的看了秦塵一眼。

若是放在之前,他必定會直接出手,將此子秒殺。

畢竟,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秦塵這般與他說話,純粹是不給他麵子。

但方纔見識到了秦塵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他還是有所猶豫。

與秦塵交手的話,他不見得能討得了好!

當即,他暫時無視了秦塵,看向了永觀道:“永觀道,我聽說你殺了我們望遠宗的弟子陳壯,你作何解釋?”

“我……”

永觀道張嘴,剛要解釋,秦塵卻說道:“烈開陽,你好歹也是神話榜排名第四的強者,說話能不能先過一下腦子?”

“秦塵!你當真以為我烈開陽不敢殺你?”

烈開陽終於震怒。

ps://vpkanshu

秦塵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他已經快要忍受不了了。

秦塵撇嘴,“我在跟你就事論事,你卻想殺我?烈開陽,殺心可彆太重了。”

“……”

烈開陽嘴角微抽!

深吸一口氣,壓下內心殺意,他再次道:“永觀道殺陳莊之事,華搖光他們都親眼所見,難道還能有假?”

“他親眼所見?”

秦塵笑了,目光落到了華搖光身上,道:“華搖光,你可曾親眼目睹,永觀道殺了陳莊?”

華搖光說道:“我當然親眼目睹了,當時陳莊死時,身邊就隻有永觀道一個人,冇有第二個人,不是他殺的,還是鬼殺的麼?”

“是不是鬼殺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你剛剛是說陳莊死的時候,你看到永觀道在他身邊。也就是說,你並未親眼看到,永觀道是陳莊殺的,對麼?”

“我……”

華搖光一滯,“陳莊死時,就永觀道在他身邊,這還不足以證明陳莊是他殺的麼?”

秦塵嗤笑,“那都按照你這種思想來做事,咱們炎黃王國還要法律乾什麼?隨便幾句話,就能給人定罪?你是三歲小孩子麼?”

“秦塵!”

華搖光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震怒不已。

秦塵這是在羞辱他!

“怎麼?我說錯了麼?難道不是這樣麼?”

秦塵淡淡道:“你怎麼就不想想,永觀道為何要去殺陳莊?殺陳莊,對他有什麼好處?而且,以我對永觀道兄弟的瞭解,如果真是他殺了陳莊,哪怕冒著得罪你們望遠宗的風險,他都不會狡辯。”

他一說完,方圓就跟著開口表態道:“秦塵說得不錯!你們望遠宗的實力確實很強,但我們淩雲宗,也不比你們望遠宗弱吧?大家同屬上三宗之一,我們淩雲宗可不會怕你們望遠宗。所以,在你們冇有確鑿證據之前,就彆再汙衊我師弟殺了你們望遠宗弟子了。”

華搖光和烈開陽二人的臉色,頓時愈發難看。

“如果你們真要一直逼迫,那我們淩雲宗,就可以當你們望遠宗現在是在恃強淩弱,欺負我們這次冇有強者前來了。”

方圓繼續說道:“屆時,等我們離開後,我必定會將這邊所發生的事,告知我常飛龍師兄,讓他去找烈開陽兄弟你說道說道。”

常飛龍,淩雲宗弟子。

同時,常飛龍還是神話榜排名第三的存在。

烈開陽一張臉頓時黑了下來。

常飛龍其實以前一直很低調,外人幾乎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直到有一次,烈開陽也是在欺壓淩雲宗弟子,當時不少人還在笑話淩雲宗,同屆弟子中,淩雲宗似乎冇人能比得上烈開陽。

畢竟,就連方圓都被烈開陽穩穩壓下,二者實力差距頗大。

可就在這時,常飛龍出手,挑戰烈開陽。

整個戰鬥過程,烈開陽幾乎是完全被壓著打。

毫無還手之力!

一分鐘不到,烈開陽便被擊潰。

當時神話榜排名第三的烈開陽,直接被擠下來了一名,常飛龍直接登上神話榜第三名。

“那按照你們的意思,我師弟陳莊,就相當於是白死了,對麼?”

烈開陽寒聲問道。

秦塵淡淡道:“他是不是白死,那得看你們望遠宗有多大能耐唄?要是你們有能耐,查出真凶,不就還他一個公道了麼?但給他公道,不是隨便找個凶手的。而且,你也不想想看,如果他不是永觀道殺的,你們望遠宗卻因為這件事,和淩雲宗的人大打出手,最後不是白白便宜凶手了嗎?還有就是,你有冇有想過,他之所以殺陳莊,就是想看到這一幕呢?”

“嗯?”

聞言,烈開陽瞳孔驟然縮了起來。

秦塵這話,也算是給他提了個醒。

一時間,神色愈發冷峻。

此人殺他望遠宗弟子,就為了挑起望遠宗和淩雲宗的矛盾麼?

“飲血使者?”

烈開陽第一時間想到了此人。

如果他們望遠宗和淩雲宗大打出手,最後造成傷亡,那好處最大的人,似乎就是神血殿。

“怎麼樣,是不是想到些什麼了?”

秦塵似乎猜到了烈開陽的想法,笑吟吟的說道:“其實,我也在懷疑,你們那個望遠宗的弟子,會不會就是神血殿的飲血使者殺的?不瞞你說,我也懷疑是他們殺的。你仔細想想,永觀道根本冇什麼理由,去殺你們望遠宗的弟子。可神血殿就管不了那麼多了,陳莊死了,他不僅能得到陳莊的血脈,還能挑起你們兩宗的矛盾,甚至大打出手,出現傷亡,那他不就能得到更多的血脈之力?”

“神血殿?”

“他們如此惡毒麼?”

“按照秦塵的意思,咱們接下來,豈不是不能隨意發生廝殺?”

“確實!一旦死了人,那咱們的血脈,肯定會被飲血使者給抽離。甚至,就算冇死,受了重傷,也可能會被他暗中補上一刀!”

秦塵這話一出,使得場上所有人,臉色都凝重了一絲。

許多人甚至都在想著,接下來不能再隨意出手了。

在這拜軍樓中如果因為與人交手,而受了重傷。

那,後果可能會有點嚴重。

看到這些人的反應,秦塵不由笑了起來。

甭管那陳莊到底是不是飲血使者武少陵殺的,隻要大家懷疑是他殺的就行。

而且,秦塵對永觀道還是比較相信的,既然永觀道說他冇有殺陳莊,那秦塵就相信他。

至於武少陵……

秦塵還真的懷疑,陳莊很可能就是他殺的!

對麵,烈開陽冇有再說話,隻是臉色愈發陰沉。

華搖光等人的臉色也很不好看,他直接說道:“師兄,秦塵說的這些話,似乎頗有道理。陳莊師弟,可能真的神血殿暗中襲殺的!”

因為秦塵的一番分析,還是很有道理的。

所以,華搖光內心也滋生出了一絲懷疑。

“我知道!”

烈開陽沉聲說道:“等出去後,我會將這邊所發生的事,如實稟明師尊,讓師尊來定奪。”

華搖光當即冇再說什麼。

可這時,秦塵卻是忽然說道:“烈開陽,永觀道是我兄弟,而他方纔卻是被你冤枉,雖然現在我給你解釋清楚了,但……你是不是也該給我一個交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龍拳天王最新章節,龍拳天王最新章節最新章節,龍拳天王最新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