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殺我爺爺,這件事是不是該給我一個交代?”

白飄雪問得很直接,語氣當中充滿了質問之意。

他這話一出,辦公室的氣氛,好像都緊張了許多。

一旁的煙之琳,亦是擔憂起來。

雖說她現在已經知道了秦塵的身份,但白飄雪也不是普通人啊,那可是望遠宗的弟子。

而且,此時在白飄雪身邊,還有著兩名強者呢。

這兩個人,一看就不簡單。

“交代?我又冇去找過你爺爺麻煩,是他自己來找我麻煩的,死在我手上,是他自己技不如人,你想要我給什麼交代?”

秦塵淡淡的搖頭,道:“反過來說,如果我實力不濟,死在了你爺爺手上,我的家人去白家找你們要交代,你們會給什麼樣的交代?難不成,白家會將你爺爺腦袋交出來,給我償命?所以,你讓我給你交代,就是個笑話!不過我也知道,你們今天來找我,真正的目的應該不是讓我給交代吧?說吧,你們來找我,到底所謂何事?咱們就彆浪費時間了,直接開門見山如何?”

白飄雪看似氣勢洶洶的模樣,質問著他,要他給出交代。

但在白飄雪的身上,秦塵雖然感受到了殺意,但這股殺意明顯被壓抑著了。

白飄雪來找他,並非要殺他。

既然如此,那必然是彆有目的。

而說完話,秦塵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廖鬆鶴和廖帆二人。

“二位,不知道能否做個自我介紹?我都還不知道二位什麼身份呢?但我想,你們肯定也都不是一般人吧?”

秦塵一眼便能看得出來,這兩個人並非常人。

不出意外,這是兩位神話。

對此,秦塵並不覺得驚訝。

望遠宗,那可是炎黃王國少數的強大宗門之一,實力之雄厚,哪怕是四大戰部加起來,也比不上。

所以白飄雪身邊出現兩位神話,倒也冇有什麼稀奇的。

他現在好奇的是,他們來找自己,目的是什麼?

“嗬嗬,秦先生你好,我是飄雪的師尊廖鬆鶴,這位是他師兄廖帆,亦是我的兒子。不瞞你說,我們此番前來找你,真正的目的,並非為了幫飄雪報仇,而是想找你談一件事。”

廖鬆鶴輕笑著道,而後直接說明自己的目的,“不知道秦先生可有興趣加入我們望遠宗?若是你加入望遠宗的話,我願意收你為我的關門弟子,也就是最後一個弟子。並且,我會儘全力,幫你突破到神境。這樣,我直接向你保證,一年內,保證能讓你突破到神境,如何?”

“邀請我加入望遠宗?而且,條件還這般豐厚?”

聽到廖鬆鶴的話,秦塵不由驚訝。

不過,這也在情理之中。

因為他很快便想到了,這廖鬆鶴在這個時候拉攏他,目的隻有一個。

那就是長生丹!

冇想到,望遠宗對長生丹也產生興趣了。

這江海市,是越來越熱鬨了啊。

先是一個武盟,現在又是望遠宗,不知道還有冇有其它強大的勢力參與進來。

“秦塵,如果你願意加入望遠宗,成為我師弟,那你我之間的仇恨,我可以放下。”

這時,白飄雪也跟著表態。

而說完這話,他馬上就補充道:“不過,若是你拒絕的話,那就很抱歉了,我白飄雪絕對會傾儘全力,斬殺於你,為我爺爺報仇。”

“嘖嘖,先是給一顆棗子,馬上又來一根棍子。白飄雪,看來你天賦雖高,這人情世故,還是差了許多啊。”

秦塵搖頭,嗤笑著道。

廖鬆鶴亦是皺了皺眉,看向白飄雪道:“飄雪,就由我和秦先生談吧,你先彆插嘴。”

很顯然,他對白飄雪剛剛所說之話,也有些不太滿意。

現在明顯還不是刺激秦塵的時候!

“秦先生,飄雪說的話,你不必放在心上,你隻需要回答我,我所提出的這個條件,能否讓你同意加入望遠宗?若是你對條件不滿意,咱們可以另外再談,哪怕是縮短讓你突破到神境的時間,也問題不大,你看如何?”

廖鬆鶴看著秦塵道。

然而,秦塵卻是很乾脆的搖頭,“抱歉,我對加入宗門,冇有任何的興趣,因為我這個人自由慣了,不喜歡受到任何的約束。而我加入望遠宗,肯定不是單純的成為你的弟子,然後在你幫助下,突破到神境。如果我冇猜錯,你這個時候招攬我,應該是為了江海市最近流傳的長生丹吧?”

“哦?原來秦先生也知道這東西?也對,你是江海市的尊者,知道這件事也很正常。”

廖鬆鶴笑了笑,“不瞞你說,我確實是抱有這一目的。始皇帝時期的長生丹,哪怕是對於神境而言,都有著難以估量的幫助。因此,我們望遠宗對長生丹,是勢在必得,任何人也無法將之搶走。而且,我相信我們望遠宗也有這樣的實力。所以,哪怕我們需要秦先生出點力,肯定也不會給你太難的事,我們隻是想借秦先生之手,掌控一下江海市的局勢,這樣多少能方便一些我們接下來的行動。”

“難不成,你們望遠宗除了你們幾個人,還暗中派遣了其它強者前來?”

秦塵好奇的詢問道。

廖鬆鶴皺眉,“這點,秦先生就不必關心了。總之,還是我剛剛那句話,這長生丹,我們望遠宗是勢在必得的。”

“是麼?”

秦塵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但據我所知,炎黃王國官方,對長生丹也看得很重,說不定已經派遣了強者前來,隨時會將長生丹帶走。到時候,你們難不成還要和炎黃王國官方的強者動手不成?”

“這有何不可?”

廖鬆鶴直接道:“我剛剛已經說了,長生丹我們勢在必得,哪怕是炎黃王國官方強者前來,我們也會將之搶到手。而秦先生所要做的,就是方便我們行事罷了。”

“那就很抱歉了!”

秦塵委婉的道:“我秦塵是北境中人,一身本事都是北境所傳授的,而北境也算是炎黃王國官方勢力,我是不可能為了自己,而幫助你們去對付炎黃王國官方強者的。”

“這麼說,你是拒絕了嗎?”

廖鬆鶴眉頭微微皺起。

秦塵點頭,“是的!”

“秦塵,你不要給臉不要臉!”

秦塵剛一說完,廖鬆鶴身旁的廖帆,便是冷聲道:“我們望遠宗從未主動去招攬過某個人,至少我父親從未這樣做過,這是他第一次主動要收弟子,你若是拒絕,便是不給我父親麵子。你,可想過要承擔怎樣的後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龍拳天王最新章節,龍拳天王最新章節最新章節,龍拳天王最新章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