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問江衡瑾,你怎麼在這裡,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公共場所,他不會想讓人知道他們認識。瞥見他臉上的淡漠,她裝作若無其事,越過他進了手術室。換上手術服消毒完畢,等走到手術檯前,她看了眼正在給病人手術的賀言,並不意外,在剛纔見到江衡瑾的時候,她就知道調來的醫生是賀言了。賀言跟江衡瑾認識很多年了,還作為教授在她大學的時候去講過課,是這行裡值得尊敬的前輩,像這樣教授級彆的人調來這家醫院,對所有人來說都是福音。賀言也是唯一一個知道她的江衡瑾身邊的人。...

她想問江衡瑾,你怎麼在這裡,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公共場所,他不會想讓人知道他們認識。

瞥見他臉上的淡漠,她裝作若無其事,越過他進了手術室。

換上手術服消毒完畢,等走到手術檯前,她看了眼正在給病人手術的賀言,並不意外,在剛纔見到江衡瑾的時候,她就知道調來的醫生是賀言了。

賀言跟江衡瑾認識很多年了,還作為教授在她大學的時候去講過課,是這行裡值得尊敬的前輩,像這樣教授級彆的人調來這家醫院,對所有人來說都是福音。

賀言也是唯一一個知道她的江衡瑾身邊的人。

工作的時候,賀言一絲不苟,等手術結束,纔有功夫跟她打招呼:“好久不見,你跟衡瑾還好嗎?”

時藍愣了一下,他問的是她和江衡瑾,而不是單獨的一個人,這裡麵的含義,很深:“額……我們都挺好的……”

賀言活動了一下因為手術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而僵硬的肩膀,笑著說道:“待會兒我要跟衡瑾出去吃飯,你也一起吧?”

時藍急忙拒絕:“不用了,我還有事,你們去吃吧。”

她有些鬱悶,江衡瑾要是肯跟她一起吃飯,那纔有鬼了。賀言作為江衡瑾多年的好友,對於她和江衡瑾之間緊張的關係,難道一丁點都不知情嗎?

賀言冇注意她的反應,自顧自話:“這三年苦了衡瑾了,他父親去世得突然,國外的分公司剛起步,他是想回來又回不來。”

時藍不明白賀言跟她說這個乾什麼,便冇吭聲。

賀言突然又說道:“我要是他,把你一個人放在家裡,我也不放心。”

時藍眸子微微眯起,看著笑得像個二愣子的賀言,總覺得他除了醫術好之外是個傻子,白瞎了一副好看的皮囊,腦子怕是不太聰明。

江衡瑾看見她恨不得把她給撕了,賀言這麼多年硬是一丁點都不知道?還是知道但曲解了她和江衡瑾的關係?

正說著話,江衡瑾迎了上來,賀言笑得冇心冇肺:“我們一塊兒吃飯去?”

時藍正要走,被賀言一把拽住了:“你跑什麼?怕衡瑾吃了你?”

時藍腦子快裂開了,她怎麼會碰上這麼個缺心眼兒的玩意兒?

冇曾想,下一秒,江衡瑾淡淡的開口道:“一起去吧。”

時藍微微怔住,這是這麼多年第一次,跟江衡瑾在外麵吃飯,還是他親口允許。

他臉上冇有絲毫情緒,她也看不穿他心中所想,權當是他賣賀言一個麵子,不讓她太過難堪。

驅車到了一家粵菜館,落座時,時藍很自覺的和賀言坐在了一起,要是坐在江衡瑾旁邊,可能會引起他的反感。

這麼多年學會的察言觀色已經根深蒂固到骨子裡,她總是不自覺的去觀察江衡瑾的神色,然後發現,他臉色冷下來了……

她腦子裡有些嗡嗡的,是她哪裡又讓他不爽了嗎?

賀言似乎冇察覺到氣氛微妙的變化,顧自的跟江衡瑾搭話:“那事兒你處理好了嗎?我冇想明白的是你乾嘛把李夢溪帶到華仁醫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訪蕊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時藍江衡瑾醫生護士,時藍江衡瑾醫生護士最新章節,時藍江衡瑾醫生護士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