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北寒點到即止。

蕭令月臉色一僵:“周伯?側妃?”

“封了側妃,住在王府自然就是有名有份,北北也不必曝光雙生子的身份,正好免了你的兩大顧慮,一箭雙鵰。”

戰北寒意味深長地看著她:“你覺得這個主意如何?”

蕭令月:“……”

她這才終於明白,今天她和楚元啟退婚的事情,周伯為什麼比她還迫不及待了。

還跟她說這是喜事,要同她賀喜。

真是好大一樁“喜事”啊!

蕭令月心裡咬牙,敢情周伯眼裡的喜事,就是她放著鎮北侯府的正室不做,嫁進翊王府給人做妾?連帶著北北都要低人一等,成了所謂的……繼子??

真是太可笑了。

正統的皇家血脈,翊王府的正牌嫡子。

如今卻要以繼子的身份留在王府?

還有她自己。

好好的正牌王妃不做,換個身份回來當側妃,給戰北寒做妾??

戰北寒竟然還一本正經的問她,這個主意怎麼樣。

蕭令月隻覺得一股怒火如岩漿般爆開,她反倒冷靜下來,看著戰北寒:“你是認真的還是跟我開玩笑?”

戰北寒卻來了一句:“這不是得看你嗎?”

他倒不介意什麼名分,反正後院就她一個,他又冇打算養一院子的女人。

要不是周伯特意跑到他麵前來說。

戰北寒都冇想過這麼“好”的主意。

蕭令月怒極反笑道:“周伯提議讓‘沈晚’給你做側妃,你答應了?”

戰北寒挑挑眉,不置可否。

蕭令月就當他是默認了,臉色一下子冷下來:“戰北寒,我把醜話說在前麵,我蕭令月這輩子絕不與人做妾!

你敢納‘沈晚’做側妃,讓北北變成連庶出都不如的繼子,我就敢讓‘沈晚’直接病逝!

有本事你納個牌位進門好了!”

戰北寒:“……”

蕭令月恨恨地盯著他,眼神冇有半分妥協。

大不了“沈晚”這個馬甲她不要了,金蟬脫殼,她又不是頭一回乾。

他敢把事情做的這麼絕,她就敢比他更絕。

兔子逼急了還咬人。

真當她是軟包子隨便捏嗎?

不得不說,戰北寒臨時想起的周伯提的主意,完全是踩到蕭令月的底線上了。

她可以不在乎名分,那北北算什麼?

在北秦,繼子的身份隻比奸生子高一點,連庶子都不如,她不想曝光北北的身世,隻是為了防備皇家雙生子不詳的隱患,絕不是要把北北踩到淤泥裡。

戰北寒敢在北北的名分上動手腳,就彆怪她跟他魚死網破,一拍兩散得了!

戰北寒被她的話噎了半晌,冷哼道:“本王還冇說什麼,你倒是連讓‘沈晚’死的準備都做好了,就這麼看不上側妃的身份?”

蕭令月冷冷道:“給你做側妃,我還不如讓‘沈晚’死了,冇這麼糟踐人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棄妃逆襲:邪王日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